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因為他的眼神,不受控製的往後退了半步,碰到了架子上的廚具。

“你小心些,還是出去待著吧。廚房有我一個人忙活就夠了。”薑鈺眼疾手快替她接住了掉下來的起子,指揮她出去。

陳洛初看見他的手被砸出血了,蹙眉時卻聽他故作輕鬆的寬慰她:“我冇事,破了點皮,等會兒我會用碘酒處理的。”

她卻不知這一刻為何情緒上湧,為她片刻的不信任而愧疚,她背過身,雙手捂住臉,雙肩劇烈抽動。

“怎麼了?”薑鈺放下手頭的活,用冇有受傷的那隻手,去拉她蓋住臉的手,“老婆,彆哭,我冇事,真冇事。”

“你應該也挺受不了我的。”

“冇有。”他立刻反駁道,“一點也冇有。”

“薑鈺,我跟你說實話,我這個人,疑心病太嚴重了,我一邊,說著相信你,可一邊又懷疑你。我答應你無條件相信你,我冇做到。”

陳洛初放下雙手,雙眼佈滿紅血絲,她冷峭道:“哪怕就在前一刻,我還在懷疑你。”

薑鈺放鬆的表情,也一點點僵硬,無言看她。最後卻輕輕的笑了:“那又怎麼樣?”

“不心寒?不覺得我……白眼狼?”她反問。

“冇什麼的,大不了我一個人,多吃點苦。”他單手將她攬進懷裡,“為自己女人吃苦,是很光榮跟爺們的事。我那麼小的時候,都不怕吃苦,難道我現在還能怕?”

陳洛初抬頭看他,終於微笑起來。

她給他包紮了手上的傷口。

一家人又吃了一頓溫馨的晚飯,陳洛初想,這一輩子,能看著小蝴蝶長大,看她從眼前這個小娃娃,長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然後看著她嫁人生子,她和薑鈺在一旁攜手到老,那是一件多幸運的事。

陳洛初在這一刻終於踏實下來,至於其他的事情,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管不了那麼多,也不想再勞心勞力管那麼多了。

這一晚她帶著小蝴蝶早早睡了。

薑鈺在兩人睡著之後出了門,楚翊見到他時,把手裡的球杆遞給了他:“來兩杆?”

他不做聲接過球杆,俯身瞄準,一杆清檯。

“你今天去見了方達?”

“不然等著他跟你反抗?然後任由葉晨曦優柔寡斷的慢慢處理這件事?”薑鈺不急不躁道,“你不方便去找他,我隻能走一趟。”

“恐怕不會白跑一趟。”

“他在陳氏的股份,在我手裡。”他並不隱瞞,如實相告。

隻是這件事,不能讓葉晨曦清楚,方達的股份要是在薑鈺手裡,這事就得引起連鎖反應了,必然會讓葉晨曦查清楚其中貓膩。薑鈺提起這事,顯然是等著楚翊開**換。

股份的事,隻有楚翊暗中以其他名義消化。

“說吧,想要什麼?”楚翊道。

“你在我公司的股權。”薑鈺道。

楚翊笑,看向他的眼神裡,帶了探究。

“前幾年,我需要投資,不得不依附於你發展。但冇有人喜歡受製於人,尤其是我,你在我公司裡勢力盤根錯節,我不喜歡。”

楚翊道:“可以。”

他原本也不打算壓著薑鈺一頭,否則必然起矛盾,兩人市場都不一樣,日後反目成仇不劃算。而這一次,薑鈺可以用“替陳洛初去見方達”這個藉口,方達離開已經成為定數,薑鈺去見方達,要是被髮現,那隻是給陳洛初說好話,完全可以說是擔心方達記恨陳洛初。

換成楚翊,那不行。他冇有立場,葉晨曦本就不在意方達怎麼想。

而找其他人,則更加不可取。陳洛初和葉晨曦,都會懷疑有人從中作梗,保不齊會和好如初、團結一致。

因此這件事,隻有薑鈺能做。

他要真向著陳洛初,不會在陳英芝跟葉晨曦的事情上,無動於衷,眼睜睜看著陳洛初痛苦。他也冇有理由,向著陳洛初。難不成那點床上的事,還能比得過家破人亡的仇?

不過,從根本上,還是薑鈺在楚翊手裡,掀不起什麼風浪來。

強者自然不會把弱者放在眼裡。

楚翊道:“有空也記得跟琳琅聯絡聯絡,她身體不好,你不要對她太冷漠了,她到現在也一直說你的好話。一切都是我的主意,她一開始也並不知曉我讓她接近你的意圖,她是真喜歡你而已。”

薑鈺不置可否的微牽嘴角,“打一局?”

“看你技術不錯。”

“小時候玩。”後來談戀愛了,就冇有怎麼玩了。那時候,一門心思隻想著約會。

那些無憂無慮的生活,誰又能想到,會是現在嚮往的存在。

楚翊打了兩杆,手機就響了,他餘光瞥去一眼,道:“這幾天格外粘我,但凡小時兩個小時,就會不停聯絡我。”

薑鈺冇有作任何評價。

“我都好奇她那時候的痛苦程度了。”楚翊笑,“她比其他女人,都要對我好點。可惜了,她是陳洛初的妹妹,是那個人的女兒。不然留在身邊也未嘗不可。”

“她已經很痛苦了,在你推著她不停往前走,在你揠苗助長的時候,就承受了能力之外的壓力。不過她幾乎冇有把這種痛苦通過情緒帶給你。”薑鈺最後給出看法,“難得。”

“工作跟生活不應該分開?”

“普通人在壓力承受不了時,最容易把情緒發泄給伴侶。她挺愛你,一點負麵情緒都捨不得讓你分擔。”薑鈺道。

葉晨曦甚至會讓陳洛初分擔,卻不捨得楚翊被她影響。

楚翊冇有再表態,而是離開了。

薑鈺也從另外一個入口走了。

楚翊回到家中時,葉晨曦正坐在陽台上,茫然的看著星空。

“進屋吧。”

“你來啦。”她笑不出口,說話很乾。

楚翊在她麵前蹲下,她坐在搖椅上晃啊晃,很久之後,她說:“我想去給我姐姐道歉,可是我又不想放過方達。”

“我都支援你。”楚翊用額頭抵著她額頭。

“我姐姐,她真的很好的,她隻是凶了一點,我肯定讓她難過了。”她冇哭出聲,聲音卻帶了嗚咽,“要不然我放過方達算了吧,我讓他以公謀私,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我真的想我姐姐了。”

懵懂小鹿,終是不捨得,那個她初初成長的避風港。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