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d·o·a裡。

出示華國三店通用,在華國級彆僅次於紫荊黑卡,總髮行一千張的特製會員卡後。

林天南跟魏浩存毫無低調之色地如入無人之地。

找來侍應生問出葉辰的位置後。

拒絕對方引路的兩位燕京紈絝大步走向葉辰所在的用餐區域中。

片刻後。

“你們是?”

看到素未謀麵並且氣質多少有點非凡的的男子出現在自己眼前後。

葉辰不由微微皺起眉頭來。

“葉辰是吧?站起來說話!”魏浩存冷聲一笑首當其衝。

額——

雖是一頭霧水。

可葉辰還是站了起來。

疑惑道,“有事嗎你們這是?”

“你跟李元歌是什麼關係?”林天南搖了搖頭,漠然問道。

“她是騰龍半導體科技公司的執行董事,我是騰龍半導體科技公司的董事長,這些隨便能查到,需要大張旗鼓地來問嗎?還有,你們找我是跟李元歌有關係?”葉辰依舊有些發懵。

這倆人什麼來路?

興師問罪嗎這是?

隻不過這他媽都什麼年代了啊?

但是轉念一想到d·o·a的門檻擺在那,對方竟然敢有恃無恐大搖大擺地進來找上自己,怕也絕非尋常之輩了。

“從今天開始,保持跟李元歌的絕對距離,癩蛤蟆要有癩蛤蟆的覺悟,我知道你個暴發戶現在不差錢,但很多時候不是有錢就能吃到天鵝肉的,李元歌不是你能打主意,不是你能垂涎,甚至不是你能靠近的,懂嗎?”

壓根不用林天南開口,魏浩存便是把狗腿子的角色扮演到了極致。

“怎麼?聽你們這意思,是說我想在李元歌身上打不該打的主意?”葉辰的眉頭再是一擰。

雖說他是騰龍半導體公司的董事長,而李元歌是公司的執行董事。

但兩人在生活中的交集次數掰著手指都數得過來。

這怎麼還被對方想成了自己是想打李元歌的某種主意?並且還找上門來進行警告?

“你是不是想打李元歌的主意現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從今天起,保持跟李元歌的絕對距離,斷掉所有不該有的念頭,我現在是以一種先禮後兵的友好態度在跟你說話,我不希望下一次是踩著你的腦袋跟你說話,當然你肯定更不希望!”

這次不用魏浩存代勞,林天南一臉蔑視地看著葉辰道。

緊著他的話罷,魏浩存馬上跟上,“彆說你隻是區區一個暴發戶,就算是王少聰他爹還是首富那會兒,他王少聰在林少麵前都得跟個孫子似的,所以林少要是想玩你,你覺得你撐得了多久?彆不識好歹地真拿自己當成什麼人物,否則到頭來懺悔都冇地兒悔!”

聽著那無比純正地道的燕京口音。

再加上對方身上的桀驁紈絝勁兒,以及還把王少聰給扯了進來

葉辰知道,對方這話十有**不是吹的。

所以來頭恐怕真的不小了

但此刻,他還是麵不改色地淡淡道,“首先,我從來都不拿自己當成什麼大人物,其次,我跟李元歌的關係那就是她是執行董事,我是董事長,再就是一層在工作之餘的朋友關係,就這麼簡單!至於你們說的保持絕對距離,我不知道什麼才叫絕對距離,而且我也覺得我完全冇必要刻意在子虛烏有的情況下去保持所謂的絕對距離!”

“什麼意思你這是?”魏浩存的臉色一下子拉了下來。

“冇什麼意思,就是該怎麼還怎麼!如果你們自命不凡想搞我的話,那就動用你們的能量來對付我吧,身正不怕影子斜,栽了我也認了!”葉辰道。

“你他媽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魏浩存森然厲聲地眯起了眼。

“敬酒我吃,罰酒也不懼吃!”葉辰道。

“**!”

無須林天南發話。

魏浩存繃直大腿,猛地往葉辰踹出去。

不料葉辰卻是敏捷地微一錯身。

在讓對方這一踹落空之餘,五指緊緊地掐在了魏浩存的大腿。

勁道十足下,鑽心十足的疼痛感轟然襲來。

“你他媽是真的想死?”

見狀,一直都把打狗得看主人掛在嘴邊的林天南再也抑製不住地噴發起了滔天怒火。

葉辰這才撒手鬆開魏浩存。

然而。

冇等他應聲。

便看到了從林天南身後方向走回來的葉程英,“葉總,怎麼了?”

“冇怎麼,這兩位公子哥無端端跑來找我的麻煩,讓我跟我在燕京那家半導體公司的執行董事保持絕對距離,我說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基於共事跟朋友這種再也普通不過的關係,我問心無愧地該怎麼以後還怎麼,然後他們就說要搞我,問我想不是想死,嗬嗬”葉辰雲淡風輕地徐徐微笑道。

與此同時。

林天南跟魏浩存也下意識地扭頭看了回去。

殊不知在看到葉程英的那一刻。

臉色陡然钜變起來!

葉程英?

該死——

怎麼會是這位主兒?

繼李長風跟王少聰之後。

連葉程英也跟這個暴發戶湊到一塊去了?

這怎麼可能!

“葉大少,是你?”林天南陡然瞪大起眼,明顯能看到已是有了些慌亂。

他再怎麼都想不到葉辰等的人竟會是葉程英!

這是一個他完全想不到,同時也絕對不會認為能跟葉辰沾上任何關係的人物!

可這怎麼怎麼——

“姓林的,我早就聽說你來江州了,可我是真冇想到你拿江州當燕京了啊!”

臉色已是沉下來的葉程英走到了林天南身前適才駐步。

“看著我,告訴我,江州是你這個低能兒可以抽風的地方嗎?是你這個廢物能耍瘋的地方嗎?”

身形雖然跟林天南差不多,可氣場卻是完全把林天南給鎮壓住的葉程英逐字逐句地譏笑道。

然而在這番羞辱二字都難以形容的話下。

彆說是林天南這種心理扭曲的‘神經病’,就算是佛都有火了!

“葉程英,你他媽再說一次!!!”

眼中儘是那種狂暴戾色,緊握的拳頭青筋冒起,林天南喘著粗氣道。

“再說一次?好,聽好了,我問你江州是你這個低能兒可以抽風的地方嗎?是你這個廢物能耍瘋的地方嗎?聽清楚了嗎?聽不清楚我就再多說一次,再聽不清楚我就說到你這個低能兒聽清楚為止!”葉程英譏諷戲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