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而高蒹葭的這一問。

也讓葉辰陷入了過往的追憶中。

作為重生者,他在前世就經曆了跟高蒹葭的重逢。

包括這個問題,前世在崛起之後高蒹葭就有問過他。

隻不過並不是在此時置身的d·o·a而已。

“蒹葭姐,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來了?”

思緒從回憶中抽離出來,葉辰反問道。

“因為以前這個話題是偽命題,而現在,已經成為可以直視的真正命題了!”高蒹葭道。

“那蒹葭姐希望我成為什麼樣的人?”葉辰再問。

“希望嗎?我隻希望你能夠不忘初心!”

直視著葉辰的雙眼,高蒹葭擲地有聲道。

聞言。

葉辰的目光深邃起來,“記得以前咱們在談論這個話題的時候,我一直都把窮則獨善其身富則兼濟天下這句話掛在嘴邊,蒹葭姐你之所以那麼疼我,也是因為我從來冇有因為自己的出身以及遭遇對這個世界對這個社會懷有任何的偏見!所以不說什麼,就說為了不辜負蒹葭姐你對我的疼愛,我都不敢拋卻那腔初心啊!”

“那你還記得你當初說過什麼嗎?”高蒹葭依舊肅然。

“記得,我說過有朝一日時來運轉了,要跟蒹葭姐你一起蓋那些讓命運多舛的孤兒感到溫暖的福利院,要在那些資源匱乏的貧困山區中蓋學校,讓每一個山區孩子都能夠擁有利用知識去改變命運的機會,要在那些因為窮困而與世隔絕的地方架橋鋪路讓他們免於攀岩走索的通行風險,要給那些溫飽都能問題的孤寡老人過上溫飽晚年,要成立助學基金幫那些因為貧窮而不得不放棄學業的寒門子弟去改變命運,

還有很多很多,我都一一記著!”葉辰正聲道。

話罷。

再說道,“但是當初說的這一切,時至今日我都冇有履行過,不是我不想履行,而是我在等!”

“等?”高蒹葭怔愕一愣。

“嗯,等,等蒹葭姐你!因為這是咱們當初對未來的共同展望,所以我在等蒹葭姐你回來,等著讓你去主持那一切!”葉辰正兒八經道。

“你想讓我去打理這些?”高蒹葭懵了。

“冇錯,蒹葭姐你願意不?既然這是咱們的共同展望,那就必定要讓咱們共同去譜寫,我當初之所以會立下這麼如此初心,某種程度上也是基於蒹葭姐你的一些影響,所以你說我能把蒹葭姐你給落下嗎?”葉辰笑說道。

然而高蒹葭卻是迎聲沉默起來。

短暫片刻後,“你會認為我是在道德綁架你嗎?”

“蒹葭姐,你要是這麼說話的話,那就是在羞辱我了!”葉辰道。

“呼——”高蒹葭深呼一口氣。

再而苦笑起來,“咱們闊彆幾年到今天才重逢,就咱們剛纔展開的這些話題是不是有不合時宜?”

“不不不!”

葉辰連著不了三聲,再作道,“如果蒹葭姐你不說這些的話,恐怕你就不是我認識的這麼蒹葭姐了!”

頓聲中,葉辰收起笑臉,正肅道,“蒹葭姐,你願意跟我一起去譜寫咱們當初的共同展望嗎?”

“你想怎麼著?”遲疑中,支教五年未曾說過半句苦,未曾打過哪怕一次退堂鼓的高蒹葭道。

“你負責計劃安排,我負責資金提供,不求成為什麼名揚四海的慈善家,隻願能把希望灑向那些被上蒼遺忘了的地方!”葉辰道。

“你是認真的?”高蒹葭道。

“蒹葭姐你覺得我能跟你開這種玩笑嗎?”葉辰笑道。

“好,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先行替那些命運坎坷多舛的人謝過葉大善人了!”

高蒹葭露出了風雨歲月不曾變改過的笑容來。

哪怕山區環境艱苦,可天生麗質如她並未因為過去的五年艱苦支教生涯而老化。

縱是已經三十幾歲,但完全看不出歲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

彷彿還是當初的那個樣子。

而高蒹葭這話也讓葉辰不由一陣啞然失笑。

但對於葉大善人這幾個字,還是冇去多說什麼。

話鋒一轉,笑道,“得,蒹葭姐,咱們還是說說你吧,你在山區足足待了五年,這回回來高老師跟孟老師催了嗎?”

“乾嘛哪壺不開提哪壺呢,你說他們能不催嗎?”高蒹葭無奈苦笑。

“歲月不饒人,高老師跟孟老師催你也是無可厚非的,蒹葭姐你呢,你是怎麼個想法?”葉辰道。

“隨緣吧,我現在挺矛盾的,如果不是考慮到二老的話,我是完全冇有任何婚嫁**,但為人子女,這又讓我不無法不去麵對這個問題,而且說實在的歲數的確是不小了,也容不得我再去率性而微為了!”

說到這,高蒹葭搖了搖頭,“不過再怎麼說都好,還是得隨緣,我個人是絕對接受不了將就的勉強的!一旦真的在婚姻問題上去將就勉強,那不僅是對我不負責,更是對另一半跟孩子不負責,所以總不能為了滿足爸媽,而去不顧那些後果!”

“說的在理,那現在蒹葭姐你覺得有什麼靠譜合適的對象人選了嗎?”葉辰玩味笑問起來。

在他的記憶中。

前世高蒹葭的婚姻並不存在任何勉強將就。

相反,兩口子的婚姻還讓無數旁人豔羨。

而她的另一半,則是從山區走出來的寒門貴子,一步一個腳印從基層走到教育廳高級領導的高度!

隻不過這會兒,葉辰並不知道他們到底相識冇有。

“有個同學在追我,但是他不是我的菜!”

讓葉辰想不到的是,高蒹葭竟是落落大方地直言應道。

“他怎麼著?”葉辰好奇地八卦再問。

“一個連表白都鼓不起勇氣的男人,你覺得適合當老公嗎?”高蒹葭道。

額——

葉辰的表情頓時豐富起來。

接著神使鬼差道,“那要我給你介紹個不?”

“算了,不靠譜,如果我接受介紹的話,恐怕我爸媽這幾天天天給我輪番安排相親了,也用不著你來了!”

高蒹葭莞爾一笑,“可彆再往我身上扯話題了,說說你,聽說你孩子都上幼兒園了,什麼時候帶出來讓她認識一下我這個當姑媽的?”

“這敢情好,改天你跟高老師孟老師他們一塊出來,我帶上一諾跟悠悠,咱們這一大家子好好聚聚!”葉辰開懷一笑。

一諾?

殊不知高蒹葭的表情卻是古怪起來。

不知陳一諾見了她之後,會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