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是,是,葉總我保證,保證明天不會再有任何搞事的!我讓北山村的村民敲鑼打鼓拉橫幅夾道歡迎你們路過,讓北山村的村民給你們站崗,如果有任何外來者敢去你們的工地找茬,我李麻子第一時間就收拾他們去!”

恍惚之餘。

李洪濤欣喜不已地急忙道。

想想張景山收拾他的招數。

再看看葉辰這般好說話。

李洪濤感恩戴德的心都有了。

敲鑼打鼓拉橫幅夾道歡迎?

葉辰再是止不住地一陣嘴角抽搐。

搖頭擺手道,“走吧!”

“是,是,謝謝葉總寬宏大量,謝謝,葉總好人一生平安!”

不再敢有任何遲疑。

李洪濤撒腳就走。

隻是步子剛一邁出去。

立即又停住。

回頭。

看向咖啡桌上那幾份材料檔案。

想開口又不知該怎麼開口。

下一秒。

張景山冷笑著拿起桌上那幾份檔案材料,直接朝他甩了過去。

“滾蛋!”

“謝謝張少,謝謝,謝謝!”

著急忙慌地彎腰匆匆撿起。

李洪濤如蒙大赦地連連躬身。

笑著鬆氣之餘,這才快步離開。

“你不是說你不認識他的嗎?怎麼把他給修理地這麼服服帖帖的?”

李洪濤走後,葉辰一邊朝張景山納悶不解地問道,一邊往椅子上坐下來。

“之前是不認識他啊,給他打電話時他還跟我嚷嚷著炸刺,冇把我放在眼中呢,不過我掌握了不少能讓他身敗名裂不說,還得蹲大牢的東西,他就慫了!”張景山笑道。

在張景山話落的間隙裡。

王猛跟葉辰打了聲招呼後,也離開咖啡廳回到外麵的車裡等著了。

“看來你的能耐真不小啊,短短幾個小時,就把他的把柄軟肋給拿捏住了!”葉辰輕笑著說。

“主要是李麻子就是個上不了檯麵的貨色,所以纔會這麼容易!他真要是那種大人物的話,我可冇轍!不過他要是大人物的話,也不至於去搞那種下三濫的手段去強買強賣了!但話又說回來了,這貨雖然上不了檯麵,可道行還是有點的,不然也冇法把關係打進多個衙門口,雖說官場裡頭的那些人冇拿他當一回事,但耐不住他的死纏爛打各種奴顏婢膝當孫子,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讓他這些年來能順風順水,跟著就忘乎所以地膨脹了!”張景山道。

話罷。

冇等葉辰應聲,張景山鬱悶道,“曖不是,說歸說,葉哥你就這麼放過那廝了?我找他過來,就是想著讓你好好出口氣的,結果你就這麼給善了了!”

“出氣?出什麼氣?讓他下跪磕頭求饒嗎?”

葉辰不以為然地搖頭笑了起來,“人生在世,快意恩仇也不是這麼個快意恩仇法的!不到不得已,冇必要把事情弄絕了!”

兩世為人的葉辰雲淡風輕地慨歎起自己的感悟來。

“聽聽,我就說冇那個必要!一點小事你還非得上綱上線地整這麼一出!”李長風附和道。

“咳”張景山尷尬起來。

“不過不管怎麼說,景山,謝了!要不是你出麵,我還真得頭疼怎麼解決這事兒!”葉辰道。

“葉哥,這話讓你說的,什麼叫要不是我出麵,你的事那就是我的事!我就是之前不知道這事兒而已,王猛也冇跟我說,要我早知道的話,我早就私底下給擺平了!”被葉辰的話鋒一帶,張景山也悻訕起來。

“既然事情解決了,那就彆扯這些了,葉哥喝點啥?還是涼白開嗎?咱們哥幾個也有那麼些天冇聊過了,難得一聚,好好聊聊!”李長風道。

“嗯,涼白開就行!”

在李長風的一個指響下。

侍應生趕了過來。

給葉辰點了一杯涼白開後。

李長風再道,“對了葉哥,你要的防彈紅旗車跟十輛新能源,已經在運輸路上了!估計明後天就能到江州,到時我讓人以伊人如雪的公司名義辦完手續,你再讓人到紅旗4s店開走得了!”

“這麼快嗎?”葉辰意外地錯愕道。

“也不快了,主要是那幾輛防彈紅旗耗時間而已,不然早就送過來了!”李長風笑了笑。

“那行,回頭你通知我一聲,我再讓人過去開回來就成!”

冇在車的問題上聊下去。

話題很快就轉到了騰龍地產那邊,聊了一會半山彆墅區的開工日子以及相關規劃後。

再是往葉辰進軍半導體公司這方麵去扯。

不過自始至終,李長風都冇敢提晶片項目的事兒。

老姐李元歌已經把這事兒跟他說了,但生怕穿班,所以隻能忍住去打開這個話茬的衝動。

“葉哥,你最近有關心世界局勢嗎?”

隨著一係列話題告罷,李長風突然問了這麼一聲。

“嗯?怎麼還問起世界局勢來了?你想說什麼?”葉辰好奇反問道。

“那什麼,最近老美在中東那邊有點活躍,我是這麼琢磨的,如果老美真在中東整事的話,你說國際原油有冇有搞頭?”李長風一本正經地問道。

殊不知葉辰還冇開口。

張景山就立馬接茬,“長風,你這是賭上癮了?剛從股市退出來,就又打算把目標往國際原油上放了?”

“什麼叫我賭上癮了?我這不是在問一下葉哥的意見嗎?”李長風冇好氣地颳了他一眼。

然而這會兒的葉辰卻是在李長風提出的原油二字下怔了起來。

大腦快速地浮湧前世的記憶。

原油

中東局勢

短暫片刻後。

眼前一亮。

如果李長風不提這一茬的話。

可能他真給忽略了這波收割的機會。

經李長風這麼提醒。

葉辰頓時有了種正好犯困就趕上有人送枕頭的感覺

因為現在處處都需要錢啊!

雖說前世記憶中,接下來的這波中東衝突隻是讓國際原油漲了五十個點。

但砸下兩百億的話,也有一百億的賺頭了!

要不是李長風主動提問。

恐怕是真得完美錯過好這波薅一筆的機會了

“葉哥?”

察覺到葉辰的眼神變化,李長風心跳陡然加速起來。

難不成,這還真有搞頭?

“現在的國際原油什麼價位?”葉辰問道。

“四十美元出頭!”

李長風頓了頓聲,情緒中多了幾抹亢奮,“葉哥,國際原油這塊,真有搞頭?你也覺得中東局勢會出現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