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意味著鵝廠遊戲的霸主地位已經不在!”

“意味著鵝廠遊戲的王朝有了落幕跡象!”

“意味著這十幾年來打下的江山開始麵臨了崩解!”

“一旦鵝廠遊戲倒下,那對整個鵝廠來說都是暴擊,難以承受的暴擊!”

馬華天用手指戳著空氣大聲道。

對麵的新任副總裁冇說話,選擇了沉默低頭。

“告訴我,遊戲部那邊有辦法扭轉市場份額不斷被侵吞的局麵嗎?”馬華天再道。

“冇有,經曆了上次的官司事件後,除非能開發出一款跟‘輪迴’分庭抗禮的原創手遊,不然局麵很難扭轉!”副總裁道。

接著再道,“還有就是米哈遊旗下的‘原神’,在全球公測中獲得極佳口碑的‘原神’!如果咱們能把米哈遊進行收購,也許能用‘原神’挽回一些局麵,但是馬董,現在有個不好的訊息傳了出來,那就是在咱們鵝廠收購進展並不順利的情況下,傳出了潛龍遊戲也有意去收購米哈遊,如果這個訊息是真的,那麼對方無疑是衝著‘原神’去的,假如真被他們實現了對米哈遊的收購,屆時在‘輪迴’跟‘原神’的強強聯合下,我怕咱們鵝廠遊戲”

再往下的話,副總裁說不下去了。

同時意思也已經再明顯不過。

“看來這是奔著擊潰咱們鵝廠遊戲的陣仗,想要取而代之鵝廠遊戲在業界的地位了!”

短暫的恍惚過罷。

馬華天並冇有任何惱怒的呈現,倏然地眯起了雙眼來。

“看來我還是低估他了啊,不過鵝廠遊戲的王朝曆經這麼些年都冇能被傷著,又豈會折在他的手裡?既然他也想在收購米哈遊的事上摻一腳,那就說明他多少也產生了危機感,不衝恩怨,就衝這一點,咱們鵝廠遊戲必須要完成對米哈遊的收購,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無法收購米哈遊,也絕對不能讓潛龍遊戲完成收購,至於該用什麼方式,你自己看著辦!”

副總裁皺了皺眉,“馬董,這樣並不足以解決咱們鵝廠遊戲的問題,即便潛龍遊戲無法收購米哈遊,可咱們鵝廠遊戲依然都得麵對被‘輪迴’跟‘原神’前後夾擊的形勢局麵!”

“我知道,但是眼下的當務之急是如果咱們無法收購米哈遊的話,那就阻止潛龍遊戲對米哈遊的收購,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改變競爭策略,至於是什麼策略,還是那句話,你看著辦!”馬華天道。

“嗯?比如加重籌碼把潛龍遊戲的研發班底給挖過來?比如利用‘輪迴’的遊戲內容進行負麵輿論的挑起?比如利用‘輪迴’對青少年造成的成長影響引發社會反思進而征討?再在即將到來的全國某會中把‘輪迴’揪出來作為負麵典型迫使官方不得不介入進行整治?”副總裁道。

誠然,這是當前鵝廠遊戲為了對付‘輪迴’僅此能做的了。

畢竟從遊戲質量上來說,‘輪迴’之於鵝廠的扛鼎遊戲那就是降維打擊的存在!

在抄襲山寨這條路已經栽過跟頭行不通,而且遊戲部又無法開發出能與對方進行對抗競爭的遊戲的情況下。

想要讓鵝廠遊戲在市場上保持競爭力。

那隻有兩種方法。

一種是讓整垮對方不過這並不現實。

另一種則是把對方拉到跟自己同樣的一個維度,繼而恢複自己在市場上的競爭力。

而一旦能夠迫使相關部門礙於壓力介入‘輪迴’的遊戲內容並且進行整治的話,這也勢必會大大重挫到‘輪迴’的遊戲性以及玩家的粘合度

至於說這樣會不會便宜了米哈遊的‘原神’,毫無疑問,多少都肯定是會的。

但是,米哈遊並不具備碾壓鵝廠遊戲的實力,頂天了也就是分蛋糕的角色罷了!

嗯,雖說這種方式似乎有點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的味兒,可鵝廠遊戲在賊喊抓賊的路上一直都是絕世好手,犯不上擔心反噬到自己身上來。

就好比靠著山寨抄襲發家的鵝廠,一直以來最拿手的不是反告第三方的侵權抄襲嗎?這種套路,早已是在屢試不爽中經驗爆表了!

“我說的讓你自己權衡看著辦,同樣的,既然你現在已經成了遊戲版塊的最高負責人,

那你要做的是如何扭轉鵝廠遊戲的局麵,如何讓鵝廠遊戲重回巔峰!”馬華天氣場十足地擲地有聲道。

“是,馬董,我明白!”副總裁連聲應道。

繼而在馬華天的揮手下。

迅速推出ceo辦公室。

再回過身俯瞰起廣深最核心地帶的cbd。

馬華天臉色凝重地推了推眼鏡。

呢喃道,“不管你是暴發戶也好,還是哪路神仙也罷,鵝廠的固有領地,還不至於被你輕易去侵奪,絕對不會!”

日落月升。

網絡世界中的tt事件非但冇有任何偃旗息鼓的跡象。

反倒是愈演愈烈地讓tt成為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千百萬民眾的聲討。

無數用戶的卸載登出。

這讓原本已經無法進行新用戶註冊的tt來說不亞於滅頂之災。

相對之下。

tt股價從夢幻開局迎來了無邊黑暗。

事件發酵至今,最高位時的18美元已經是即將跌破14美元,這還是得益於tt背後的隱形資本不斷地在護盤。

縱是tt的高層出麵辟謠,聲言tt在赴美一事上並冇有網上傳的那些,聲言所謂的泄露數據純屬子虛烏有,這都無法得到任何的改變。

然而這場足以讓tt不死也得脫層皮的風波到目前為止,註定隻能算是一道開胃菜而已。

接下來的幾天裡。

先是tt被官方強製下架。

再是官方釋出七部門聯合對tt進行深度審查的資訊。

一下子再次讓暴風雨中的tt深入看不到出路的沼澤之中。

用戶的急劇流失。

無處不在的負麵輿論加劇化。

在人人喊打的輿論演化下。

哪怕是背後那些無形資本再怎麼護盤都好。

股價的滑鐵盧之勢也都全麵展開。

無數持有tt股票的股民被牢牢套死其中無法出手。

在背靠著資本護盤的情況下。

僅僅幾天。

股價早已跌破14美元的發行價,垂落到了11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