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對於葉辰。

李元歌是花過不少時間去瞭解過的。

孤兒出身。

嚐盡了人世間的百般酸楚。

萬幸冇有破罐子破摔,一直都保持著積極樂觀向上的心態。

人生中貴人不多,高中那幾位老師對他的愛算是不可多得的上蒼眷顧。

就是如此這麼一個命運多舛的孤兒,靠著自強不息迎來了人生的轉折點

以超過六百分的優異成績考進了江州大學金融係。

按理說本該是錦繡前程已經在向他招手了。

不曾想造化弄人,畢業後創業失敗性情大變,從此墮入深淵自暴自棄。

再然後

短短幾個月裡,非但從人渣敗類的泥潭中跳了出來,還開啟了連坐火箭都難以形容的逆襲人生。

成立伊人如雪,一款無瑕膏供不應求已然形成了一台吸金機器。

緊接著又是收購一家遊戲公司,又是高比例入股一家草根火鍋品牌,抄底斯特拉,做空斯特拉,收購半導體公司,進軍地產業,等等等等

身家已是跨過了兩百億

普通人查得到的資訊,她查得到,普通人查不到的資訊,她查起來同樣也不費勁,再加上親弟弟李長風跟她說的林林種種。

真的,她素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孤陋寡聞之輩,但發生在葉辰身上的一係列,她卻是覺得即便是天方夜譚這四字都難以形容!

幾個月的時間,從社會最底層搖身成為現在這般坐擁多個產業不說,身家還超過兩百億的‘暴發戶’,試問普天之下有先例嗎?

冇有。

然而這些,震驚歸震驚,她也還能接受,畢竟運氣二字或者高人指點這種說法雖是牽強,但還是能勉強說得過去的。

可現在,他不僅琢磨出了那份晶片項目計劃書的內容修改,還舉止優雅地以一種貴族神態進入用餐中?

這些還能用運氣二字來形容?

在那些氣質流露下,連她李元歌都自慚形穢啊!

而且她清楚,想在那等優雅舉止中流露出貴族神態,這絕對不是說學就能學得來的

要是冇有多年的環境沉澱,根本就不會誕生出這種神態氣息來。

可話又說回來了,就從葉辰過往的個人資訊中所呈現出來的,跟貴族能沾邊?

不,之於過往的他,跪族也許纔是最真實的寫照!

恍惚中。

連她自個都不知道,她已經對這個男人陷入了深而無儘的好奇中。

以致於都忘記了身前那份奢侈的西餐

就這麼怔怔地呆看著那張俊朗麵孔,眼裡全是好奇,臉上全是疑惑。

“嗯?怎麼?我臉上有東西?”

切下一塊牛排往嘴裡送去後。

咀嚼嚥下後才發現李元歌的異常。

葉辰不由錯愕道。

“冇有!”

李元歌倒也實誠,“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裡逆襲成現在這樣的?”

“運氣!過去二十幾年遭儘了常人難以想象的罪,所以老天爺開眼垂涎讓我否極泰來了!”葉辰笑說道。

“運氣?”李元歌不以為意地搖頭挑眉。

“你也可以理解為《孟子·告子下》中說的那一段,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心,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有時我想想,這似乎就是我的寫照!”葉辰煞有其事道。

畢竟總不能說自己是從前世重生,攜帶著開掛般的六十年記憶歸來的啊。

“你覺得這種說法能夠涵蓋你的逆襲之路?能讓你舉止優雅地就如同一個紳士貴族?”李元歌忍不住道。

在李元歌說到舉止優雅紳士貴族時。

葉辰稍稍一怔。

繼而道,“所謂的舉止優雅,是可以學的,當然你可能會說冇有足夠的時間肯定沉澱不出來,但有的人生來學習能力就強!而我,以前跪在命運麵前太久了,現在否極泰來,我也想在命運麵前貴氣一回了!”

李元歌不以為然地搖搖頭。

對葉辰的這種說法,她肯定是認為牽強的。

“哦?那依你說,我該是怎麼著?”看到李元歌搖頭後,葉辰也樂了。

“我閒暇時會用看網絡小說來消遣,你給我的感覺,就像是那些小說裡的主角,嗯重生歸來的那一類,很典型的那一類!”李元歌正兒八經道。

“……”

臥槽——

葉辰心絃下意識地一緊。

但臉上卻是笑嗬嗬,“那你是不是覺得我身上還會帶著係統?或者是什麼外掛金手指?”

“額”

李元歌啞然失笑,“開個玩笑而已,葉董彆在意!不過我對你是真的好奇,很好奇很好奇!”

“我有老婆孩子的了!”葉辰無縫銜接。

李元歌第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在錯愕三兩秒後。

嘴角止不住地一陣抽作。

搖頭笑道,“葉董彆誤會,那種非分之想我是不會有的”

但讓李元歌差點冇氣炸的回答在下一秒響起。

葉辰無比認真地點著頭,“那就好!”

李元歌:“”

————

這頓奢侈午餐。

最後在言歸正傳的工作會談中落下帷幕。

關於騰龍科技的下一步規劃發展,關於騰龍科技目前的情況,關於高階光刻機研發在童震的帶領下已經正式進入軌道,關於將要跟江州研究所合作的晶片項目以及資金等等等等

李元歌一一作出了口頭簡報以及自己的一些想法看法。

而葉辰,隻是負責點頭聽述。

對於這位在前世名震海內外商界的世界五百強締造者,他冇提過半句異議之詞。

倒是眼中那些溢位來的欣賞之色讓李元歌接連一陣彆扭。

走出d·o·a。

“葉董,你還要去其他地方嗎?不去其他地方的話,咱們直接回公司,既然你來了燕京,那就視察一下公司的運轉情況以及過目一下近期的財務吧!”

發動路虎攬勝後,李元歌輕輕一笑道。

“不用了,你掌舵,我放心!直接去機場吧,我已經買好了回江州的機票!”葉辰搖頭道。

“這就回江州?”李元歌傻眼了。

“嗯,回頭你把這份項目計劃書跟公司的工程師們探討一下,要是覺得哪些部分有問題的話,打電話跟我說!如果一致覺得冇問題了,你就帶著項目書直接去江州半導體研究所接洽合作的事宜吧,到時候給我彙報一下就行了,這個晶片項目,你必須親手抓,不可以出任何一點紕漏!”葉辰道。

“好!”李元歌肅然點了點頭。

“嗯,去機場吧,時間差不多了!”

——————

江州。

某安置小區外。

大榕樹下。

一群中老年的男男女女在圍著賣弄著各種八卦。

倏地。

當一道有點微胖,著穿很是普通的身影拎著一袋子食材,想要低頭快速從繞無可繞的榕樹旁走過時。

“喲,老陳家的,這麼就買這麼一丁點的菜啊,這都不夠你家老陳自個吃的吧,瞧瞧那是什麼,豆角,瘦肉,幾個雞蛋,還有幾個番茄!哎喲喂,這不造孽呢嗎,你家女兒女婿又是花好幾個億收購什麼半導體公司,又是花好幾十億買下半山來蓋彆墅區的,你們這夫妻倆,就窩在家裡吃這些啊!罪過,罪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