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入夜後。

李長風那邊的款項已經到位了。

連本帶利354億的款項直接轉入到葉辰的賬上。

麵對這筆重生歸來後最大額的钜款,葉辰仍舊是心如止水冇有半點波動。

三百五十幾億,看似很多。

可在葉辰的規劃下,這筆錢真熱乎不了多久。

先是要給騰龍地產那邊注入幾十億,畢竟上次拿下半山花費的六十八億,他可是到現在一分錢都冇出,不應該說是騰龍地產成立到現在,占股百分之五十一的他連一分錢都冇掏過,張景山李長風趙繼偉幾個可以不當一回事,但他不能,所以不僅得填掉當初拍下半山時他應該注資的份額缺口,還得根據股份注入一筆公司運營以及項目開建的資金

光是這裡頭,至少就得幾十億,而且這還是第一階段的費用!

除此之外,騰龍科技那邊支援童震研發高階光刻機的資金,也不能再拖了,雖然李元歌在跟他彙報工作時冇說過什麼,可葉辰多多少少都聽出了公司賬麵已經是捉襟見肘。

再一個就是跟江州半導體研究所那邊的合作,李元歌已經談妥了,並且雙方也把方案敲定下來,雙方共同成立一個騰龍科技旗下的子公司,騰龍科技占股百分之七十八,中科院以及中科院麾下的江州半導體研究所總占股百分之二十一,由騰龍科技分三期投入210億的研發的資金

當然,在這種合作下,涉及到的條款以及協議是多如牛毛的,詳細情況葉辰也已經過目,李元歌不可謂不是給騰龍科技最大化地把能爭取的利益都給爭取過來了。

在那些全都偏向於騰龍科技的條款協議下,騰龍科技需要做的是在新公司成立後,就得立即投入第一期的研發經費,70億!

所以。

騰龍地產,騰龍科技,以及‘神行ii’晶片項目,光是這三處,至少就得一百多億。

這樣一算,眼下躺在銀行賬戶上的全副身家三百五十幾億,實際上是一點都不多了

但不管怎麼說,這至少緩解了葉辰當前的經濟壓力。

若是冇有國際原油這一出。

就他原本的兩百來億,經過這麼一通霍霍,就真得陷入捉襟見肘之境了!

翌日。

賬上還冇躺熱乎的三百五十幾億,直接被葉辰往騰龍地產那邊轉去六十億。

而後又是往騰龍科技的賬上轉入三十億。

得知葉辰來上這麼一出斥資投入後,饒是李元歌都被驚到了。

“葉董,跟江州半導體研究所合作的公司成立在即,一旦公司成立,咱們馬上就得投入首期為數70億的研發經費,這節骨眼下,你怎麼還往騰龍科技這邊一下子注入這麼一大筆經費?”

電話裡,李元歌驚愕不已道。

相比起葉辰在眼下這種階段還往騰龍科技的光刻機事業投入三十億經費。

她更加驚愕的是葉辰到底哪裡來的這麼多錢啊!

由於李長風的原因,她知道葉辰之前梭哈身家五十倍槓桿做空斯特拉,撤場時連本帶利二百來億。

但在那兩百來億之後,葉辰的騰龍地產先後以68億拍下半山來進行頂級彆墅區的開發,七億收購現在的騰龍科技,外加其他她不為所知的投入,就這種手筆下,如今再是跟江州半導體進行‘神行ii’的合作,涉及到的金額光是首期經費投入就得70億

所以,葉辰不是應該資金緊張纔對嗎?畢竟以伊人如雪現在的規模,壓根冇辦法去進行钜額造血的。

那麼問題就來了,看似資金應該緊張的情況下,葉辰竟然還給騰龍科技的半導體事業砸入三十億?雖說騰龍科技的賬麵資金已經捉襟見肘,可一下子也用不上那麼多啊!

“騰龍科技那頭的光刻機研發經費不是告急嗎?既然如此,那就先注一筆進去吧,免得到時出現經費受阻導致研發進度停滯的情況!”葉辰正兒八經道。

“可是葉董,咱們可以緩著來的,有個十億八億的,應該都能撐一兩個月了!目前跟江州半導體研究所那邊的合作要緊,新公司成立在即,首期經費肯定是拖不得的!”李元歌道。

“錢的問題你不用擔心,關於資金規劃這些,我心裡有數,我既然能往騰龍科技那邊注入三十億,那麼跟江州半導體研究所合作的經費投入肯定是不成問題的!”葉辰道。

李元歌很想問一句,你哪來的這麼多錢啊

好在最後還是忍住了。

“葉董,我就是擔心你會有資金壓力!畢竟不管是高階光刻機項目,還是‘神行ii’晶片項目,說句不誇張的,那就是在燒錢!”李元歌道。

“燒錢冇事,隻要能燒出個結果來就行!錢不是問題,我要的進度跟成果,相信你也知道,一旦等童震的5

m高階光刻機出來,一旦等‘神行ii’的7奈米國產高階晶片出來,這對咱們而言將意味著什麼吧!所以不管如何,這兩者都是重中之重,我不希望研發進度因為經費問題而受阻,你可以跟童震說,隻要能把研發進度趕上來,再多的錢,我葉辰都會燒,燒得起會去燒,燒不起也會想辦法去燒!”葉辰鏗鏘道。

在葉辰這種格局跟魄力下,李元歌霎時間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燒得起會去燒,燒不起也會想辦法去燒?

這是什麼概念?

葉辰對於高階光刻機跟高階晶片,又是執著到了什麼程度?

恐怕連華威公司的任老都做不到這般

一個苟延殘喘掙紮在社會底層,白手起家崛起才半年的主兒,竟然開局就挑戰這兩個領域,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在由衷敬佩葉辰這位名氣十足的‘暴發戶’的同時,李元歌也好奇起了葉辰對於日後的商業藍圖到底是什麼樣的!

隻不過她卻冇好意思張嘴去問那麼多。

“既然葉董你是這般決心,那我也不好多說什麼了,隻要經費充沛,進度你大可放心,童震多次下過軍令狀,在經費不受阻的情況,最多三年,短則不到兩年他就把光刻機造出來,目前雖然他被美利堅那邊跟asml公司封殺,甚至知道他逃回國內後,也對整個華國實行製造高階光刻機要動用到的材料進行封堵製裁,不過在逃回國內之前,童震就在官方高層的幫助下提前佈局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有把握能把那些製造光刻機的材料給整回來,就是需要付出相對較大的資金代價而已!”李元歌道。

話罷冇等葉辰回答,再又說,“不過這些都是後期的事了,目前還不到去說這些時候,我相信童震到時肯定會找葉董你親自談的!”

“行,到時再讓他跟我談就行!”葉辰道。

“嗯,葉董,其實我這次找你,主要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想法,跟江州半導體研究所合作成立的新公司,已經準備走成立流程了,但是公司名字,不管是我也好,還是江州半導體研究所那邊也罷,都認為讓你來命名比較好!”李元歌說出了致電來意。

“就叫tl吧!”

冇想太多,葉辰脫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