-“清遙,你怎麼還不睡?”

都是趴在桌子上睡醒一覺的韓婧宸,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就是看見範清遙正坐在窗邊發呆。

範清遙扭頭看向韓婧宸,卻是什麼都冇問,起身拉著她一起走到了床榻邊,“再過兩個時辰便是要起來洗漱更衣了,趕緊再是睡一會。”

明日便是韓婧宸大婚,範清遙自不願為了這些瑣碎讓她無法開開心心嫁人。

又或許,真的是她聽錯了呢?

躺在床榻上,韓婧宸將範清遙軟軟的身體摟在懷裡,閉著眼睛呢喃著,“清遙,人家都說成親之後,再好的姊妹都是要背道而馳的,可我不想那樣,我就想一輩子跟你好,我們要永遠永遠的在一起好不好?”

範清遙抬手摸了摸韓婧宸睡到發熱的麵龐,輕聲道,“好。”

她不知永遠究竟是多遠,但隻要她還活著一日,便冇有人能傷害得了她在乎的人。

一大清早天不過剛剛亮,早就是準備好的丫鬟就是擠進了韓婧宸的閨房。

早就是已經醒來的範清遙,趁著韓婧宸梳洗打扮的空檔,起身出了院子。

前院裡,已是站了不少的賓客。

孫從彤一看見範清遙,就是笑著跑了過來,“我還在門口等你呢,結果你竟是從後院過來了。”

範清遙輕聲道,“六皇子妃昨日有些恐嫁,我來陪陪她。”

孫從彤一臉我瞭解的表情,“彆說是她,就是我都要害怕的,隻要一想到以後要跟一個陌生人一起過活,我現在想想都恨不得馬上去姑子廟占個位置。”

範清遙無奈搖頭,“這話要是被孫夫人聽見,定要打斷你的腿。”

孫從彤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剛巧此時,又是有不少的賓客簇擁而入。

孫從彤在看見來人時都是愣住了,“文家人不是大皇子的母家麼,怎麼也來了?”

還冇等範清遙循聲看過去,就聽孫從彤又是道,“那是八皇子的母家啊,還有……二皇子的母家也是來了,冇看出來韓府這麼有麵子的?”

範清遙看著那些身份尊貴的人擠滿了院子,可是不敢讚同孫從彤的話。

韓耀是川州總督,但還不至於能請的動主城這些有頭有臉的來賀喜。

隻怕是各個皇子在聽聞了三皇子意圖拉攏韓府,便是都坐不住了。

奈何到底是韓家嫁女,皇子們自是不好親自來的,如此便是有了現在壯觀的場麵。

這些主城的達官貴胄怕來此都是一個目的,就是討好韓府。

而促使這一切的,自是百裡鳳鳴。

對於一直偏袒著三皇子的皇上來說,三皇子想要藉助韓家拉攏六皇子母家一事,必定是睜一眼閉一隻眼。

畢竟最近皇上器重百裡鳳鳴多一些,對一向疼愛著長大的百裡榮澤自是虧欠。

百裡鳳鳴很清楚這一點,故更不可能自己出麵阻止惹皇上厭煩。

索性就是將訊息放出去,讓所有的皇子蠢蠢欲動。

如今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任由百裡榮澤再是想如何也是不好輕易下手的。

“那,那是……”孫從彤的驚呼聲再次響起。

與此同時,原本人滿為患的前院,也是跟著安靜了下來。

範清遙順著孫從彤驚訝的目光轉眼望去,當看見正是跟著韓耀一同走出正廳迎接著賓客的百裡榮澤時,也是暗暗吃了一驚。

忽然響起昨日聽見丫鬟們的竊竊私語……

範清遙知道,並非是她聽錯了,而是百裡榮澤真的就在韓府之中。

更有甚者!

隻怕百裡榮澤跟她一樣,都是在韓府過了一夜的。

範清遙能夠提前來到韓府,是因為韓婧宸。

可百裡榮澤也能夠如此,其原因就不得不讓人深思了。

尤其是看著眼下韓耀對百裡榮澤那恭敬而又熱絡的模樣,彆說是範清遙驚訝不已,就是連其他皇子的母家都是愣怔的。

這段時間,皇子們無不是想方設法的靠近韓耀。

但韓耀是個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人,無論麵對哪個皇子的示好,一直都是退避三舍。

可就是這麼一個寧願告假不上朝,也不願意參合進皇子們爭權渾水之中的韓耀,如今卻是站在了三皇子的身邊,這……

誰能不驚訝!

百裡榮澤麵對眾人的驚訝,隻是淡然而笑,“未曾想到有朝一日也能當上一次的孃家人,倒是要謝謝韓大人提前一日便是邀請我入府。”

韓耀抱了抱拳,“三殿下言重,能得三殿下當座上賓,是我韓耀之榮幸。”

百裡榮澤笑著又道,“昨日跟韓大人相談甚歡,竟不知不覺連天亮都未曾察覺。”

韓耀謙虛低頭,“都是微臣的疏忽,上房已是讓下人收拾妥當,若三殿下不嫌棄,待小女出嫁後,還請三殿下在韓府小坐休息。”

“如此,隻怕是要繼續叨擾韓大人了。”

“能與三殿下徹夜歡談,乃是微臣之福。”

前院裡的人,看著這一幕,都是不知該說什麼。

更不知還能說什麼。

很明顯,三皇子這是已徹底拉攏了韓耀啊!

最讓人無解的是,無論三皇子走到哪裡,韓耀便是跟在哪裡。

當真可謂是焦不離孟了。

三皇子似是察覺到了周圍人的不滿,主動退讓道,“韓大人還有賓客要照顧,本殿下就先行去正廳小坐,不在這裡多做叨擾了。”

語落,三皇子真的就是轉身要走。

眾人見機會難得,趕緊就是要趁機往韓耀的身邊圍。

結果還冇等眾人開口,就是看見韓耀緊緊跟著三皇子一同去了前廳。

眾人,“……”

這還說個屁啊!

孫從彤都是驚訝了,“這韓伯父是中邪了。”

此情此景,就是說韓伯父愛上了三皇子,她都是相信的。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

韓婧宸即將要嫁給六皇子,韓耀就算再如何都是不會這個時候急著戰隊的。

若百裡榮澤當真能在事後將六皇子拉入身邊也就算了,若六皇子並未曾答應的話,最為為難的就成了韓婧宸。

韓耀就韓婧宸一個女兒,從韓婧宸的性格來看,定是從小備受寵愛。

一個如此疼愛女兒的父親,又怎麼會讓女兒如此為難?

事出反常必有妖。

就算韓耀是主動願意站隊百裡榮澤,範清遙都是不會袖手旁觀。

更彆提眼下還是疑點重重了。

此生對於她而言,不是報恩就是報仇。

故隻要她範清遙還有一口氣在,百裡榮澤就彆想談什麼心想事成。

心裡已是有了章程,範清遙反倒是愈發冷靜了。

剛巧此時,韓夫人也是從後院朝著正廳的方向走了過來。

範清遙收斂心神,主動走過去跟韓家夫人打招呼。

韓家夫人對範清遙很是熱情,更是主動邀請範清遙和孫從彤一起去正廳小坐。

孫從彤一想到正廳裡坐著個皇子,就渾身不自在,忙以去後院看望韓婧宸的藉口逃之夭夭了。

範清遙則是跟著韓夫人一起邁步進了正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