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自然也就不好再拒絕,“那我試試。

薑鈺這幾天在外頭到底怎麼樣,葉晨曦是告訴過她的,那天她給了地址,問她過不過去,陳洛初說不用了。

葉晨曦說,一個女生氣質跟她很像,被他朋友抱著,他還說看見這個女人就煩。

陳洛初當時聽了,膈應得不行。

他到底是看誰煩,答案已經不能再明瞭。

所以她乾脆當不知道這件事。

現在薑母來找她了,她當然不可能再不理會。

往後兩天,陳洛初大部分心思都在即將要出國的顧澤元身上,她冇有再送給他領帶,而是重新給他買了一雙限量款的鞋。

顧澤元有點奇怪為什麼不是領帶了,但是也冇有多問。

陳洛初想了想,說:“你後天走,這兩天他們是不是要給你舉辦個歡送禮?”

“你怎麼知道?”

陳洛初可太瞭解他們了,當年薑鈺考上大學就有慶祝宴,顧澤元年紀小,但前兩年都跟他們一起,也算他們一個圈子裡的人,自然不會落了他。

顧澤元道:“就明天晚上,有個飯局,他們說帶我玩點有意思的。

陳洛初便道:“明天我跟你一塊去。

顧澤元上下打量了她兩眼,猜到她的心思了:“你是不是要去找薑鈺?”

“嗯。

“他還是那麼渣,好在你早晚都是要甩了他的。

”顧澤元道,“不過明天,他應該會來,怎麼樣也得來給我成撐場子,他畢竟站我這邊,不來我爸那個私生子得陰陽怪氣了。

陳洛初叮囑道:“在國外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顧澤元頓了片刻,彎了下嘴角:“洛初姐,等我長大,你父親的事情,我一定會幫你。

陳洛初莞爾:“扳倒那個人很難。

“那我也會無條件幫你。

”顧澤元篤定道。

第二天,顧澤元是接了陳洛初一起去的,大概是誰也冇有想到,他會把她給帶上,一時之間都有些愣神,然後讓人通知薑鈺去。

可薑鈺已經趕到了,一進門,就看到了陳洛初。

他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然後冷著臉從她身邊擦肩而過。

大夥也都噤了聲,誰也不希望在這個時候引火燒身。

薑鈺看著一個像陳洛初的都能起火,這本人來了,還不得更火大麼。

陳洛初倒是像是冇什麼事情一樣笑著跟大家打招呼。

她一來,氣氛就不一樣了,也不方便再當著她的麵聊些桃色新聞,這頓飯吃的格外的安靜。

薑鈺一直低頭在回訊息,隻在陳洛初給顧澤元夾菜的時候,抬頭冷冷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並且他很快就走了出去。

陳洛初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外頭走廊抽菸,聽到腳步聲回頭看了她一眼,很快就把視線收了回去。

她走過去好脾氣的說:“今天跟我回家嗎?”

薑鈺根本就不理她。

陳洛初道:“你幾點回去,我就陪你到幾點。

他頓了頓,隨意的說:“隨便你。

他今天待得很晚,她一直坐在角落裡看著他們喝酒。

後來有些困了,又上去問了一遍薑鈺:“要不要走?”

薑鈺疏離的說:“不用,犯不著你來管我,我跟其他女人約好了,今天我去她那裡過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