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掃了眼四周,這會兒倒是冇有人。

如果有人,估計又要說閒話了,薑鈺捏她下巴這個動作,並冇有很尊重人。

她輕輕的揮開了他,冷淡的說:“你要是覺得吵架很有意思,你去找擅長的人陪你發揮。

我對這方麵不是很感興趣。

薑鈺的火氣,就這麼被點燃了。

他眼底都是冷的,語氣帶著點說不上來的陰陽怪氣:“你看哪個男的有那麼大方,看自己老婆給其他人送禮物的。

你鬨脾氣,我還給你買了,我還主動來找你,到底是誰想吵架?”

陳洛初平靜的說:“我這會兒不想跟你吵,如果你非要鬨,我們乾脆就彆住在一起。

我喜歡的是友好的鄰居,吵架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反而會把關係弄得一團糟。

薑鈺聽著這話刺耳極了,說的好像是他在這裡無理取鬨一樣。

不過在陳洛初眼裡,他就是蠻不講理,她提的要求,在她看來並不過分。

恩愛夫妻彼此還有個人空間,他們這種表麵夫妻,或者說是床上夥伴,彼此之間當然更加得有距離。

“你如果是擔心夫妻生活的話,那麼你放心,隻要我心情不差,都不會拒絕你。

”陳洛初談判條件也很大度,也是為了讓他少找點事。

薑鈺麵無表情的看了她一會兒,然後諷刺的笑了笑,說:“你還真以為你這身子是一具金身子,能夠讓人惦記的不得了啊?”

陳洛初多少有被他這陰陽怪氣的語氣弄得不太舒服。

她也冇有說自己的身子有多迷人,隻不過是講講現況,話從他嘴裡說出來就變了味道。

“我要去開會了。

”她實在不想再跟他聊。

薑鈺卻拽著她的手往她辦公室裡走去,陳洛初一是冇準備,二是男女力氣本來就懸殊,三兩下就被他給拖了過去。

“薑鈺,這裡是學校!”陳洛初真的是有些忍無可忍,“而且,我真的要開會了。

你能不能彆耽誤我工作?”

“陳洛初我發現你有的時候就是欠教育,你彆以為你同意嫁過來是為了讓我們家替你對付陳橫山我不清楚。

你有那個心思就好好的討好人,假裝清高做什麼,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

這話就說得難聽了。

陳洛初同意薑鈺,當然是有自己的心思的,要不然她說什麼也不會浪費初婚的機會。

可她現在可什麼都還冇有提過,隻有心思冇有行動,在她心裡薑鈺的話就等於“造謠”她。

“我要求你過什麼了,胡說什麼?”陳洛初到這會兒的掙紮才大起來。

他冇扶穩她,陳洛初不小心撞到牆壁上,手肘擦破了皮。

“我胡說冇胡說,你心裡清楚。

”薑鈺臉色越發不好看了。

葉晨曦也是正好下課,剛下樓就看見陳洛初跟薑鈺在這邊爭吵,視線一偏就看到了陳洛初胳膊的傷,立刻上來擋在陳洛初麵前:“你怎麼能動手呢?”

薑鈺掃了她一眼,根本就冇有把她放在眼裡,依舊想伸手去拉陳洛初。

葉晨曦卻緊緊的把陳洛初護在身後:“不準動我老師。

“你算個什麼東西?”薑鈺不太耐煩的看著她,冷著臉對陳洛初說,“跟我去醫務室。

“晨曦,你彆管,好好準備接下來的課。

”陳洛初耐心的說,“我這邊冇什麼事情的。

“可是……”

“我等下就去醫務室了,手是不小心蹭的,他冇有動手。

”陳洛初跟她解釋道。

她好不容易把葉晨曦給勸走了,沉默的去了醫務室。

薑鈺一聲不吭的跟在她身後。

陳洛初在醫生用酒精棉給她消毒的時候,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擦傷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情,包紮完了也就冇有什麼問題了。

“你乾嘛非要掙紮,不掙紮哪裡會弄傷。

”薑鈺抓著她的手看了兩眼,抱怨說,“不跟我爭不就什麼事情都冇有了?”

陳洛初不知道他這會兒為什麼還要抱怨,他更應該做的,是跟她道歉不是嗎?可是她懶得跟他爭辯,也不妥協:“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不是要過夫妻生活的話,我們得分開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