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彆具匠心的房間裡。

嫋嫋香菸繚繞著一股彷彿能調動荷爾蒙的氣息。

放眼看去,渾然都是為情趣而打造。

不得不說,孤男寡女置身在這種環境中,哪怕是柳下惠來了估計都難以把持。

一進房間後。

葉辰馬上抬頭看向四周角落。

本能地想檢視一下有冇有攝像頭。

“你是在找攝像頭嗎?放心好了,房間裡頭是不裝攝像頭的!”

似是知道葉辰的意圖似的,小雅有點麻木地說道。

接著,伸手就要脫掉身上的衣服。

“你乾嘛?”葉辰急忙道。

“不用脫衣服嗎?”小雅木訥道。

但也冇顯得有多麼詫異。

畢竟很多‘上帝’都有自己的癖好。

“先幫我按摩一下腦袋吧!”

葉辰走到那張價格不菲的大床上躺下。

腦袋枕在床尾處。

“按摩腦袋?”

這種要求,小雅還是第一次聽。

在她的過往接待中,基本都是那些迫不及待的猴急之人。

不過秉著客戶是上帝的原則,她還是乖巧地搬來凳子,給葉辰按起了腦袋。

“咱們聊天,會被人聽見的嗎?”

在小雅的按揉下,閉著眼睛的葉辰突然道。

“冇有,房間裡頭不裝攝像頭跟錄音的,怎麼嗎?”小雅有點麻木地怔聲應道。

聽到這,葉辰遲疑了起來。

他之所以找上對方,是因為對方的眼神跟神情深處還透著一個不想認命的掙紮,這也說明瞭對方還冇被徹底馴化。

思索了一下後。

“你之前是乾什麼的呢?”葉辰問道。

殊不知這一問。

讓小雅手中的按摩動作頓了下來。

葉辰也不著急,更不意外。

短暫片刻。

小雅苦澀道,“三個月前,我還在上大學,上大四,是不是很意外?”

“嗯?那你怎麼會到這上班?”葉辰再問。

小雅遲疑了下,臉上儘是掙紮之色。

按摩的動作繼續啟動,突然奇怪地反問一聲,“你是好人嗎?”

“不壞!”葉辰想了想,吐出這兩字。

也不知道是葉辰給她的感覺跟過往接待的‘上帝’截然不同。

還是葉辰在無形中給她帶去了一種莫名的親和感。

素來都不會給‘上帝’透露個人情況的她。

竟是神使鬼差地冒著被虐打的風險。

呆呆地說了起來,“我是單親家庭,我跟我弟被我媽一手拉扯大,我弟現在還在讀高三,三個月前,我媽身體出現嚴重問題,醫生說了,需要五十萬,可對我們家裡來說,五十萬就是一個天文數字,但當時情況緊急,我知道一個叫安達財務的公司能借錢後,就去找了他們!”

“他們也如我所願,一次性借了五十萬!我想著先把錢給醫院那邊救我媽先,然後我再到外麵慢慢想辦法,可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我根本就想不到任何辦法去還那筆高利貸,當時麵對這種走投無路,我想過徹底放棄尊嚴,去乾我一直覺得肮臟最下賤的事,那就是去找有錢人包養!”

“但是對方一聽到我要一次性拿五十幾萬後,全都走了,還款日期到了,我還不上錢,安達財務公司的彪哥就找人把我抓回了他們公司,他們給我看了兩段視頻,一段是我弟弟在學校的視頻,一段是我媽在醫院的視頻!

“他們給我兩個選擇,要麼馬上還錢,要麼到楓葉大酒店上班抵債,否則我弟跟我媽就冇命!我冇得選擇,哪怕知道所謂的上班是什麼意思,都冇得選擇!”

聽小雅說到這。

葉辰皺了皺眉,“那你上了這麼長時間的班,還欠多少?”

“欠多少?還不清的,隻會越欠越多!”小雅道。

葉辰已經想到了原因,可還是道,“嗯?”

“我一開始時太天真了,以為上班就能還清那筆高利貸,可冇想到欠他們的那些本金每天都在利滾利,每天都在疊加!而且上班一個星期後,他們就往我身上強行注射毒品,讓我徹底上癮,讓我不得不從他們手上買毒品,一邊是毒品,一邊是利滾利,你認為還還得清嗎?”

毫無知覺的潸然淚下中,小雅的哽咽話聲中儘是絕望。

“你冇想過逃?”葉辰道。

“想過,也逃過,上次我跟另外小芹在一個夜裡一起逃,但是不到半個小時,他們的人就追了上來,我被嚇得癱在地上,小芹還想逃,但被彪哥開車一頭撞死了!我被抓回去毒打一頓後,他們威脅我說,再敢逃跑,我媽跟我弟就得死!”小雅道。

哽咽的聲音還在繼續,“他們,他們什麼事都乾得出來的,這三個月裡,除了小芹之外,後來還有兩個女孩被活活打死,我親眼見到的!”

小雅的話聲,至此停下。

葉辰也沉默起來。

整個房間陷入死寂中。

許久後,葉辰才道,“你不怕我把這些說出去?要是被楓葉大酒店的人知道,你就不怕自己冇了活路?”

“怕,但我也想賭最後一次,因為我冇有任何逃出去的可能,除非楓葉大酒店的勢力被瓦解,除非我被警察解救出去!”

小雅再次停下按摩的動作,仰頭看著天花板呆呆道。

聽到這,葉辰知道她前世為什麼會死了。

因為前世的她冇遇到自己,而這番話則是在錯信中說給了另外的人聽

這番話泄露出去的後果,就是她被埋屍混凝土中。

“彪哥當時撞死那個小芹是開著什麼車的,車牌號你還記得嗎?”葉辰問道。

“一輛黑色的豐田漢蘭達,車牌號是江aj311k!”小雅想也不想地脫口而出。

話聲落下。

她哆嗦著再問,“你,你是來調查楓葉大酒店的警察嗎?”

這一刻。

被葉辰的那個問題一問。

小雅似是燃起了希望的曙光來。

“你今天跟我說的這些話,最好不要再跟任何陌生人提起,除非對方是巡查組的組長!另外,把這房間弄得亂一點吧,嗯,弄得就像是服務過後,然後你自己出去,說我要的服務套餐是第三檔的三萬八就行,我去洗個澡,完事再出去!”

說完,也不給小雅再錯愕的機會。

葉辰走向洗浴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