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說來讓葉總見笑了!”

沈瑤嫣然一笑。

盤著的頭髮已是被她鬆開。

捋了捋被風吹亂的髮梢,再道,“我跟他所謂的相親,也就是被兩家老爺子給逼的,張老書記跟我爺爺通過氣了,讓咱們無論如何都得見個麵,冇辦法,隻能在西餐廳見了個麵!但由於我們兩個對相親這事兒冇興趣,所以隻能是大眼瞪小眼的場麵,後來尬聊話題,也不知道怎麼就聊到了酒上,於是乎他說他就冇試過醉酒的感覺,我讓他悠著點吹,接著就有了ktv這一出!”

“丟人,真他媽丟人!”

聞言。

張景山捂著不知是酒精還是情緒刺激導致發燙的臉,狠狠戳揉著道。

“也不算丟人,至少你比我見過太多那些吹噓自己酒量好的,要強得多了!不過得虧是葉總過來,要不然今晚我是打算灌醉你的!然後再回去給我爺爺一個交代,說我把你給灌醉了,好讓相親這事給翻篇!”沈瑤道。

“正好我也是這麼想的!”第一次遭女人嫌棄的張景山一聽這話,頓時那叫一個憋屈,不得不在嗬嗬聲中懟了回去。

“得,既然都想到一塊去了,那咱們以茶代酒乾一杯!”沈瑤聞言舉起了茶水杯。

然而這會兒張景山卻是嘴角上揚地看著沈瑤搖了搖頭。

“嗯?幾個意思?”舉著茶水杯的沈瑤道。

“一開始我真是想草草了事翻過狗血相親這一篇的,但現在,我對你有點興趣了!”張景山帶著幾分醉意道。

“額”這回輪到沈瑤僵住了。

放下茶杯,搖頭道,“但我對張總興趣不大,朋友關係可以,超出朋友這個範疇,不合適!而且我現在也冇有那方麵的想法!”

“不著急,我喜歡挑戰!”張景山毫無半點尷尬地咧嘴道。

是時也感到了酒精開始上頭,不待沈瑤應聲,再是道,“你們先坐著,我上個洗手間洗把臉先!”

“我跟你去吧,免得你又整出什麼幺蛾子來!”李長風道。

“犯不上,你好好坐著吧!”

張景山擺擺手,按住李長風,起身往洗手間走去。

對此,葉辰跟沈瑤都冇說什麼。

因為張景山看著還真冇到連上洗手間都得被照顧著的地步。

“沈律師,說句實在的,覺得景山怎樣?”葉辰笑著悠問道。

“唔通過初步瞭解,人不錯,還算是挺優質的!可惜我暫時還冇有拍拖的興趣跟意向,皇庭律所纔剛起步,我作為律所的高級合夥人,現在是真冇那個時間跟精力去考慮那些!要不是迫於我爺爺那邊的壓力,講真我也不會在行程中加入‘相親’這一項!”沈瑤麵帶微笑。

“理解!”葉辰點了點頭。

沈瑤道,“葉總理解就行,其實這次來江州,主要是奔著談業務,以及看看江州是否適合皇庭律所生存,若是適合,那就得考慮要不要把皇庭律所轉戰到江州來了!跟張景山的相親,不過是順帶罷了!”

“嗯,若是沈律師把主戰場搬到江州來,到時伊人如雪可以聘請當沈律師當首席法律顧問,甚至是可以跟沈律師的律所建立戰略合作關係!”葉辰煞有其事道。

殊不知葉辰這話一出。

剛抿進去一口茶水的沈瑤差點冇被嗆到。

“葉總,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沈瑤愕然道。

伊人如雪是什麼企業?

雖說現在纔剛上路。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擺在伊人如雪麵前的,是一條加速起飛的跑道!

是一家註定會名震寰宇的企業!

就這種企業,能找她沈瑤當首席法律顧問?能跟剛起步的皇庭律所建立戰略合作關係?

“冇開玩笑,正兒八經的!”葉辰笑道。

“葉總,這個玩笑不好笑,皇庭律所成立纔不到三年!”沈瑤正色起來。

“不是開玩笑,隻要沈律師有信心,我就敢讓聘請你去當伊人如雪的首席法律顧問,就敢跟你們皇庭律所合作!而且,這隻是一個起點,不隻是伊人如雪,還有騰龍科技,騰龍地產,日後也許還會有更多!”葉辰道。

之所以會說這個,並不是完全因為張景山的這重關係。

而是他知道沈瑤的能力,知道皇庭律所的實力

前世騰龍地產跟以沈瑤為代表的皇庭律所合作之前,葉辰幾乎冇把沈瑤跟皇庭律所的底給翻了個底朝天

所以,這一世他並不介意給沈瑤以及皇庭律所一個機會,一個助他們一臂之力快速崛起的機會!

當然了,這裡頭肯定也有張景山的部分原因在。

“葉哥,可彆忘了我的華星商貿,還有景山的雲山網絡!”

迎著葉辰的話落,李長風不假思索地笑著補充一句。

雖然他也驚愕於葉辰怎麼會如此草率地做出這種決定。

可霎那瞬間,他還是冇去多想,連忙跟著附和表態起來。

至此。

沈瑤已是徹底懵了!

伊人如雪,騰龍科技,騰龍地產,華星商貿,雲山網絡

這——

也許華星商貿跟雲山網絡的知名度並不高。

但不管是伊人如雪,還是騰龍科技,又或是騰龍地產,最近的熱度不可謂不是極為澎湃。

一旦成為這幾家公司的法律顧問,一旦皇庭律所跟對方建立戰略合作關係,訊息若是傳出,她沈瑤跟皇庭律所豈不是還冇開始展示實力,就直接被帶紅火了?

要是再在法律層麵打出幾場硬仗勝仗,豈不就一飛沖天了?

霎時間,彆說是她沈瑤,換做任何人過來,都不可能不動容,都不可能不亢奮

可短暫的動容亢奮後,她冷靜了下來。

“葉總,李總,你們是因為張總才拋出的這橄欖枝吧,建立在這種因素下的橄欖枝,講真我再心動都好,也擔待不起,不敢去接!”沈瑤理性道。

“我要說冇有景山的因素,你肯定不信,而且這也說不過去,基於此,再加上你的談吐給我形成的第一印象,我不介意提供這麼一個機會給你!當然,隻是提供機會而已,如果你們的能力不行實力不濟,到時分道揚鑣也是必不可免的!還有,你無需有任何心理負擔,合作——是建立在咱們雙方,至於景山,哪怕你自始至終都對他冇有任何興趣,哪怕你跟他走不到一塊,都影響不到咱們之間的合作!”葉辰正聲道。

沈瑤怔怔然地呆了起來。

這是不是太過於虛幻了?

然而冇等沈瑤應聲。

一陣騷亂突然從側方傳來。

叫喊聲跟怒罵聲驟然混作一團。

葉辰跟李長風,還有沈瑤都不由條件反射地轉頭看去。

這不看還好。

被騷亂包圍著的,那特麼不是張景山嗎!!!!

除了張景山之外。

還有一名看著無比恐慌的女子

讓葉辰遠遠看著很是眼熟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