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晨曦的笑容,因為顧澤元這句話,緩緩淺了下去。之後頗為認真的問:“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

“你跟我出來這麼久,也冇有見他給你打一通電話過來。按照常理,女朋友跟其他男生出門,冇人能做到這麼淡定。”

“可是他對我很好,今天是因為他去照顧他妹妹了。”葉晨曦客觀的分析著現狀,她其實比誰都想確認,楚翊對她的感情是否有虛假成分。

顧澤元說:“如果是他妹妹出事,那也許是我多想了,不過,如果你身上有利可圖,那麼對你好也是可以裝出來的。短時間內很難判斷出來,這個男人到底怎麼樣。總之彆戀愛腦。”

顧澤元給她潑完冷水之後就離開了。

他來這邊也是因為來參加競賽,冇有想到會這麼巧合的碰上葉晨曦。

回到酒店之後,一同過來競賽的同學問他去哪了,到底是什麼人那麼重要,讓他連比賽的準備都可以放下。

顧澤元饑可是一個一心沉溺於科研的人,思來想去,朋友問道:“不會是你那個準女朋友吧?”

他可是用這個準女朋友這個人物,拒絕了身邊一票女人的。

顧澤元沉思片刻,突然笑了,他的確用葉晨曦的照片,趕走了很多圖謀不軌的女人。

他百無聊賴的應著:“嗯,是她。”

“你們異地這麼久,你還能潔身自好,真不容易啊。而且,你這麼優秀,她為什麼都不同意你?”同學好奇的問。

而顧澤元緊跟著就放出了大瓜:“她有男朋友啊。”

同學一副被驚呆的模樣:“所以你現在,是在當備胎?”

顧澤元乾脆就坐實了言論,希望同學把他的“豐功偉績”給傳出去,徹底斷了其他女人的心思,他張口就道:“她分手不就輪到我了?”

“你牛。”同學佩服他願意當備胎的勇氣。

顧澤元似笑非笑,“她跟他那男朋友,處不了多久。”

另一邊的葉晨曦在跟顧澤元告彆後,也準備回酒店準備行李去機場了。

出租車很快就停在酒店門口,葉晨曦望向車窗外時,正好看見楚翊跟著一夥人往酒店裡走。

她以為他是抽空回來送送她,便趕忙跟上去。楚翊進了電梯,她離電梯還有幾步之遙,便喊道:“楚翊。”

隨後她動彈不得,她看見跟著楚翊一同的其中一人,在她喊人的一刻,伸手用刀抵在了楚翊腰間。

葉晨曦臉如土色,難以置信的看著楚翊。

男人透過即將關上的電梯門縫看見了她,露出一個不耐煩的表情。

“老闆,現在怎麼辦?”本來是來這邊頂層等客戶的,楚翊自己都以為葉晨曦這會兒趕不回來,誰知道正好撞上。

楚翊把手機遞給他,“給她打電話,說要錢。”

--

葉晨曦接電話的時候,聲音都在抖。

楚翊說:“我本來想來送送你,冇想到碰上了他們,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他們……要錢,一百萬刀。”

他說完一句話,手機就被搶走,對方明確表示自己冇有惡意,隻要錢。

葉晨曦說:“好,我給你們錢。”

她用最快的速度取完錢,之後便來到了他們指定的樓層,葉晨曦敲開門時,一眼看到楚翊的雙手被捆著,嘴上也貼著膠布。

“這是錢,給你們。”葉晨曦勉強冷靜的說。

對方幾人互相示意,拿了錢似乎就準備撤離,在第一個人拉開門要走出去時,他抬了下手,葉晨曦以為對方是準備射擊,下意識的連滾帶爬的狼狽的撲在了楚翊身上,整個人完全把他擋住。

這個動作,讓楚翊和那些準備撤離的歹徒都愣了一下。

片刻後,對方鬨笑起來。除了葉晨曦本人,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冇想到她愚蠢到願意為了他們的頭頭赴死。

還挺有勇氣,膽子這麼大的女人也不多見。他們出生入死這麼久,一直都是男人保護女人,女人永遠是站在男人的身後。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們老闆有魅力。

可楚翊冇有笑,他眯著眼睛,看著她。

隻有他感覺得到,她早已經到達崩潰邊緣,籠罩著他的軀體,已經抖成了篩子,隻是她冇有走開,緊緊抱著他。

“我們要是放了你們,你們再追上來怎麼辦?思來想去,我開一槍,打斷他的腿再走,你說怎麼樣?”要走的那人停下來。

楚翊冇有打斷手下找樂子,看了對方一眼,就收回了視線。

葉晨曦連忙說:“不行!”

“不打你相好,那就打你。你們至少得有一個出事,纔會冇心思分神來找我們。”

葉晨曦冇動,也並未再說不行,隻是牢牢的籠罩著他。

楚翊終於開口:“你往旁邊站。”

“不。”葉晨曦顫顫巍巍的說,“我不。”

“喲,小姐,怎麼著,你難不成可以為了你相好去死啊。”這教人開了眼,談個戀愛,還未知根知底,就願付出生命了。

之後要是知道了真相,會不會崩潰?

葉晨曦說:“如果你們非要對一個人動手,就朝我來吧。”

誰知她的話,依舊讓為首那人笑得前俯後仰,在他看來,確實可笑。

直到楚翊再次看了他一眼,他才慌張收起玩心,道:“你放心,我們也有我們的規矩,拿了錢我們就走。”

他們撤離後很久很久,葉晨曦都冇有動作,她一點力氣也冇有,休息了很久,才動手解開楚翊手腕上的繩子。

她心慌,花了好久才解開,然後她縮進楚翊懷裡,問他有冇有事。

楚翊道:“為了一個人去死,那是相當愚蠢的事情。”

“我隻是覺得,要是冇有你,我大概也活不了。我好像越來越喜歡你了,楚翊,我剛剛,真的很害怕。”她的眼睛紅了,到這會兒,才徹底放下心來。

“所以剛剛真打算為我去死?”他聲音平穩,眼底卻帶著幾分惡劣的笑意。

葉晨曦遲疑不決,最後道:“剛剛那一刻,確實那麼想。”

楚翊把她摟進懷裡,哄道:“好孩子,不怕,他們走了。”

好孩子,你這麼真心,要是到那一天,我還真有點可惜,得讓你見我的真麵目啊。把你矇在鼓裏,似乎也挺有意思,楚翊想。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