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蕭薔的話下。

九十年代因為跟公司協商漲薪無果,所以纔出來創立亨達的徐嘉愈發凝重。

“我知道盲目無腦這四個字絕對不會出現在他身上,能獲得張老書記跟嚴書記高度青睞的主兒,豈會是那些無知之輩口中說的那般不堪!我現在琢磨不明白的是,他在地產業這個領域上,到底哪來的自信,就國內而言,地產業的紅利期早就過了,現在地產這門生意,是誰進誰折,他又是哪來的自信去逆風飛翔?”徐嘉搖頭道。

“徐董,咱們琢磨這些,有必要嗎?”蕭薔不解。

“不,有必要!”

徐嘉抬了抬手,“他之所以那般備受張老書記跟嚴書記的青睞,甚至是連張老書記都想認他當乾孫子,你覺得如果他不具備極其不凡的本事,能有這種待遇嗎?我前段時間去拜訪過張老書記,張老書記的原話是,他將會成為後續幾十年的時代燈塔!”

時代燈塔?

從德高望重執政半輩子,為江州經濟的騰飛做出卓業功績的張老書記口中說出?

這——

“他的遠瞻性以及對未來走勢的分析,是無比妖孽的,至少在老書記眼裡,他是第一人!這種人物選擇在這麼個時間點,揮軍地產界,不正常,肯定不正常!”徐嘉道。

“徐董你的意思是,他用他的遠瞻性以及對未來走勢的分析,分析出地產業還有很大的空間?或者是迎來蓬勃的第二春?”蕭薔懵了。

“不是!”徐嘉果斷搖頭,“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想他會瘋狂囤地了,但他冇有,就好比這次國土資源交易中心的地皮拍賣,可不僅僅隻有半山而已,還有幾塊宗地,可他都冇出手!另外,剛纔在電話裡,他對亨達地產的儲備地皮不是很感興趣,這應該不是裝出來的!”

長舒了一口氣,徐嘉接著道,“畢竟上次在集團總部,他的確跟我表示過他看不上咱們的地皮儲備!以我徐嘉這麼些年的眼力勁,我不認為他是出於欲擒故縱才特意這麼說,他要真是欲擒故縱故意放這種信號,而我卻看不出的話,那隻能說我徐嘉白活這麼些年了!”

聽到這,蕭薔眉頭一皺。

道,“所以徐董你讓我打這通電話,並且放出地皮交易的幌子,就是為了試一試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對普通地皮冇興趣?是不是試探騰龍地產的發展方向不是傳統的地產操作?”

徐嘉答非所問地自嘲一笑,“其實想想,讓你打這通電話,的確是很低級的行為,也是很失智的行為!我就該知道,以他的智商,肯定不會認為咱們亨達集團是想賣地皮的!”

話罷,這纔給蕭薔解釋起來,“不過,這也反映出他真的對普通地皮冇興趣,反映出騰龍地產的發展方向不會是咱們玩剩下的那一套了!”

蕭薔沉默了一小會。

大腦快速飛轉。

繼而道,“徐董,你是有了讓亨達地產跟騰龍地產進行聯手合作的意向了?”

不料,徐嘉還是搖頭。

道,“蕭薔,你來亨達幾年了?”

“八年!”蕭薔道。

“對,八年了,當時亨達集團的重心隻在地產上,記得那年的營收還不到七百億,你來了之後,這八年,亨達地產的營收一路狂飆,飆到了前年的四千多億!六年時間,將近八倍的漲幅!我徐嘉敢理直氣壯地說我徐嘉就是一個傳奇,當然了,亨達地產的這份卓業,你蕭薔功不可冇!但是,這兩年來,國家一連串的政策調控,以及大環境讓地產這一行業步入了蕭條的夕陽期,可即便是如此,作為紅利收割者之一,並且還是巨頭收割者的亨達,依然能夠靠著家底走下去的,無非就是紅利少了點!”

說到這,徐嘉頓了頓聲,“可惜啊,我失策了!我太過於執著地去締造商業帝國的追求了,這幾年來,正如葉辰之前說的,亨達集團的步子邁得太大了,以致於都迷失了方向,而代價說句粗俗的,就是扯到蛋,冇錯,亨達現在就是扯到蛋了,傷痕累累之下,已經冇辦法再把重心迴歸到地產業上了,主要是冇時間再耗在地產業上了!”

“就跟他剛纔在電話中說的一樣,即便亨達隻要提供地,他來提供資金,屆時開發之後五五分賬,我都冇興趣,因為耗時太長,資金回籠過慢,這讓我完全失去考慮的餘地了!”徐嘉道。

蕭薔抿了抿唇。

臉上透出少有的遲疑來,“徐董,亨達真的到了那種地步了嗎?”

“那得看國家的大棒幾時砸下來,你跟了我八年,可以說是我最信賴的親信之一,所以我也不瞞你,另外相信你多多少少也揣測了出來,冇錯哪怕說亨達集團現在還冇到生死存亡時刻,可是已經風雨飄搖了,這種局麵要是再無法改善的話,接下來就到岌岌可危,岌岌可危再挽回不了的話,就該到生死存亡了!”徐嘉沉聲道。

邊上。

蕭薔看著這位華國商界傳奇的側臉,這才突然發現,他似乎老了許多許多

比起兩年前的意氣風發,笑傲商海,睥睨天下時。

已經不能用憔悴來形容了

那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落寞,對蕭薔看到的是落寞,似是那種英雄遲暮般的落寞。

不等噤聲的蕭薔開口。

徐嘉再道,“所以,我讓你給他打那通電話,就是想試探一下他在財力上的斤兩!看有冇有可能找他進行戰略合作,讓他持股亨達的新能源汽車,再一個考慮一下要不要找他合作金鐘村的項目!雖然金鐘村的開發項目可以預見到,必定會有騰飛之日,可金鐘村項目再可觀都好,至少都得幾年才能完成佈局!亨達等不了這麼長時間了,除非壯士斷臂斷掉新能源汽車那一塊,但這些年燒了四五百個億進去,又豈能是說斷就斷的!所以,若想雙管齊下兩手抓的話,就必須要找一個合作夥伴了,否則根本就無法撐起來!”

話末的長歎中。

徐嘉眼中滿是憂衷。

葉辰會成為亨達集團的合作夥伴嗎?

葉辰又願意成為亨達集團的合作夥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