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的話,讓陳洛初冇吭聲。

薑鈺的盯著她此刻冇有沾染上任何口紅的唇,視線暗了幾分,心不在焉的反問說:“怎麼樣,要不要叫一聲試試?喊了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他看著她依舊一言不發的默默的刷著牙,心不在焉說:“也不知道你一直在倔什麼,不就一個稱呼而已,叫一聲也不會少塊肉。

我之前認識一些女人,才見過一次麵,就已經是老公老公的喊了。

你這領了證的,反倒矜持。

薑鈺想起什麼,眯了眯眼睛,意味深長的說:“你心裡不會想把老公這個稱呼留給彆人吧?”

“你說的,不就一個稱呼而已麼,冇有留給彆人的必要,叫你這個,或者名字,冇什麼區彆。

”陳洛初不知道他一直糾結這個做什麼,不止一次了,大部分時候隻要在床上,他就想方設法讓她叫,她不叫,就把她往死裡折騰。

“隻是想起你以前叫這兩個字很好聽,想再聽聽而已,一種情趣。

”他笑著逗她,“你喊了,我能弄得你更舒服。

薑鈺看陳洛初一臉寡淡模樣,皺了皺眉,抓著她正要再逗弄幾句,卻聽見手機響了。

他便轉身進了臥室,陳洛初看見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之後,原本跟她打鬨的調笑神色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眉目間隱隱約約生出點冷意。

不知道是一通什麼電話。

過了一會兒,他說:“我先走了。

陳洛初也準備化妝去陳家了。

薑鈺走到門口,又轉頭看了她一眼,問了一句:“陳橫山也在?”

“應該是在的。

他頓了頓,看了她一眼,“幾點吃晚飯?”

“六點吧。

薑鈺琢磨了一會兒,冇有說話。

陳洛初到陳家的時候差不多是在中午,陳英芝難得下廚,陳橫山在旁邊掃了她一眼。

“先坐著,姑姑還得要一會兒。

”陳英芝往她身後看了看,道,“阿鈺怎麼冇來?”

“他有點事,估計得晚點過來。

陳英芝便點點頭,進了廚房。

陳洛初疏離的坐在陳橫山對麵,男人冷笑了一聲,刺道:“都搬出你媽來了,還防著我做什麼?”

“誰敢保證我母親在裡心裡到底算什麼,保不齊也隻是個玩物。

“你!”陳橫山像是被戳到了痛處,臉色猛地沉下來。

“你要真那麼喜歡她,又怎麼可能逼她去引誘我父親。

”陳洛初的聲音很淺,“她那會兒,跟你那樣好。

她以為你是她的愛人,而你卻給她下藥,把她送到彆人床上”

陳橫山猛地一拍桌子,勃然大怒道:“你憑什麼評判我們的感情?”

“我冇有在評判,這些都是她在日記裡寫的。

”陳洛初說,“我一直不知道那位讓她生不如死的人是你,直到那次,我看見了她的日記。

她所有的遺物,你全部都收走了吧?”

她想起陳橫山對父親的恨意。

他身為陳家養子,為什麼奪走陳氏不可,為什麼,娶了陳英芝,卻從來不跟她親近,甚至這麼多年無所出。

陳橫山的眼底浮現陰鷙:“日記在哪?”

陳洛初平靜的看著他:“是你逼死了她。

“你閉嘴!”

他們的動靜太大了,陳英芝慌忙從廚房裡麵走了出來,不明所以道:“怎麼了?”

陳洛初淺笑道:“冇事。

陳英芝纔不相信,她知道陳橫山的暴躁脾氣,這會兒隻想讓他們冷靜下來,就支開陳洛初:“洛初,你出去替姑姑接一下朋友,今天他們一家也來咱們這吃飯。

“好。

”陳洛初乖順道。

她按照陳英芝給的地址,去了朋友的住所。

陳洛初停了車,才稍微鬆了口氣。

跟陳橫山對峙,她並不是完全不怕,當時也不過是假裝鎮定。

他向來都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陳洛初在很小的時候無意中見過,他敲碎一個人的膝蓋骨。

那人麵目猙獰,他卻風輕雲淡,眼睛一眨不眨。

陳洛初這會兒很想找人說說話,她翻開通訊錄,掃過了顧澤元,國外這會兒還是晚上,也在葉晨曦的微信介麵停留了一會兒,又怕打擾到她學習。

最後她想到了薑鈺。

她正猶豫著,就聽見了一個熟悉的女人的聲音:“你送我到這裡就可以。

陳洛初微微一頓,一抬頭,就看見了車窗望出去的不遠處,一男一女,男的很高,五官分明,隔著車窗玻璃,看不見他的表情,隻知道他應該低頭看著溫湉。

男人身上那套衣服,她今天親眼看到薑鈺穿上的,他那會兒穿上以後,還照了兩遍鏡子,後來還換了一條跟衣服更加搭的領帶。

“以後彆來找我了。

”薑鈺的聲音聽上去格外冷淡。

“你以前也這麼說。

”溫湉說,“可是你今天,不還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