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小蝴蝶的這一句話,讓陳洛初簡直心疼不已。

“媽媽,你就不能為了小蝴蝶,跟爸爸和好麼?小蝴蝶就不用這麼難過了。小蝴蝶看地圖,那裡離媽媽好遠,小蝴蝶都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媽媽。”小蝴蝶說著說著,就哽嚥了,小聲抽泣著。

陳洛初想,大概每一個母親,都是願意為了孩子瘋狂的。

為了孩子,不要三觀,不顧道德,不怕被千夫所指,不怕當個惡人。

陳洛初在小蝴蝶開始哭的那一瞬間,甚至開始謀劃,她要是以搶撫養權的理由,逼薑鈺留在她身邊,也不是不能成功。

薑鈺肯定會妥協。

跟小蝴蝶相比,薑鈺的人生跟自由又算得了什麼?她有能力,讓薑鈺跟她當一對貌合神離的父母,起碼能瞞住小蝴蝶,給小蝴蝶一個幸福的童年。等到小蝴蝶年紀大點,她和薑鈺再各過各的。

可這個念頭也就是生出來一瞬,就被陳洛初給壓下去了。

她溫和說:“小蝴蝶,你乖乖等著媽媽過來,好不好?”

小蝴蝶乖巧的帶著鼻音說:“好。”

陳洛初最惜命的,但這一次,她恨不得立刻出現在小蝴蝶麵前,所以她的車速很快。

陳洛初出現在小蝴蝶麵前的時候,小蝴蝶太驚訝了,立刻邁著小短腿跑向陳洛初,“媽媽,你來的太快了。”

她的眼睛很紅,但是冇有眼淚了,剛剛是哭過一陣子,看來被哄好了。但眼底深處,分明帶著破碎感。懂事的讓人心碎。

陳洛初看了眼薑鈺,後者喉結滾動,道:“我不是為了特地避開你。那邊確實有些事情冇有處理完,之前你就知道的,我是因為跟王勵肆的合作回國,如今在國內並冇有太大的氣色,我早就訂好了要走的。”

“我知道。”陳洛初說。

“我也問過小蝴蝶,她選擇跟我走。”薑鈺說。

“我也知道。”她緊緊抱著小蝴蝶,抬眼看他,思考片刻,說,“我可以幫你把重心逐步往國內轉。”

薑鈺便冇有開口。

他是不喜歡她插手他的事情的,換做是誰,都不喜歡彆人乾涉自己的事。就比如陳洛初,如果有人對她指手畫腳,她願意嗎?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薑鈺在國外的發展隻是慢,但很穩,他有他自己的主見,也有他自己想過的人生。

陳洛初知道薑鈺的想法,他們可以和諧相處,但不能是不對等的,像一個傀儡一樣,任由對方擺佈。

陳洛初放下小蝴蝶,說:“小蝴蝶,你先自己玩,媽媽有事跟爸爸談談。”

薑鈺看看她,冇有拒絕。他們上了樓,小蝴蝶自己坐在地毯上,玩著自己的小手。

薑鈺在書房裡麪點了支菸,陳洛初伸手也要拿一根,被他阻止了,薑鈺蹙起眉,明顯有些生氣:“你這種身體狀況,你抽什麼煙?”

“我這會兒也需要冷靜。”薑鈺不會知道,她心情起伏之際,想的全是犧牲薑鈺的一輩子,來滿足小蝴蝶的願望。她生怕她稍微控製不住,說出口的就是威逼利誘,將兩人好不容易緩和下來的關係,推入深淵。

可在薑鈺的眼神下,她最後把手給縮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