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蝴蝶給陳洛初擦眼淚的力道可小了,儘管她本身冇什麼力氣,但還是生怕自己把媽媽給弄疼了。

最後她把紙巾丟進垃圾桶,然後重新回到床邊,抬腳往床上爬的時候,陳洛初伸手幫了她一把。

小蝴蝶一上床,就急急忙忙把陳洛初給抱住了,抱了一會兒,又雙手捧住陳洛初的臉,心疼的打量著。她想,一定是對媽媽來說,很重要的人惹她生氣,她纔會這麼難過。

“媽媽,小蝴蝶會永遠跟你在一塊的。”她再三強調,“彆人的話不能相信,但是小蝴蝶,你總該相信吧?爸爸都說,小蝴蝶是個媽寶女呢。”

陳洛初蹙眉道:“小蝴蝶不是。”

“我是呢。”小蝴蝶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我就是離不開媽媽,喜歡黏著媽媽呀。”

陳洛初想起了很久之前的薑鈺,黏人本事那叫一絕,小蝴蝶不愧是薑鈺的種,兩人黏人的水平根本不分上下。

閨女就是能治癒她的存在。陳洛初真的慶幸,自己當年把小蝴蝶給生了下來。所有難過,在這一刻,都暫時緩和了。

她笑著把小蝴蝶抱進懷裡,問她吃過飯冇有。

小蝴蝶今天隻吃了一點點東西,因為挑食不愛吃飯。但她找了一個很好的藉口:“小蝴蝶隻吃了一點,因為想跟媽媽一起吃。”

陳洛初明白她心裡的小九九,說:“是嗎?”

小蝴蝶就立刻保證道:“今天就算了吧,小蝴蝶隻是個孩子,媽媽不要跟我計較。明天小蝴蝶就會好好吃飯的。”

“你得說到做到。”陳洛初見她自己保證了,便也不批評她。

小蝴蝶忙不迭得點頭。

陳洛初起身去洗漱了一番,小蝴蝶就站在門邊看著她刷牙洗臉。等陳洛初洗完了,她就張開雙手要她抱了。

“你爸爸呢?”陳洛初抱著她往樓下走。

“爸爸早上就出門了,還讓小蝴蝶不要打擾你睡覺。”

陳洛初腳步微停,冇有多說什麼。薑鈺大概有重要的事,隻是他到底跟以前不一樣了,之前的薑鈺,會放下一切事情陪著她。不過陳洛初也從來冇有奢求過,他的感情會像最開始那樣濃烈。

她走到客廳,剛放下小蝴蝶,就聽見廚房裡有聲響,阿姨已經開始做飯了。

陳洛初走過去,打算提醒阿姨少做些菜,結果卻是一愣,廚房裡忙碌的人是薑鈺。

她抿起唇,跟屁蟲小蝴蝶卻走到薑鈺腳邊:“你回來啦?”

“嗯。“

“我看看你在做什麼菜。”小蝴蝶太矮了,看不見灶台。

薑鈺低頭看了一眼扒著自己褲腿的小不點,單手給她提到了懷裡,小蝴蝶說:“是炒玉米,媽媽愛吃。”

她點菜道:“爸爸炒個肉肉。”

薑鈺道:“肉肉已經給你燉下去了,你先跟媽媽出去,廚房油煙大。”

“好呢。”小蝴蝶從薑鈺懷裡滑下地,去牽陳洛初的手。

陳洛初臨走前看了一眼菜籃子,全部都是她喜歡的。

兩人正要出去,薑鈺又開口道:“你自己先出去,媽媽留一下。”

小蝴蝶視線在薑鈺跟陳洛初之間來回掃一眼,語出驚人道:“你們要躲著我親親嗎?”

薑鈺無言以對,看了一眼陳洛初,掩飾性的咳嗽一聲:“不是。”

“你們一直都這樣,有的時候親親會躲開我。”小蝴蝶習以為常的說。

其實正常的親吻,比如上班之前親陳洛初,再或者回來的時候親等等,薑鈺不會避開小蝴蝶。隻有染上**,少兒不宜時,他纔會支開她。

薑鈺冇想到小蝴蝶能觀察得這麼仔細,恐怕以後得更加小心了。

但這一次,他並冇有乾壞事的打算,解釋道:“我跟你媽媽有事要談。”

小蝴蝶還是很識時務的,鬆開了陳洛初的手走了。

薑鈺冇有說話,裝菜入盤時,卻感覺身後有一雙手,抱住了他。

他頓了片刻,才詢問道:“睡一覺有冇有好一些?”

“嗯,其實有你們在,我不是一個人,也還好。”

“那你喜不喜歡我?”薑鈺轉身,低頭盯著她看。

陳洛初什麼也冇有說,隻是墊腳親吻了他。薑鈺則是扶著她的腰,低頭配合她,等她親完後,又親了親她的眼皮。

“我好像越來越離不開你了。”陳洛初喃喃道。

就比如此刻,薑鈺小蝴蝶要是不在,她不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還是什麼。也不是活不下去,隻是**活著不叫活著。

“那就彆離開我不就好了?”薑鈺抱著她的雙手,摟得更緊了,陳洛初如她所說的那樣,越來越懂得示弱,就連在他麵前,也會表現出依賴。

這是好事,也不是好事。自從陳英芝跟葉晨曦開始疏遠陳洛初之後,她似乎有些迷失了自我。

薑鈺埋怨陳英芝,試問陳洛初對她還不夠好嗎?陳英芝的性格得罪過多少人,不都是陳洛初在背後替她善後。如果陳英芝跟陳洛初換個立場,陳洛初不會跟她這樣,而是會選擇包容她。

葉晨曦也是同理,所以薑鈺從不真把她當成自己人。

對陳家,陳洛初算得上無私了。

也許徹底擺脫陳家所謂的親情的束縛,陳洛初的日子會更加好過。

“薑鈺,如果哪天,你也要選擇離開,你就乾脆狠點心,不要再讓小蝴蝶來見我,就當……冇有我這個人,行不行?”

“你這是什麼意思?”薑鈺不由喉結滾動,有些急切卻又不得不耐下心來,勸她大於提醒,“小蝴蝶不能冇有媽媽。”

陳洛初莞爾:“我冇說我要選擇離開這個世界。”

薑鈺眼神複雜:“你有這個想法,或者說你曾經有過這個想法。”

他說完話,回過頭去整理菜品,在緩和情緒。

她的笑容淺了一些,半晌後她認真的向他保證:“我會儘我所能,努力好好活著的。”即便……有可能會有些痛苦。

薑鈺背對著她站了好一會兒,亮到發白的陽光,打在她臉上,她不受控製的閉上眼睛。

“讓你幸福快樂的活著,是我的義務纔對。”

她在準備躲開陽光的那一刻,聽見他這樣說。

陳洛初努力睜開眼睛,想看看他此刻的表情,此刻他的眼神中有篤定,隻是眼眸深處,同樣有幾分冷冷的決心。

這個表情讓她生出一股冷意。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