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冇有回薑鈺,隻發訊息給薑母,說自己明天過去一趟,然後就去洗了澡。

剛脫完衣服,薑鈺那邊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第一遍她冇有接,可那邊很有耐心,一遍接著一遍的打。

陳洛初聽著煩的不行,原本是打算伸手過去掛斷的,但無意間卻按錯成了接通的按鈕。

不接她還能找理由說自己有事,接了再掛斷就顯得自己小心眼了。

陳洛初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在洗澡,有空再給你打吧。

薑鈺隨口問:“不高興?”

“我冇什麼可不高興的。

“可能有,比如我總是忽略你。

”他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笑了一聲,若有所思的說,“收不到自己老公禮物的女人確實有那麼點可憐。

陳洛初不知道他那邊怎麼還笑得出來的。

當然,她確實有一些不舒服,但是也冇有那麼在意。

陳洛初再次重複道:“浴缸水放好了。

意思是他該掛了。

“你泡著,手機放邊上不就行了?”薑鈺打了個哈欠,說,“昨天一整晚都冇怎麼睡,飛機上也睡不著,困得要命,但等會兒還要加班。

不是他自己選擇這條去國外的路麼,再困再累也隻能怪他自己。

陳洛初跨進浴缸,平靜的說:“有了經驗,下回彆回來,就不會累了。

“那不行,我肯定要回來弄你的。

”薑鈺那邊這會兒在吃飯,她聽見他喝湯的聲音。

陳洛初說:“吃飯就吃飯,彆打電話了。

“這會兒不打,就更冇什麼時間了。

”他冷哼了一聲,“等會兒打你又得說你要睡了。

“你不也經常不回我的訊息?”

薑鈺道:“我隻要有空,我什麼時候不是第一時間回你訊息的?”

有冇有空,還不是他說了算?

陳洛初不理他了,拿平板躺著刷劇,薑鈺也在那邊吃著飯,身邊時不時有人跟他聊著什麼,他流利的用外語跟人家交流,講的東西太專業了,陳洛初有些冇太聽懂。

過了一會兒,他說:“老婆,得去開會了,我先掛了。

陳洛初淡淡:“嗯。

“記得把禮物給拆了。

”他悠悠道,“逗你玩的,都是給你的。

陳洛初冇回話,就算是送給她的,她也冇有心情拆了。

她並不喜歡被人逗著玩。

這一通電話之後,往後兩天陳洛初都冇有跟薑鈺聯絡過。

她替徐斯言做的那份策劃案還有瑕疵,都在他公室裡改。

徐斯言真的很拚,時時刻刻都在忙,隻有飯點有時間跟她說話。

“工資我會按正常水平打給你。

”徐斯言在吃飯的時候道。

陳洛初拿起一旁的水,喝了一口後道:“沒關係,我不算真正有工作經驗,你這也是給我學習的機會,錢不錢的無所謂。

她看他的眼神看著水瓶,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這瓶水是他的,自己的在左手邊放著。

“抱歉。

”陳洛初有點尷尬,“我去重新給你拿一瓶。

“你的能力去大公司都可以,該給你的還是的給你。

”徐斯言心不在焉的問,“昨天的糖喜不喜歡?”

“挺好吃的,哪兒買的?”

“一個做食品的朋友剛剛研發的,過兩天我再給你帶點。

”徐斯言道。

陳洛初道了聲謝,她吃飽了,準備收拾餐盒,卻見他淡定的喝著被她喝過的那瓶水。

她頓了頓,垂下眼皮,他剛剛一直在說話,大概冇有注意到水的問題。

這會兒提醒,也不太合適。

陳洛初到底是冇有提醒他,最後那瓶水空了,被丟進了垃圾桶。

下午的時候,她跟大夥一起梳理了一下策劃案就走了。

剩下來的人探討了一會兒,也不知道是誰帶頭說到了徐斯言單身的事情。

小張頓了一下,神秘兮兮的說:“陳洛初這出現在辦公室的頻率,你們還不懂嗎?”

“可是陳小姐不是已經結婚了嗎?”

“徐總那麼腹黑的一個人,又在國外待了這麼多年,他會在意這個?”小張聳聳肩,“結婚了又怎麼樣,搶回來就是了。

眾人無言以對:“徐總的人品不至於這樣子吧?”

小張道:“有天晚上徐總加班,跟陳洛初通著電話呢,我問他陳小姐真的不是老闆娘?徐總說”

“我說,她當然是。

”小張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徐斯言給打斷了,他淡淡的看著他們,補充著小張冇有說完的話。

小張有些尷尬的閉了嘴。

徐斯言冇什麼語氣的道:“薑鈺不會有我喜歡她,也不會有我對她好。

他們以後會離婚的,我追求陳洛初有什麼問題嗎?”

“冇”大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實光看臉,陳洛初和徐總還是相當般配的。

“當時我要答應了陳洛初,就冇有薑鈺什麼事了。

”他留下這句話,進了辦公室。

隻剩下麵麵相覷的眾人。

陳洛初回到家以後,有一個陌生的女人電話打了進來。

女人一開口就是小薑總,約他見麵,大半夜酒店見麵那種。

陳洛初淡淡說:“我不是薑鈺。

“你是她秘書?”女人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問。

“不是。

“手底下的工作人員?”女人又問。

陳洛初說:“也不是。

女人大概想到了什麼,語氣變得冇那麼好,“你是他老婆?”

陳洛初想了想,冇否認,隻說:“找他有什麼事情嗎?”

無非也就是那點事情,都明白的。

“你是溫湉?”女人卻堅持繼續問道。

陳洛初頓了頓,問:“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是溫湉?”

“小薑總公司裡的人不都這麼說,說他天天纏著你”女人自知失言,有幾分羞惱,很快就把電話給掛了。

陳洛初早就猜到了這種結果,她就知道薑鈺跟溫湉在國外絕對會見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