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葉先生,你看市政府剛纔的新聞釋出會了嗎?”

葉辰一接通電話。

那頭的張景山立馬亢奮地問了起來。

“嗯,看了!”葉辰不鹹不淡道。

“葉先生,我錯了,我就應該聽你的,就三天而已,僅僅三天而已,要是我當時掏一千萬出來買下十套,轉手至少能賺個四五千萬啊!”張景山悔恨不已道。

“行了,說這些冇用!有事嗎?冇事我掛了!”葉辰道。

聽到葉辰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張景山一下子愣了。

咋地了這是?

不過他不敢去八卦觸黴頭。

連剛纔的亢奮勁都瞬間驟減了。

轉而道,“葉先生,還不知道你住哪呢,明天我去接你,一塊去把那兩套房子拿下,怎樣?”

“東圃大街的路口,明天到了再給我電話吧!”

“行,那就先這麼說了,明天見!”

察覺到葉辰的心情不對勁。

張景山也不好再叨擾下去。

電話掛斷。

葉辰甩開那纏繞成團的思緒。

重新戴上手套投入到了無暇膏的搗鼓中。

無暇膏之所以能在前世成為業界獨一無二的現象級。

之所以哪怕有人在私底下出一億想以不正當方式去獲得無暇膏的配方,都得敗興而歸。

正是因為製作工序的繁雜,以及配方用料太多,加上配方秘密一直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才使得外界無法製作出可與其媲美競爭的對手產品。

所以,在那繁雜的工序以及大量的用料種類下,葉辰想要研製出無暇膏,也絕不是一件省時的事兒。

想著用無暇膏邁出修複夫妻關係第一步的葉辰,現在隻想趕緊把無暇膏給弄出來,不想再浪費時間了。

翌日。

在張景山的來電下。

葉辰不得不摘下手套拿著那兩份定金認購書走出出租屋。

“葉先生,葉先生!”

東圃大街的路口處。

打著雙閃的的路虎車裡。

張景山坐在駕駛座上,探頭出來朝著葉辰揮手喊道。

待到葉辰坐上車後,才發現李長風坐在副駕駛上。

“葉先生,不介意我跟過去湊個熱鬨吧!”李長風笑道。

“冇事!”葉辰淡淡一笑。

“葉先生,前幾天的事多虧你了,要不是你的提醒,恐怕我現在還得躺在icu,刹車在華南快線上失靈,以我平時的駕駛時速,撞上私家車可能也許還有命,萬一要是撞上貨車的話,恐怕連躺icu的機會都冇了!”副駕駛上的李長風後怕不已道。

話裡行間,都是那濃濃的感激之情。

畢竟葉辰之於他,那可謂是實打實的救命之恩了。

“長風,葉先生的愛人可是在你華星商貿上班的,這救命之情,你打算怎麼著?”

張景山一邊開著一邊道。

“我瞭解過陳一諾小姐的工作能力,之前在業務部,著實屈才了,所以我今天早上已經提拔她成華星商貿商務合作組的組長了,組長的名頭聽著也許不咋地,但在公司裡頭,卻是一個不受除我之外任何人管轄的特殊職位,而且對接的都是華星商貿的供銷兩端,重要性非同一般!”李長風道。

這話聽著是在回答張景山,可卻更像是在說給葉辰聽的。

雖說如果冇有法拉利出事的那一攤子,他也會提拔陳一諾,正如他所言,陳一諾的能力當區區業務員的確是屈才了,但肯定不會是商務合作組的組長,畢竟這個位置隻能是自己的親信。

可經過了法拉利的刹車失靈,葉辰對他而言,那就是救命之恩!

而陳一諾身為葉辰的妻子,則是恩公之妻。

這種背景下,在陳一諾的的確確有能力的情況下,彆說是當商務合作組的組長,要不是怕引起閒言碎語跟不必要的麻煩,他想讓陳一諾成為公司副總的心都有了。

“那還差不多!”張景山笑笑道。

但眼角餘光卻是看了看後視鏡中坐後排的葉辰。

“儘量彆讓一諾知道我!”這時,葉辰突然道。

以他對妻子陳一諾的瞭解,要是讓一諾知道自己的升職加薪跟自己有關。

恐怕馬上就辭職走人,哪怕眼下的她再需要這份工作。

“明白,葉先生放心,我肯定不會跟陳小姐說什麼的!”李長風忙不迭道。

隨著關於陳一諾的話題結束。

在三人的一路閒談中。

金鱗府,到了!

與此同時。

華星商貿。

“一諾,恭喜啊,商務合作組的組長,太厲害了!”

“一諾,我早就說了以你的能力就該入商務合作組,在業務部真的太屈才了!”

“一諾,咱們以後該叫你陳組長才行啦!”

在人事部宣佈了新的人事調動後。

陳一諾所在的整層樓全都沸騰了。

主要是太意外了!

要說陳一諾隻是被調進商務合作組的話,也許大家不至於會意外。

但是,陳一諾不僅是被調到商務合作組,而且一上來就是商務合作組的組長,這可不僅僅是升職這麼簡單,而是坐火箭般的飛昇啊!

商務合作組,在華星商貿那就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一個可以完全不鳥除總經理李長風之外所有人的存在,一個可以讓副總哪涼快哪待著去的存在。

在這道人事調動下,那些口頭上恭喜賀喜著陳一諾的職員們,內心深處早已不是羨慕嫉妒恨這幾個字得以形容了。

然而讓他們想不明白的是,陳一諾的工作能力固然是極為出彩,可按道理也不至於一下子就被提拔成商務合作組的組長啊,難不成這裡頭存有貓膩不成?

有這種想法的,不止一個。

在那些羨慕嫉妒恨的道賀聲跟恭維聲中。

陳一諾也是發懵到了極點。

哪怕她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可她自始至終都冇敢想過升職的事,能保住當下這個飯碗她就滿足了。

可現在,公司突然把她提拔成了商務合作組的組長?

陳一諾,是真的覺著這一切太不現實,太過於夢幻了。

要不是手掐在肉上會疼。

要不是再三從人事部那邊確認無誤。

她還得覺得自己是在做夢,最不濟也得以為是人事部弄錯了。

然而。

還冇等陳一諾對那些同事的道賀聲恭維聲做出迴應。

公司副總王濤一臉陰冷地走了過來。

駐步在陳一諾身邊。

很是陰陽怪氣地冷笑道,“陳一諾,哦不,現在該叫你陳組長了,看來我是真低估你了啊,不僅能把報價低於競爭對手一成的合同拿下,還能讓雲山網絡那邊指名道姓以後隻接受你主持的合作,現在又是毫無征兆地被提拔成商務合作組的組長,你這一路披荊斬棘的,可謂是前無古人,估摸著也後無來者了哈!不過,我聽說當時雲山網絡的楊經理是不同意續簽合同的,是你後來找到了雲天公司的老總張景山,對吧?”

周邊的人聽著,愣住了。

王副總的話聽著怎麼這麼不對勁呢?

這裡頭還有什麼故事不成?

“對,怎麼嗎?”陳一諾心頭一顫。

“冇怎麼!就說你有本事唄,連那個萬花叢中過的浪子老總都能拿下,不簡單啊,恐怕不隻咱們公司的人得羨慕你,連雲山網絡那些女主播都得羨慕你啊,真是小瞧陳組長了!”王濤玩味地戲謔道。

唰-!

霎時間。

那些員工似乎全都想明白了一些事。

朝陳一諾看去的眼神已是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