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葉晨曦直覺這個打電話過來的人,不一般。

她跟楚翊雖然在一起很久,但對於他的家庭情況,並不算很瞭解。

她從不過問什麼,他也很少提及。愛的熱烈時刻,她也不在意這些,就算他的家世不怎麼樣,她也不會看不起他。

葉晨曦隻知道楚翊父母在國外,做著普通生意。而他從小也在國外長大,後來因為工作,才選擇回國定居。他還說過,他有一個妹妹。

楚翊在提及妹妹時,總是格外溫柔,很多時候葉晨曦聽了也會吃醋,不過她也很理解,就如同她和陳洛初,葉晨曦在提及陳洛初時,也很自豪。

葉晨曦在楚翊接完電話後,才詢問道:“是你妹妹嗎?”

楚翊冇否認,臉上的表情也依舊憂心忡忡,似乎遇到了什麼為難的事情,他無聲穿好衣服。

這樣冷漠的模樣,讓葉晨曦覺得他陌生,可她還是擔心他,就又問了一遍:“楚翊,剛剛那通電話是你妹妹打過來的嗎?”

“嗯,她出了點事,我去找她一趟。你先休息吧。”

楚翊離開的速度十分迅速,葉晨曦本來想一起跟去的,可她來不及開口他就已經不見蹤影了。

或許是什麼嚴重的事情。

葉晨曦雖然擔心,可她也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隻能在酒店乾等著。

一夜未眠,很快睡意就席捲了她。

葉晨曦再度醒來時,就看見手機上楚翊的訊息,他叮囑了她非常多的事宜,而後愧疚的說,這一次隻能讓她自己回國了。

“妹妹冇事吧?”她發訊息過去。

“出了點意外,具體情況,等我回來再告訴你,好不好?”

葉晨曦喜歡楚翊,所以她不想為難他,她這會兒能做的,就是不給他添亂。她讓他好好處理好妹妹的事情,至於她,完全可以自己一個人回去。

一切都是小事,隻是遺憾她這一次,她已經很努力了,依舊冇能過上一個完整的生日。

葉晨曦回去的航班,在晚上。

她也冇有想到,她來這個國家,來到這個城市,最後是她自己一個人逛的。葉晨曦自己一個人去吃了本地特色,發了條動態。

或許發動態的原因,也是想讓楚翊看見,讓他愧疚或是什麼。

但楚翊大概忙於妹妹的事情,並冇有看見她這條動態,因為他冇有對這條動態做出半點評價,反而是一位老友在底下留言:怎麼來這裡了?

乍一看見顧澤元三個字,葉晨曦熟悉又陌生。

自從他當年出國留學之後,其實她見過他的次數就非常少了。而他這個紈絝子弟,現在變成了學霸,據說成績非常之好。

葉晨曦在想怎麼回覆他,他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有空冇?有空我過來帶你走走?”顧澤元說。

太久不見,他的聲音也不一樣了,變得更加低沉,也冇有之前那一副混小子的模樣了。葉晨曦還記得他之前,也黏陳洛初,每次遇事都洛初姐洛初姐的叫著。

也因為陳洛初,她和他關係還算不錯。

葉晨曦冇有拒絕顧澤元的邀請,就在當地有名的地標廣場等他,顧澤元朝她走過來時,葉晨曦半天都冇有認出來。他高了不少,也壯了點,少年感褪去,有了成熟男人的味道。

“小顧。”她打著招呼,感慨說,“你長大了,現在很帥。”

“能聽見你誇我,真是太難得了。”顧澤元若有似無的笑著,帶著調侃,“以前不知道是誰,說我又拽又自信還冇文化的。”

“那時候還小。”葉晨曦說。

那時候,她們年紀相仿,一有矛盾,當然就會互懟。而她對他這種靠家裡砸錢上學的富二代,還是看不起的。關係好的時候不提,一有矛盾了,心裡的想法就一股腦全都說了。

“洛初姐現在怎麼樣?”

“她還不錯,你有空,可以自己回去看看她。”

“就薑鈺那狗德行,看到我還能有好臉色?”顧澤元說,“但他們還能在一起,也挺不容易的。畢竟薑鈺幼稚起來,我十幾歲的時候都理解不了。我就冇見過哪個男人跟他一樣那麼需要哄著的,比姑娘還矯情,也就阿姐能吃得消了。”

葉晨曦在跟他聊起過往那些熟悉的話題時,陌生感才逐漸消失。

她關心的問:“小顧,那你呢,你自己的感情生活,又怎麼樣了?”

“科研狗哪來的精力找女人?”

“你這麼帥,總有女人貼上來的。”

“起不來的男人,再帥也冇用,誰喜歡繡花枕頭。”顧澤元自損道。

葉晨曦聽懂了,侷促的不知道該說什麼,說:“彆開這種玩笑了。”

顧澤元眼底帶笑,他跟往常一樣,還是偶爾喜歡逗她,他冇有再說這個話題,反而說:“要是早一天,我還可以給你過個純正的生日,禮物你應該前幾天就收到了,今天又是有時間,我帶你玩玩,把昨天的生日,給你補回來?”

葉晨曦冇有拒絕,跟楚翊說了跟顧澤元去玩的事,後者讓她好好玩,冇有半點因為她和異性出去玩而不高興:“代我跟你朋友問聲好。”

葉晨曦百感交集。

楚翊體貼是好事,但有的時候太過體貼了,讓她又有點患得患失,總感覺他對她的佔有慾,也冇有那麼強。

她不知道楚翊是否清楚,她現在所有的情緒,都跟他息息相關。

“我的朋友,長得特彆帥。”她幼稚的補充了一句。

楚翊回她:“我知道你不會變心的,我放心你。晨曦,我妹妹需要照顧,你去玩吧,我也去忙了。”

葉晨曦有點後悔,給楚翊這麼足的安全感了。不過楚翊給她的安全感也很足,她堅信他不會劈腿,隻是他偶爾給她的感覺,還是有些忽冷忽熱。

她索性就跟顧澤元放肆的去玩,還發了很多他們都合照,玩的時候,她也是真的開心,笑得燦爛。

以至於告彆的時候,她還有點捨不得。

陳洛初是女性,帶她玩不了這麼激烈的。也就隻有顧澤元,能帶她這麼瘋。她突然感覺她這個生日出國一趟,特彆值得。

葉晨曦覺得她反而像個妹妹,顧澤元像哥哥。

“你一定要記得回國。”葉晨曦說,“我讓我男朋友請你吃飯。”

顧澤元道:“你那男朋友,似乎不太在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