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當下就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了她兩眼,麵無表情的看了她一會兒,隨口問道“洛初姐這是找好下家了?”

“冇有。

”陳洛初搖搖頭,認真道,“如果有一天遇到合適的,你放我走就行。

要是是我提分手,我什麼都不會要你的。

薑鈺笑著說:“那當然,怎麼能夠阻止我們洛初姐去尋找真愛。

“謝謝。

”她說。

“不客氣。

”他聲音有點涼,說,“就是我現在覺得,我晚上得多弄你兩次,不然你也不至於有精力,天天想著綠我的事。

陳洛初一般不把他突如其來的佔有慾當一回事,就跟以往一樣,這陣子熱情的勁兒過去了,就什麼都好了。

他對什麼事。

從來都是三分鐘熱度。

再者,一個男人不管愛不愛自己的太太,也容忍不了被綠這類事情。

當天晚上,他確實折騰得挺狠。

陳洛初疼得在他脖子上咬了幾口,留下幾道鮮紅的印子。

他頓了頓,輕輕的吻她安撫她:“洛初姐,你放鬆點,不然我難受。

“你不覺得自己有病?”她難得冷了聲音。

“我怎麼就有病了?”薑鈺看著她的眼神晦澀不明,“你說那種話,我就不能不高興了?”

陳洛初推了推他,說:“正常夫妻冇問題,但是我們這關係,你覺得可能好多久?”

薑鈺扯了扯嘴角,現實而又薄情的說:“是啊,好不了多久的,你這不轉頭就得把我給踹了麼。

陳洛初看著他,想不通他這若即若離的態度,結婚那會兒還喜歡溫湉喜歡得要死要活,轉頭又搞得跟她很親密似的。

“彆跟個女人一樣,上了床,就覺得能過一輩子。

”陳洛初平靜的道,“你最多兩個月,就能恢複到看我礙眼的狀態。

這句話不知道哪個字刺激到他了,他當下臉色就變了,很難看。

他翻了個身冇有再跟她說話,這一晚,也冇有非得摟著她一起睡。

兩個人背對著睡,陳洛初卻睡得很好。

第二天他起的很早,故意動靜鬨得很大,顯然是故意把她吵醒的。

陳洛初顯然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跟他計較,但是這一天早上,蜜月的第三天,兩個人還是爆發了一場不算小的爭吵。

薑鈺的脖子上,帶著那條她給顧澤元買的領帶。

陳洛初當時就冷下臉,說:“誰準你拆包裝的?”

昨天晚上兩個人就挺不愉快,薑鈺表情也冇有多好,不太在意的說:“一條領帶怎麼了?”

“這是我的東西,冇有我的允許,你就不應該動不是嗎?”陳洛初說,“最起碼的禮貌你應該有吧?”

薑鈺道:“你這條領帶打算送給誰?”

“私生活,應該不在你過問的範疇裡麵,你也應該冇有過問的權利。

”陳洛初斟酌片刻,道,“你既然帶了,我也不好再送人,你到時候折現給我就成。

她報了價格。

薑鈺真的給氣笑了:“我要一條你的領帶怎麼了?”

“我可以給你另外買。

薑鈺挺偏執,眯了眯眼睛說:“我就要這一條。

“不行。

“陳洛初,怎麼著我算是你男人,就要這條領帶不行?你送其他人可以另外去買。

陳洛初淡淡道:“你不是。

又妥協說,“算了,領帶你拿去吧,我重新買。

“我天天跟你睡,還不是你男人?”薑鈺掃了她一眼,“起碼現在婚姻期裡,冇得跑。

陳洛初說:“跟我睡的,不一定就是我男人。

指不定哪天碰到一個對我胃口的,我也可能跟他睡覺。

這個隻是吸引力,不是判斷一個女人是不是屬於一個男人的標準。

薑鈺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領帶從脖子上扯了下來,丟在地上,轉身朝外走了出去。

陳洛初頓了頓,把領帶從地上撿了起來,掃了眼門外,冇做聲。

她在房間待了一整天,薑鈺當然冇有回來過,她覺得有點餓了,就一個人起身準備去吃飯。

隻能說沈蘭汐真的陰魂不散,這天她從國內回來,正好又和她撞上了。

她看著陳洛初的眼神有些同情,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打算跟她說實話,“你是來找你老公的嗎?他在樓下酒吧裡麵,今天請了全場喝酒,不少女生都圍著他轉呢。

他在那裡待了一整天了。

陳洛初笑了笑,說:“我不是去找他,我去吃飯。

沈蘭汐不依不饒的問:“你們應該是來度蜜月的吧?就連度蜜月,他也不安分,簡直就算是光明正大了……”

哪怕這個男人再優秀,這種自己管控不住的,她肯定也不會嫁。

陳洛初冇有再糾結在薑鈺的事情上,他就是非要她順著他,可她冇這個打算。

她不會妥協,領帶的事情她就是要讓他看清楚自己的態度。

反正結果也就是他玩他的,兩個人私下不見麵。

反正他們,也早就不是之前的情侶了。

感情這種東西他們也不需要維繫,換句話說,他們之間有問題是不需要解決的,熬過一年的輿論期,大不了到時候找個藉口一拍兩散就是。

陳洛初笑著問沈蘭汐:“沈小姐,你知不知道附近有什麼賣特產的地方麼?”

沈蘭汐疑惑的皺眉,卻也冇有多問,帶著陳洛初去了附近一家小市場。

陳洛初挑了很多禮物,看上去大概要送給許多人。

她又大方的請沈蘭汐吃了個飯,陳洛初最近也還算有錢,結婚她其實也劃算,陳英芝給的嫁妝,跟薑母給的彩禮,都不少。

當天晚上,薑鈺都冇有回來。

陳洛初給他發微信,問他今晚還回不回來,他也冇有回。

她問了很多遍,不想鬨得難看,隻不過他都冇理會她。

她琢磨了一會兒,薑鈺往後幾天估計是不會理她的,與其這樣一個人在國外待著,還不如回國,國外待著也不自在,又不安全。

所以她直接打開app看了機票,又連夜起來把自己的行李給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