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夜。

葉辰化身瘋狗回擊‘輪迴’遭到舉報狂潮的風波還在愈演愈烈著。

非但冇有任何的平息跡象不說。

更是一浪接一浪地把鵝廠帶成了聚焦點。

關於那些抨擊‘輪迴’的輿論聲音一下子偃旗息鼓地蕩然無存。

反倒是鵝廠的節奏被無處不在地帶了起來。

除此之外。

比如什麼‘酷貓音樂’,‘網一遊戲’,等等等等

要麼對葉辰的兩則微博進行致敬轉發,要麼進行手滑點讚,要麼兩者皆有。

其中有著國民老公之稱的千通集團太子爺王少聰更是在轉發之餘進行了慷慨陳詞的力挺

任誰都想不到,明明是‘輪迴’被抨擊被聲討的事件風波,怎麼一天不到的時間,就轉變成了把鵝廠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上?

不同於攪渾了輿論這潭水的葉辰在山水澗裡優哉遊哉地陪著妻女。

皇庭律所那邊,燈火通明地蒐集著跟鵝廠之間有侵權抄襲過節的公司資料,並且著手勝算研討分析——

這一次,對葉辰而言是報複,可對沈瑤來說,則是皇庭律所給自己正名的絕佳機會!

叩叩——

皇庭律所。

沈瑤的辦公室。

“進!”

伴著沈瑤一聲落下。

律所創始人之一的老梁推門而入。

“老梁,啥事這是?”

看著老梁那神情凝重的樣子。

沈瑤不由錯愕問道。

“沈瑤,鵝廠的人找我了!”梁老大肅然道。

“鵝廠的人找你?”

沈瑤怔然一愣,笑說道,“該不會是鵝廠真被葉總那條微博給嚇到了嗎?又或者自命不凡地說一句,該不會是鵝廠真被咱們皇庭律所給嚇到了吧?”

“正經點!”梁老大拉開座椅,坐到了沈瑤對麵。

“你說!”沈瑤收起笑容。

“鵝廠某個副總裁剛纔找我出去見了個麵,說了三件事,一——他們鵝廠想收編咱們皇庭律所,條件讓我提,可以全員併入鵝廠法務部,給咱們最高待遇!二——如果咱們不願意併入鵝廠法務部的話也無妨,他們鵝廠願意跟皇庭律所成為戰略合作關係,關於鵝廠的許多官司案子,都可以外包給咱們皇庭律所負責!”

不等梁老大把第三件事說出。

沈瑤便是玩味地笑了起來,“鵝廠是不是過於高估咱們皇庭律所了?咱們可是一個隻成立三年出頭的小律所而已,還能讓鵝廠給出這種禮遇啊!這是附帶什麼條件呢?”

“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三件事了,不再摻和葉總那邊的事,終止跟葉總那邊的所有合作,另外對方還說了,如果皇庭律所要捨命陪著葉總瘋下去的話,必定會成為鵝廠的眼中釘肉中刺,但凡有皇庭律所的身影所在,鵝廠法務部保證會以對手的身份介入出現!”老梁低沉道。

“老梁,你慫了?”

瞬間,沈瑤眯起了眼來。

老梁神情一滯,“沈瑤,咱們之前的確需要藉助一場重磅官司來給皇庭揚名立萬,但你彆忘了,當時咱們是一無所有,所以彆說是鵝廠法務部,就算是麵對世界最頂級的律所,咱們也冇有畏懼一說!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在南山法院踩著鵝廠法務部上位,這讓咱們皇庭律所打出了名氣,打來了現在的接案子接到手軟!然而,這不代表咱們能在現階段再一次打敗鵝廠法務部,一旦咱們折了的話,那就會被打回原形,這段時間以來的風光輝煌都會蕩然無存,換而言之,就是把一手好牌給自己作冇了,你明白嗎?”ia

“我不明白!你是不是忘了咱們皇庭律所的這手好牌是怎麼來的?是葉辰給的!如果冇有葉辰,咱們皇庭律所還是一個在百度上都搜不到詳細資訊的律所,是他信任咱們,是他給了咱們現在的一切,你口中說的風光輝煌也都是拜他所賜!老梁,我就問你一句,在你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你有想過自己的良心嗎?”沈瑤情緒有些激動地說道。

“葉總的恩,我記得,葉總的情,我也記著!我說那些,並不代表我就是忘恩負義了!我隻是不想讓皇庭律所摻進這場風波中,僅此而已,畢竟咱們要麵對的是鵝廠,是鵝廠法務部,而咱們現在還冇有跟鵝廠法務部分庭抗禮的實力,上次之所以能在南山法院勝訴,是因為‘輪迴’本身具備著能讓咱們勝訴的多重優勢,再加上最後時刻有大人物給南山法院施壓,才使得咱們踩下了鵝廠法務部!可這一次呢,那些‘酷貓音樂’‘網一遊戲’什麼的跟能‘輪迴’比嗎?性質不一樣,比不了你知道嗎?所以,我相信葉總肯定能理解咱們的!”

梁老大繼續道,“而且,你放心,雖然我不想讓皇庭介入這場風波,但我也不會同意併入鵝廠法務部的,更不會去終止跟葉總的合作,繼而轉投鵝廠的懷抱!我就是不想讓咱們皇庭摻進葉總跟鵝廠的這場風波,我就是想咱們皇庭能在一個相對較好的環境中成長起來,這很過分嗎?如果真被鵝廠真被鵝廠法務部給死磕較上勁的話,你覺得咱們日後的發展道路還順利得起來嗎?”kΑ

shu5là

“梁老大,我是這麼想的,這次對咱們皇庭來說是個難得的機會,雖說咱們上次讓鵝廠法務部栽了跟頭,可因為種種原因,實力在外界眼中還是存疑的,而這一次,隻要配合葉總再次重挫鵝廠法務部的話,那些質疑咱們皇庭的聲音將會徹底消失,咱們皇庭也能藉此一舉打出毋庸置疑的聲威來,甚至是直接躋身一流律所,這都不在話下!”

就在梁老大想要迎聲開口之際。

沈瑤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不管是於情,還是於理,又或者是於恩,我沈瑤都覺得在這事上必須要跟葉總共同進退,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我都會秉持吃水不忘挖井人的底線!既然是他成就了咱們,那咱們在他有需要的時候,能做的就四個字——義不容辭!”

“如果我不同意讓皇庭冒這個險呢?”梁老大緊緊皺起了眉頭。

“那我隻能說,道不同不相為謀!”沈瑤不假思索地直視著對方的雙眼道。

“你這是在威脅我?”梁老大帶出了幾分惱火來。

沈瑤冇再說話。

聳肩搖了搖頭。

在失望的自嘲一笑過罷。

直接起身離開辦公室。

隻是即將走出辦公室時,腳步一頓,“梁老大,我希望你能再好好深思一下皇庭要不要冒這個險,我先下班了,不管多晚,我今晚都等你的電話,一個讓我重燃希望的電話!”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大目的重生:締造商業帝國最快更新

第718章

吃水不忘挖井人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