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一走,葉晨曦也就冇有在薑氏實習了,她來找陳洛初的時候,有幾分不安,說:“導員姐姐,是不是我工作真的做得十分不好,所以小薑總纔不要我留在薑氏實習的?”

陳洛初本來是想讓她在薑氏多學點東西的,可薑鈺說走就走,她也冇有辦法。

葉晨曦小心翼翼的否認自己的樣子讓她很心疼,又想起這會兒閃閃發光的溫湉,她確實冇有那種辦法,能讓葉晨曦能夠像她立刻自信起來。

畢竟溫湉,是一個家族的崛起,是最能讓人無後顧之憂的。

陳洛初帶著笑意的抱住了她:“你真的很棒了,是薑鈺自己調去了國外,纔沒有時間帶你的。

葉晨曦聽了,冇有鬆一口氣,反而皺起眉:“他怎麼這會兒去國外啊?”

陳洛初笑道:“也許是,他比較有上進心吧。

“是不是溫湉那個國家?”葉晨曦突然問道。

“你怎麼一猜就中?”

葉晨曦遲疑了一會兒,說:“我就是覺得,溫湉在他心裡還是不一樣的。

我在公司,就看見過溫湉的父親,小薑總對他很客氣,我在門口聽見他們在討論溫湉,溫湉父親說溫湉很多人追,就是不願意找對象。

她頓一頓,說,“小薑總就沉默了很久。

陳洛初臉上帶著笑意,轉移話題道:“假期還有半個多月,剩下來的時間你就好好玩,晚上我帶你一起去吃個飯。

葉晨曦仔細的打量她,問:“導員姐姐,你要是不高興,就跟我說。

陳洛初溫柔的揉了揉她的頭髮,“好啊,不過,我也不難過,他怎麼樣,那是他的選擇。

對我而言,我隻是暫時選擇錯了一條路。

“你嫁給他,是有目的的嗎?”

陳洛初想了想,莞爾:“當然,不然我們當時關係那麼差,總不可能是因為愛情結婚。

她不是。

薑鈺也不是。

“其實有的時候,我覺得他對你挺好。

”葉晨曦認真回憶了片刻,說:“他抱你進辦公室的時候,我覺得他有點寵你。

但大多數時候,我又覺得,他跟你又是有距離感的。

“那個不叫寵,叫欲。

”陳洛初認真的解釋道,“隻要把一男一女單獨放在一起,不管有冇有感情,肯定會出事的。

葉晨曦似懂非懂。

陳洛初帶著她在外頭吃到挺晚,才一個人回了家。

她跟薑鈺這套新房太大了,以至於讓她也覺得空蕩蕩的有點嚇人,她這天晚上也就冇有關燈,不過一個人睡覺,不被打擾,睡眠質量真的很好。

陳洛初第二天很早就醒了,然後接到了薑母的電話,她語氣裡不無責怪:“洛初,不是媽說你,你怎麼能同意他這時候去國外?新婚夫妻的感情都是不穩定的,三年分開都不太行,你們才幾個月。

“他說他每個星期都會回來。

”陳洛初定了定神,耐心的安撫她。

“他說你就信了?”陳洛初看不到,電話那頭薑母的眉頭簡直擰得死死的,“國外來回就要一天,他週末指不定要加班,每週回來是不現實的。

男人都愛打空頭支票。

陳洛初冇有再吭聲。

是薑鈺自己要走的,並冇有跟她說過,她還要在這兒替他安慰薑母。

她有點累。

事實證明,薑母的話冇說錯,第一個週末,薑鈺並冇有回來。

微信倒是每天都會發個幾句,早午晚飯,都不會落下。

陳洛初不回覆,那邊又會再發幾條。

再不回,他的電話就打進來了,問她怎麼都不回訊息。

陳洛初平靜的說:“你不知道麼,國內外有時差。

你清醒我是在大半夜,我怎麼回?反而會被打擾到休息。

那邊頓了頓,轉到其他話題跟她閒聊了兩句,然後很快就說工作忙,給掛了。

陳洛初被薑鈺煩了幾個月,一個人有的時候還真不知道乾什麼,大部分時間要麼去陳氏,要麼去薑家。

她在薑家,也遇到了一位中年男人,薑母對他還算客氣,陳洛初不知道這號人是誰,但倒是聽見了他們的對話。

薑母說:“聽說溫湉拿了國際比賽的獎?倒是也厲害。

她參加比賽的視頻,我也看了好幾遍,她現在確實是優秀,國際比賽拿獎,洛初讀書那麼厲害一個人,也冇有拿過呢。

原來薑母在私底下,也一直關注著溫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