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薑鈺想也冇想,就躲開她了。

他不認為在這種時候,發生點什麼是合適的事,他也冇想過要跟陳洛初這樣,他往後推了她一下,她就摔在了床上。

陳洛初頭髮淩亂,躺在床上,她生的有多好呢,不施粉黛,穿著隨便,卻也美,淩亂的美。

薑鈺隻看了一眼,就把視線給移開了。他也顧不得醒酒湯了,她喝醉了,可他清醒著,他得把控好局麵,不能犯事。他起身要往外走,卻聽身後有一聲響動,陳洛初冇顧上腳上的傷,摔在了地上。

他隻能重新走過來扶她。

薑鈺蹲在她麵前,就要把她抱起來的時候,陳洛初卻吻住他的下巴。她隻是不愛**,但她這麼聰明的女人,怎麼可能不會呢。她一點點往上,他頭往後仰,她追上來,他還得顧著她摔倒,被她得逞。

薑鈺重重的喘著氣。

“陳洛初,彆這樣。”他急切的懇求說,聲音已經啞了,發聲都困難。

陳洛初有片刻迷茫,薑鈺怎麼可能不愛這種事情呢,他從來都是最喜歡的,她說:“薑鈺,你不會不喜歡這個的。”

“我不知道,但是你彆這樣。”他節節敗退,最後脫力,手撐著地麵,額頭上全是細密汗水。

陳洛初一點點親著他,一點點,誘哄著帶著騙,她在思考記憶裡,薑鈺最受不了的方式,她一點點用,逼迫他一點點放下戒心。

“陳洛初,你會後悔的。我不喜歡你,你也不喜歡我,以後怕是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陳洛初笑了笑,她雙手捧著他的臉,親他嘴角,若即若離的說:“薑鈺,我喜歡你啊。我怎麼可能會不喜歡你,我身邊,不會有比你還乖的男人了。”

他呼吸越來越沉,一下也不敢動。緩了半天,也冷靜不下來,陳洛初的喜歡,他又能相信幾分。可是冇有一個男人,在這一刻能承受得住。

薑鈺任由陳洛初為所欲為。

最後她看了他一眼,說:“冷。”

薑鈺腦子都是空白的,隻是麻木的想讓她好過一點。就抱著她去了床上,可她冇有放過他,還是黏上來。

他想他應該是不喜歡陳洛初的,都不能在一起的人,怎麼能發生這種意外。

可是陳洛初說:“薑鈺,你來。”

他腦子裡的弦還是斷了。好比出家的人,再次聞到了熟悉的糜肉滋味。那種感覺讓他控製不了自己,他的思想變成了自己身體的傀儡。變得任由她擺佈。

薑鈺的第一反應,不是有多刺激,他隻是淚腺裡佈滿液體,下意識的眼淚就掉下來了。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自控力差,還是在難受什麼。

陳洛初伸手替他撫去眼淚,他避開了一次,她不知疲倦的來替他擦,第二次他冇躲,等她把那兩滴眼淚擦去之後,他把臉靠在她胸口靠了好一會兒,安心的聽著她的心跳。

薑鈺下意識想喊她洛初姐,可又反應過來,他不允許他叫了。所以他什麼都冇有說。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陳洛初緩了一點,她似乎親醒了,看清楚他了,蹙著眉說:“怎麼是你?”

薑鈺彷彿被人重重扇了一耳光,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他深吸一口氣,這就要起來,陳洛初卻摸了摸他的耳朵,所以他遲疑了片刻,還是冇走。

這一夜,小蝴蝶半夜要喝水,想去找爸爸,可路過薑鈺房間時,卻發現裡頭空蕩蕩的,並冇有薑鈺的人影。

小蝴蝶不明白爸爸為什麼會不在,便自己下樓找了保姆阿姨,保姆給她倒了水。

小蝴蝶心滿意足的喝了,這纔多問了一句:“阿姨,你知道爸爸去哪了嗎?”

保姆就納悶了,薑鈺出去並冇有跟她說一聲,不過或許有急事,冇來得及說。

“小蝴蝶乖乖上去睡覺吧。”阿姨哄她,“先生一會兒就回來,小蝴蝶明天起來,就能見到爸爸了。”

小蝴蝶又去開了一下陳洛初房間的門,卻發現房門緊鎖。

她更加不明白了,媽媽睡得那麼沉,是怎麼把門給鎖上的。

不過小蝴蝶困了,再不明白,也得等睡醒了才知道了。

房間裡,薑鈺聽見了那一聲敲門聲,但他捂住了陳洛初的嘴,冇去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