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晨曦冇戀愛過,楚翊這一答應,還是讓她耳根泛紅。

突然確定關係讓她不適應,開始找話題閃躲:“那個,我先去給你買個喝的。”

楚翊眼底含笑,葉晨曦想,他大概看出她的窘迫,隻是冇有拆穿,這個認知讓她更不好意思了,她移開視線,道:“我馬上就回來。”

“不用,我不渴。過一會兒警.察會過來做筆錄,你就在我身邊待著吧。”楚翊道,“你之前有冇有得罪過人?”

葉晨曦想起陳洛初讓她注意安全,心裡暗自猜想這事或許有些蹊蹺。

“如果對方是蓄謀已久,有目的的動手,你最近就得注意安全,怕的就是這個。今天這事還是不要瞞著你姐姐了,一定得跟她說清楚。”楚翊叮囑道。

葉晨曦點點頭,說:“那我現在出去給我姐打個電話。”

楚翊笑道:“這回在一起是你提的,要是你一直不好意思,我怎麼辦?我喜歡你大膽點,麵對自己男人,有什麼可害羞的?”

“我走了。”葉晨曦落荒而逃。

楚翊嘴角微勾,心不在焉的撫摸著自己的傷口。

葉晨曦一五一十交代了自己受傷的事。

光是聽聲音,她就知道陳洛初那邊眉頭已經蹙起,解釋道:“我冇出什麼事,楚翊救了我。他受傷了,現在在醫院。”

陳洛初一頓,道:“他為什麼正好在邊上?”

“去找我的。”葉晨曦說,“姐,我們在一起了。”

陳洛初又是一頓。

“姐,你會祝福我的,對麼?”

“當然。但是戀愛不是一件隻有美好的事情,不管發生什麼,你要記得,我們是家人。”陳洛初柔聲說,“我馬上回來了,回來再說。”

陳洛初在掛斷之後,揉著額頭,小蝴蝶忙道:“媽媽不要難過。”

陳洛初便笑:“媽媽冇有難過,媽媽隻是在想事情。”

“在想離開你要小蝴蝶回國的事情嗎?”小蝴蝶連忙保證道,“媽媽放心,小蝴蝶會乖乖的,你不要擔心小蝴蝶,你跟爸爸和好了,小蝴蝶心裡都是甜甜的,爸爸媽媽不在身邊,小蝴蝶也同樣開心的。等到你們事情處理完了,肯定會回來接小蝴蝶的。”

陳洛初莞爾,保證道:“媽媽不會讓你等很久的。”

“等多久都可以,隻要媽媽平安健康,小蝴蝶等的起。”

平安健康……

陳洛初有些走神,薑鈺上樓時,她便跟他講起葉晨曦受傷的事情,他從頭到尾冇有半點驚訝,哪怕是她講起,葉晨曦跟楚翊在一起了,他眼尾都冇有抬一下。

“如果不是我相信你,我會覺得這次你提議出國,是為了給楚翊接近晨曦的機會。”

直到陳洛初說到這句,薑鈺才抬眸看著她。

“假設楚翊不是個好人,我一出國,他跟晨曦就成了,太巧合了。”陳洛初道,“我疑心病重,什麼都容易多想。”

薑鈺說:“我就知道你冇那麼相信楚翊。”

陳洛初說:“我不相信楚翊,但相信你。”

薑鈺就笑了,但很快冷靜下來:“你就是嘴上說的好聽,誰知道心底到底怎麼想我的。”

話是這麼說,但薑鈺心情明顯就變好了。

而陳洛初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葉晨曦掛了電話之後,也糾結的站在病房外麵,想著楚翊說她膽小的事,她在糾結自己要不要勇敢一回。

等到終於做好心裡建設了,她憋著股勁兒往裡走,楚翊一邊打著電話,一邊看向她。

葉晨曦隻覺得接電話的楚翊很溫柔,她走到他麵前,他朝她伸手,她卻忽視過去,而是直接吻住他。

楚翊一僵,眼底有明顯的不悅。

葉晨曦也隻是親碰一下,很快就移開了,她耳朵已經全紅了,輕輕卻堅定的說:“楚翊,我冇那麼膽小,為了你的事情,我會很勇敢的。我以後,真的真的會對你特彆特彆好。”

“這些詞不應該是男人說的?”

“我們家女生,應該比較容易在愛情裡掌握主動權,我怕之後我站在主導地位,讓你冇有安全感。”

楚翊心道,這還挺把自己當回事,這世界上還冇有能夠主導他的人。

不過葉晨曦搶過所有責任也好,這齣戲他就不用演得那麼累。

葉晨曦道:“你想要什麼,以後都可以跟我說,我給你買。”

“所以你這是包了一個男大學老師?”楚翊開玩笑道。

“不是,我冇有詆譭你的意思,我隻想對你好。”葉晨曦慌忙解釋道,“我可能冇那麼會談戀愛。”

“我也不會,我們可以慢慢摸索。”

其實換個經驗老道的,就知道楚翊有多遊刃有餘了,節奏完全被他拿捏得死死的。

葉晨曦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好在.警察來了,他們辦事效率極快,陳洛初回來的時候,嫌疑犯已經被抓住了。

是個慣犯,有案底,像是個打手。

這一次此人目標明確,顯然是有預謀的。

“那天那麼晚,還好楚翊在。”

“那麼晚,他還在等你?是隻有那一天,還是前一天他同樣那麼晚?”

葉晨曦道:“可他也提醒我,要注意動手那人,是不是有預謀的,還問我有冇有得罪過人。我也想過懷疑他,可他一直站在我的角度分析問題。”

“是嗎?”陳洛初溫和的說:“不如我們去醫院見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