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比收購代工廠還要更好的機會?

葉辰一下子來興趣。

“說說”

“這事兒還得從實驗室那說起,葉總你之前不是給了三千萬,讓我去建立實驗室嗎?我嫌麻煩,又得找地方又得買器材什麼的,主要是咱們現在還用不著上到那種規格!所以我就想著看看有冇有什麼快倒閉的實驗室要賣的!”

龐俊道,“冇想到還真找著了,也是江州本地的一家品牌公司,不過是那種不怎麼入流的品牌,但不入流歸不入流,他們的實驗室設備是真的不賴,得知他們的實驗室停擺之後,我就找他們談去了,以一千八百萬的價格買了下來!”

“買下來之後我跟團隊便馬上投入到了研發中,但昨天,我聽到訊息,也向他們的老總進行過確認了,由於各種問題,他們準備連同品牌跟公司,還有前年為了自給自足才落成的生產工廠,一起打包套現兜售出去!”

“那個工廠我也去看來著了,規模不大,可自給自足絕對是綽綽有餘了!所以,葉總你有冇有興趣?要是能打包拿下來,也就省事了,畢竟是一條龍,要是能拿下來,就暫時保持著現有的生產經營,我琢磨過了,這公司的盈利空間雖然有限,但正常經營的話虧不了本!”

“等到咱們把無痕膏研發出來後,就能無縫銜接地直接投入生產,搭載公司的平台渠道進行推廣發售了!你看如何?”

在龐俊的講述下。

葉辰陷入了沉思中。

不得不說,如果龐俊的話聽在其他人耳裡,絕對會讓人瞠目結舌地投以異樣目光。

因為砸下一大筆錢去收購一家公司,隻為給一款還冇有任何影子的護膚產品鋪路

這不僅僅是瘋子,還是人傻錢多的敗家子!

萬一一旦到時產品失敗的話,豈不是重金收購的公司就得被套住了?

哪怕說正常經營虧不了本,但斥出重金去收購,卻換不來相匹配的盈利,反而還讓自己的大額投資套在裡頭,就逐利的投資層麵來說,這無疑是腦子被門夾的行為。

這種風險,想必絕對冇有投資者會去冒。

然而葉辰則不然。

他很清楚無瑕膏一旦麵世之後會引發何等狂潮,會帶來何等收益。

眼下若是能收購一家公司來給無瑕膏鋪路的話,這肯定是最省事的做法了。

畢竟就算他現在不收購,到時也還得搭建一所公司應該有的部門係統以及渠道係統。

再一個就是,趁著現在無瑕膏還冇出來,收購一家公司來讓大學專業涉獵市場營銷跟企業管理的陳一諾練練手,這絕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聽著像是可以考慮一下,那據你所瞭解,大概收購的價格會在什麼範圍內?”

一個敢說。

一個敢受。

葉辰煞有其事地問道。

“撐死頂多就兩個億吧,也許還用不了那麼多,因為他們要是扭轉不了公司的盈利,像這種因為產品受到侷限,導致公司前景上限一眼望到底的公司,投入的資金無法轉化成盈利,就得一直被套死在裡頭!”龐俊道。

“好,那回頭我跟你去瞭解一下對方公司,再做決定!”

葉辰點點頭,話鋒一轉,“對了,你說的無痕膏,現在進入哪個階段了!”

被葉辰這麼一問。

龐俊突然凝重起了表情來,“刺激性的問題,目前就是卡在了這個階段上,我還在攻克這一點,我設想的產品,是一款冇有任何刺激性跟副作用的柔性產品,我想過很多辦法了,但目前還是冇能解決,不過葉總你相信我,我肯定能攻克這個問題的!”

似是怕葉辰把他的‘夢想’給收回去一般。

龐俊著急地表態道。

殊不知葉辰卻是徐徐一笑。

“刺激性問題?那你嘗試過用那些溫和的植物去中和嗎?”葉辰一副不經意的模樣道。

刹那間,龐俊雙眼猛然一瞪。

“植物中和?”

“嗯,比如說蘆薈綠豆桐花銀杏果枸杞桃樹葉之類的,這些都是比較溫和的,另外根據一些民間祖傳的祛疤除痕方子,都有這些的成份在裡頭,所以應該不會有什麼副作用的!”葉辰如是道。

但龐俊卻是整個人呆滯起來了。

臉上抖顫不已。

口中不停地來回重複呢喃起來。

“植物中和”

“蘆薈綠豆桐花銀杏果枸杞桃樹葉”

“蘆薈綠豆桐花銀杏果枸杞桃樹葉”

“植物中和”

“植物蘆薈綠豆桐花銀杏果枸杞桃樹葉”

來回重複幾遍後。

“我知道了!”

唰一下。

他直接從椅子上激動地躥起喊道。

這一嗓子。

也把d·o·a的其他客人給驚動了。

一個個齊刷刷地轉頭皺眉看去。

在這種高級西餐廳這般亂嚷什麼素質啊!

殊不知讓他們傻眼的還在後頭。

就在葉辰準備開聲讓龐俊淡定一點時。

後者突然從座位中跑出。

接著

接著衝到他身邊。

雙手直接按在葉辰的兩邊臉上。

我尼瑪啊!!!

葉辰懵了。

正打算把這貨給推開問他想乾嘛時。

誰知龐俊竟然一口重重地親在他的額頭上。

“葉總,我知道了,我知道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了!謝謝,謝謝”

激動地扔下這話後。

龐俊像是瘋了似的往外跑了出去。

至此,點的牛排都還冇上。

看著龐俊那匆忙狂奔的離去身影。

再感受著額頭上的濕潤

葉辰差點冇忍住一聲粗口爆出。

我~!@#¥%……&()——)

前世,這廝也冇試過瘋狂到這種程度的啊!

強行按捺著回想之餘的‘噁心’。

葉辰拿起桌麵上的紙巾狠狠地擦起了額頭來。

與此同時。

西餐廳裡的那些顧客跟工作人員,全都傻眼不已地錯愕盯著葉辰來看。

這下,葉辰坐不住了。

他雖然心大,可還不至於心大到能在各種詭異的眼神下跟冇事人似的獨自用餐。

不再去等那兩份還冇上桌的西餐。

直接把賬給結了,匆匆從d·o·a餐廳裡頭離去。

另一頭。

華星商貿裡頭。

先是經曆了一整個上午那些諂意顯著的刻意討好攀附。

又是在午餐時間裡頭遭到了一**難以言喻的熱情。

對於過去那幾年可謂是飽經了人間疾苦的陳一諾來說。

她真覺得自己是無福消受這些,擔待不了這些。

這些對她而言非但不是什麼享受,還是一種說不出的古怪彆捏與煎熬啊。

哎——

心裡頭暗歎一聲。

最後,吐出一口長氣的她,從商務合作組的工作區域中離去。

前往到李長風所在的樓層。

總經理辦公室外。

叩叩叩-

她敲起了門來。

————

ps: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