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推開薑鈺房間門的時候,他正在跟溫湉打電話。

“臉有冇有徹底消腫?我這邊冇事,我媽冇有不喜歡你,改天就帶你回來見她。

”他耐心的哄著那邊。

陳洛初一直等他講完電話,他放下手機以後,整個人就變得冷漠了不少,尤其是無意一眼看見她時,那股冷漠到了極點,還有些許諷刺的意味。

“你媽讓我來給你上藥。

”她說。

薑鈺掃了她一眼,意味不明道:“你真的挺厲害的。

陳洛初當然不會以為這是什麼好話,她把藥箱放在他身側,想去看他背上的傷口,被他伸手擋住了。

薑鈺冷冷的挑著嘴角說:“不如你告訴我,你是怎麼把我爸媽哄住的?我讓我們家溫湉來學一學。

陳洛初冷淡的重複說:“阿姨讓我來給你上藥。

“你讓你那姑姑以後小心,她越想得到什麼,以後越會失去什麼。

陳洛初皺了皺眉,“你要對陳氏動手?”

薑鈺現在時冇有這個本事的,隻要薑國山掌權一天,他就不可能對陳氏造成什麼威脅。

但他早晚有接手薑家的一天。

他本來就不太喜歡陳家,原本的禮貌隻是做給他母親看的。

真要動手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薑鈺根本懶得跟她說話,甚至不再看她一眼,疏離的說:“藥不需要你上,你人給我滾出去就行。

陳洛初說:“那你自己上。

“你最好讓你姑姑去給我老婆道個歉。

她正要走,聞言回頭看了他一眼,他趴在床上,這會兒她看見他背上的傷口了,紅痕遍佈,洗了澡也還有偶爾滲出的血珠。

在此之前,他這個人從來都是養尊處優慣了的,養就一身細皮嫩肉,身上冇有半點傷痕。

陳洛初突然就肯定薑國山是打錯了算盤,薑鈺這次絕對不會服軟。

要陳英芝去道歉,顯然不可能。

陳洛初想了想,說:“她確實不應該動手,但她不知道詳情,以為是你出軌了,責任並不全然在她。

薑鈺有些心不在焉:“確實有一半責任在於你我的隱瞞,可我老婆有什麼錯?”

她啞口無言,冇有再跟他爭辯。

薑鈺又說:“你以為你那姑姑對你有幾分真心,還不是為了利用你,彆以為你改了陳姓進了陳家,就真是陳家大小姐了。

陳洛初的手用力的握了握,平靜的說:“我從來冇這麼以為過。

“是麼?”他冇什麼含義的笑了笑,“以前隻要有女的來跟我搭訕,你不都亮出陳小姐這張底牌麼。

陳家這個背景確實好用,屢試不爽是不是?”

陳洛初看著他,有些心冷。

女人隻有在冇安全感的時候,纔會用自己都不確定的優勢,來保證自己的地位。

那會兒他身邊女人緣實在是太好了,她是長得好看,卻比不上彆人跟他有同樣的愛好,比不上彆人跟他有共同話題,也比不上彆人會玩,所以她纔會儘量陪他玩得開一些,又在其他女人麵前抬出自己的身份。

結果強迫自己玩得開,他覺得她天生就浪。

她抬出“陳家小姐”的身份,他覺得她自以為高人一等愛慕虛榮。

其實她隻是自卑,覺得自己冇什麼優點,看到什麼女人跟他走得近都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