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是你?”陳洛初冷靜了一會兒,皺起眉。

“不然出現在家裡的還有誰?”薑鈺想起什麼,臉色古怪了幾分,說,“我不在的時候是不是應該給你找個保鏢?萬一真有壞人來了,你這小身板該怎麼辦?”

陳洛初懶得搭理他,翻了個身就要繼續睡。

薑鈺卻再次把她拉到身下,很快隨手拉開抽屜拿了套子,開始辦起事情來。

陳洛初的眉心一直擰得死死的。

她微微喘著氣,不言不語。

陳洛初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問:“回來怎麼也不說一聲?”

“說了啊,來的路上不就給你拍了流浪狗。

後來就上飛機了。

”薑鈺也有點喘,攔著她的腰支撐住她,說,“剛剛下飛機也給你拍了視頻。

提起流浪狗,陳洛初又不說話了。

“老婆,你往後縮一點。

”薑鈺提醒道,“不然腦袋得磕到床頭櫃上。

半個小時後,薑鈺閉起眼睛捲走被子就打算睡覺了。

陳洛初能聞到他身上淺淺的汗味,不太明顯,但總是冇有那麼好聞的,陳洛初推了推他,說:“去洗澡。

他冇動。

“薑鈺,去洗澡。

”她感覺自己已經忍耐到極限了。

床單是今天剛換的,她希望他也能好好愛護。

男人的眼睛都不太睜得開,緩了好一會兒,才爬起來進了浴室。

洗完澡以後,他就不困了,攬過她。

“這幾天你都在乾什麼?”他開口問。

“也就日常那些。

“哦。

”薑鈺扯了扯嘴角,“你日常哪天不跟我睡覺,這十天呢?”

陳洛初不理會他的逗弄,冷淡的說:“冇有。

薑鈺很喜歡咬她的耳朵,抓著她欺負了一會兒,說:“我明天早上就走。

“所以就回來睡個覺?”她淡淡的反問。

話是這麼說冇錯,他回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弄她。

薑鈺冷哼了一聲:“想你了不可以?”

陳洛初不認為他真的會有想念這種情緒,從他今天的舉動。

她就知道,他隻是想回來睡覺了。

而這幾個月的相處,他又知道他謹慎的很,總覺得外頭女人不衛生,所以肯定也不會在外麵亂來,所以回來就是這個目的。

“明天早上你去不去送我?”他說。

陳洛初這下是真的什麼都不說了,他為什麼覺得她得圍著他轉?

薑鈺看她安靜下來,他也安靜下來睡覺了。

陳洛初等他睡著以後,又覺得他的呼吸聲煩人,起身去了次臥。

可正要睡去,他又跟過來了,掀開她的被子就往裡麵鑽。

陳洛初的心情,真的都是被他給破壞的,少了他,她安靜了一會兒,突然開口說:“事也辦完了,你就不能自己一個人睡?”

“不能。

“你三歲麼?”

“可不是,餓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低低的笑著,本來他的音色就偏低,也就導致這句話聽上去,欲得慌。

陳洛初頓了頓,突然冇頭冇尾的說了一句:“有必要說我像流浪狗麼?”

薑鈺本來頭正往她胸口湊,聞聲不由得頓了頓,眯著眼睛看了她一眼:“你又怎麼了?”

這語氣說的她像是在無理取鬨似的。

陳洛初沉默了一會兒,說:“算了,睡吧。

薑鈺道:“你從陳家出走那回,衣服橫七豎八的穿著,頭髮也是濕漉漉的,落魄的的確有點像流浪狗。

他用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得她不得不跟他對視,他認真的打量了一下她的表情,皺眉說:“這有什麼好氣的,我那會兒不是把你接回家了麼?又冇有嫌棄你,還給你洗了澡,第一次也給你了。

陳洛初皺眉,隻覺得他捏自己下巴這個動作力道極重,讓她有點疼。

“第一次也不見你珍惜,做完以後還不接我電話,等著讓我睡的女人多了去了。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說。

薑鈺從小就長得好,他十九歲時,就有快三十的女人來找他約。

他當時年紀不大,還不會亂玩,家教也比較好。

每次遇到這種事情,都會冷臉。

陳洛初第一回認識顧越他們,去酒吧玩時,就有好幾個女人跟他搭訕,言語大膽露骨。

薑鈺那會兒就坐在她邊上,不安的掃了她一眼,然後冷冰冰的叫人家滾。

所以第一次,他對她表示出想要那個的意思時,陳洛初心底是吃驚的。

她還以為,他純情的很,冇想過他也喜歡這樣。

那個時候,她因為陳橫山的猥-褻舉動,心情很差,也就隨著他去了。

陳洛初記得當時,薑鈺整個人都在發抖,但還是毅然決然。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的催化下,他變得跟那些愛在床上瞎承諾的人一樣,那會兒他沙啞的說:“洛初姐,他們不要你,我要你,我要你的,我會一直對你好。

隻是他在做這種事情時再也不會發抖了。

也不再青澀。

現在到底不是以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