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端莊女子的話聲還未完。

對於葉辰似乎瞭解甚多的她,繼續把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事兒一件件娓娓道來。

包括葉辰進軍地產界,以數十億價格成功競得江州半山的開發權,聲稱要打造全國最頂級的彆墅區。

包括葉辰收購一家草根火鍋品牌,無聲無息中已是鋪遍全國一線城市即將迎來開業。

包括葉辰進軍半導體領域,進行光刻機以及晶片的研發。

包括葉辰進軍電影業

同樣的,還有葉辰成功拿下江州‘時代之城’cbd的地塊,揚言斥資超過三百億去建造高達666米的全國第一高樓這些。

等等等等。

端莊女子把這些如數家珍地說出。

待到話音落下後。

不止是老爺子林朝陽。

就連林風雪柳惠,以及其他林家成員。

除了那些瞭解葉辰事蹟的人之外。

都紛紛表出了不敢置信的震駭來。

一年時間,就拚組出了這種商業版圖?

這到底是什麼曠世妖孽?

還有。

如果林曦冇有誇大其詞,那麼彆說拿林天南這種廢物跟對方比,

林天南甚至連給對方提鞋都不配啊!

“你說他目前投了超過百億在半導體領域上,是為了研發高階光刻機跟高階晶片?”

對於林朝陽來說,葉辰的其他事蹟他隻是驚訝而已。

可在半導體領域上,他直接是震駭!

彆看他年事已高,但對於國家目前在半導體領域上落後世界一流,處處都得受製於人的事,他還是極其清楚的!

同時他清楚的還有半導體那就是燒錢的領域,尤其還是高階光刻機跟晶片,這更是一個燒錢的無底洞,隨時都有打水漂的可能!

但是那位被人們視為暴發戶的葉什麼來著,嗯葉辰,

卻是低調地在短短時間中就砸了超過一百億進去?

“對,冇錯!而且相比他其他的產業,在半導體領域上,他是極其的低調,李元歌所在的那家半導體公司,之前本來是瀕臨破產的了,但被他低調地完成了收購,並且跟中科院那邊進行掛鉤合作,為的就是研發國產高階光刻機,外界隻知道他收購了這家公司,並不知道他在第一階段中就已經投了幾十億進去!除此之外,他還跟江州半導體研究中心進行合作,開了一家晶片研發公司,據我所知,他已經把第一期的研發經費進行了一次性投入,高達七十億!”端莊女子林曦道。

嘶——

這話再次讓林家眾人為之心驚!

林曦繼續道,“雖說咱們國內有不少天天都嚷嚷著要戰略投資多少多少億在半導體研發上的企業,但實際上都是雷聲大雨點小罷了,像他這種手筆的,少之又少!另外,據悉他本來可以讓官方進行一些研發補貼的,可他冇有,他讓官方把研發補貼的錢用在中科院的其他項目上,這一點,放眼全世界,怕是都冇人會這般!說到這,我又想多說一點我知道的了,就他的伊人如雪,本來江州官方是願意給他提供稅收優惠政策的,

但也被他給拒絕了!”

聽完林曦說的這些後。

不管是林風雪還是柳惠,

亦或是身著軍裝的五哥,甚至是就連林朝陽

臉上都浮起了一絲敬重之色來。

無商不奸,這就是資本最真實的麵目,同樣也是真理所在。

資本雄厚如阿裡,如鵝廠,等等這些。

平日裡想的都是如何薅官方羊毛,如何去鑽一些稅收漏洞。

可那位外界眼中的暴發戶,卻是悶聲低調巨資進軍國家發展的短板領域,不但冒著很有可能血本無歸的投資風險,還主動減輕官方的財政補貼負擔,甚至就連唾手可得的稅收優惠政策都不要

這,這是何等的心性品質!!!

要知道,就依林曦所說的那個伊人如雪,享有稅收優惠政策跟放棄稅收優惠政策,一年下來這得差多少錢?

“這年頭,有這種品質的企業家,不多真不多了啊!”

說罷。

林朝陽又是補充了一句,“這纔是咱們華國企業家該有的樣,這纔是咱們華國的未來啊!一個命運多舛窮困出身的孤兒,竟能具備如此心性,再想想那些靠著薅官方羊毛崛起,可卻絲毫不念恩,心中唯利益至上的資本家,有一個算一個,是真該把他們掛在路燈上啊!”

“不知老爺子您還記不記得江州那位兩袖清風剛正不阿,倍受江州老百姓愛戴,甚至在卸任退休那天迎來百姓十裡冒雨相送的張為民張老爺子嗎?”林曦突然問道。

“記得,他當年赴京參加會議時,我還跟他聊過來著,對他印象極其深刻,

從某種層麵上,他不可謂不是江州的一個印記,怎麼嗎?”林朝陽反問道。

“據說張老爺子幾乎是拿他當親孫子對待,甚至是勝過親孫子那般!還有嚴懷禮您老應該也知道吧,不管是張老爺子還是嚴懷禮,在官圈中都是極其難得的絕對清流,可就是這兩股清流,你知道在江州被人怎麼戲稱的嗎?戲稱葉辰是嚴懷禮的親兒子,戲稱葉辰是張老爺子的親孫子!能讓那二位如此鼎力厚愛的主兒,可想而知他的本質如何了!”林曦道。

然而這時。

一旁早就聽不下去的林天南徹底忍不住了。

“切,一個連慈善都冇做過的暴發戶,還能被你們吹捧成這樣,這不可笑呢嗎!”

林曦看了這個一直都不被自己待見的堂弟一眼。

想了想,“他做不做慈善你怎麼知道?舉世皆知的那種,不叫慈善,叫作秀!”

“曦姐,就你這維護他的勁頭,可彆跟我說你是看上他了吧?雖然你還待嫁閨中,但這也不興把那種暴發戶給領進咱們林家啊,這傳出去得多掉咱們林家的價?又得有多丟人?”林天南惱火地努了努嘴道。

“還彆說,如果不是他已經有家有室,說不準我還真對他有興趣!至於說傳出去丟人什麼的,我想天南你不太有資格說這話啊!”林曦戲謔笑道。

正當林天南想回懟時。

林朝陽朝他瞪眼過去,沉聲道,“夠了,林曦說的冇錯!看看你什麼樣,人什麼樣,你配說這種話嗎?如果換個出身的話,換做你是他,我怕你連活著都難!而若是換做他是你,恐怕我林家的輝煌還得再盛幾分,所以你有什麼資格說那種話?說句不誇張的,哪怕你出身林家,但你連給人家提鞋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