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李總,有什麼情況嗎這是?”

葉辰接通電話微笑道。

“葉董,‘神行ii’的晶片項目經過咱們公司的工程師研討後,一致覺得必須得跟江州半導體研究所合作這個項目,在你那些批註以及修改下,他們認為這個項目有很高的概率可以讓國產晶片完成彎道超車,基於你修改過的那些內容,一眾工程師尤為激動興奮,問我能不能牽線搭橋,讓他們好好結識一下做出內容修改以及批註新增的神人,從而得以好好探討取經!”

那頭的李元歌,說到最後笑了起來。

對於那些工程師們當時的失態,李元歌多多少少都還是較為震驚的。

雖說她很清楚一旦‘神行ii’真的成功將會意味著什麼,可萬萬冇想到葉辰在項目計劃書上的那些批註跟修改會令到那一眾心高氣傲的工程師們語無倫次地渾身哆嗦汗毛直豎。

而這,則是反應出了葉辰的妖孽程度,相對之下,再次衝擊起了李元歌的認知來!

也讓李元歌愈發堅定地認為葉辰絕對冇有表麵上那麼簡單,絕對!

殊不知葉辰卻是迎聲愕然地怔了起來。

啥玩意?

探討取經?

他拿啥去跟那些專業工程師探討啊!

縱是兩世為人,縱是前世不算各處資產,單是銀行賬戶上都躺著幾千億,但在晶片這種領域上,他也都是一片空白的,而‘神行ii’這份項目計劃書的修改跟批註新增,隻不過是根據記憶把前世關於‘神行ii’的記載內容給搬過來罷了。

真要去跟那些工程師論討的話,怕是立馬就得露餡。

也正是因為考慮到這些,所以他才讓李元歌保密這一點,不單純是他不想高調,重要的是他根本撐不起那些專業的研討啊,即便說他所修改的以及新增的那些批註,並不涉及到一些技術性的問題,也冇有過多的專業術語,可縱是如此,他的知識麵還是不足以支撐他去跟對方進行探討的。

“李總你可千萬彆把我給捅出去,我跟你說過,在晶片領域,我就一門外漢,就是根據自己的一些片麵認知以及自認為的想法對那份項目計劃書進行整改罷了!”葉辰笑說道。

“葉總低調了,我相信你可能在晶片領域會是門外漢,但你那些片麵認知以及自認為的想法,無疑已經讓許多晶片工程師都汗顏了,哪怕是中科院的院士都不外如是!”李元歌道。

“中科院院士?”葉辰立馬發現李元歌的話中端倪。

“嗯,葉總,為了全麵落實項目的可行性,我在冇有告知你的情況下,擅自把項目計劃書給了一位在晶片領域嘔心瀝血多年的中科院院士過目,在看到那份被你修改過的項目書後,老人家雙手都是顫抖著的,聲言國產高階晶片有望了!他還百般拜托我,讓我無論如何都要把這份項目計劃書背後的神人找來跟他見一麵,不過葉董放心,我冇有把你的名字說出去!”李元歌道。

“所以你給我打這個電話,就是想找我去跟那位老院士見麵?”葉辰輕笑一聲。

“不不,我就是順帶提一嘴而已,至於葉董要不要跟老院士見麵,還取決於葉董你,我就是個傳話的!”李元歌趕緊道。

葉辰不做多想,兀自搖頭,“還是那句話,我一個門外漢,就彆到專業人士麵前出醜了!”

那頭的李元歌倒是不對這個結果意外。

轉而道,“那行,既然葉董冇興趣的話,那就不用管了!給你打電話,主要是說‘神行ii’的項目咱們可以去跟江州半導體研究所那邊進行合作洽談了,我已經訂好了飛江州的機票,現在在趕往機場的路上,下午就能到江州,葉董你屆時要跟我一起過去江州半導體研究所嗎?”

“我就不過去了,你全權負責這些就行!不過可以給你接風洗塵,到了江州的話給我發個資訊,我好給你進行安排!”葉辰道。

安排接風洗塵?

想到葉辰有可能會把李長風給帶出來,擔心到時被葉辰看出貓膩的李元歌忙不迭婉拒道,“葉董,接風洗塵還是算了,我這邊時間緊湊著呢,我打算下飛機後第一時間就去江州半導體研究所,一接洽完合作事宜後還得馬上回京!”

“嗯,既然這樣,那下次!”葉辰道。

“好,下次!不過葉董,你真不跟我去江州半導體研究所?”

“我去不去都不重要,畢竟日後都是你負責跟進的,所以還是由你一手抓就行了!”

“好吧那!”

自始至終,李元歌都冇去提林天南的事兒,也冇讓葉辰注意留心麻煩。

畢竟她清楚林天南那廝的尿性所在。

若換作是彆人去威脅刺激林天南的話,那廝肯定會卯足了勁瘋狂炸毛。

但麵對她李元歌的威脅,她相信隻要林天南但凡還有半點腦子,都不敢去乾任何出格的事來撩撥她李元歌的怒火。

其實很多時候她都挺納悶的,納悶林家怎麼就出了這麼個草包廢材紈絝!

且不說林家個個人中龍鳳。

就說林風雪跟柳惠的基因,怎麼就冒出這麼個草包來?

雖然說燕京城裡不缺紈絝,不缺那種膽敢捅破天的紈絝。

可那些紈絝不務正業歸不務正業,愛惹是生非歸愛惹是生非,但在智商情商或者是格局這些方麵上,一個賽一個都是極為不俗的,而林天南的智商情商格局這些,彆說排不上號,整個圈內都是處於最末流的。

並不是說他智商低,隻是在燕京的紈絝圈裡,智商這一塊他得被碾壓,甚至是圈內不少人都拿林天南當成凱子來看待。

用圈內私下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若冇有家世背景的加持,林天南這一號的,要麼早就被人打殘打廢打死,要麼早就蹲監獄去了!

然而如此林天南,卻還一門心思想著打李元歌的主意

想想這些,李元歌就真的想笑啊!

真的,就林天南這種貨色,哪怕天底下的男人全都死光了,她李元歌都不帶會去考慮的!

都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基因強如林風雪跟柳惠,兩人的結晶怎麼可能會誕生出林天南這樣式的來?

這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呢?

李元歌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