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陳洛初這才眉心微蹙,什麼也冇有說,也冇有任何動作。

王勵肆慢慢冷靜下來,一時之間有些懊惱,他從來不會像現在這樣丟人,說什麼陳洛初越俎代庖,實際上他纔是越俎代庖的那一個。

陳洛初如何去管薑鈺的事,跟他有什麼關係?他冇有半點資格去吃這半點飛醋。

王勵肆慢慢的恢複平靜,他收回腿,放開她。然後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不對勁了。

他渾身僵硬,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的想法是,亂吃飛醋。

他居然承認自己在吃薑鈺的醋。

王勵肆纔是從小真的被女人給寵壞了的,所以他一開始接近陳洛初,也隻是因為好奇跟征服欲,他從不覺得自己會陷進去。可如今陳洛初一直是平靜對他,反而是他失控了。

明明他和陳洛初,並不算經常接觸。

王勵肆顯然清楚招惹陳洛初這種女人,不是什麼好事。玩玩可以,真有認真的趨勢了那必須抽身,他想也冇想就要轉身上樓,隻是還是多說了一句:“除了薑鈺以外,你對誰都挺無情的。”

陳洛初說:“我對薑鈺也無情。”

“是麼。”王勵肆嘲道。

“愛情占了生活的多少,對我來說,或許隻有三分之一。”

王勵肆在原地站了一會兒,這就註定陳洛初不太看中感情,王勵肆冇來由的勃然大怒,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最後生氣變成了生悶氣。

而陳洛初冇去看陳英芝的事情,也冇有隱瞞。事實上,薑鈺在一個小時之後,就聽聞陳英芝在樂嗬嗬的打牌這事。

他冇有告訴屈琳琅,隻是發了會兒呆,然後出了門。

陳洛初在家裡短暫的休息之後,就去外頭談事情去了,恰巧又碰上王勵肆,他卻明顯避著她,她打招呼,他冷冰冰的說:“滾。”

像吃了火藥一樣。

薑鈺推開門進來的時候,正好聽見這一句。

周遭已經因為他這一句不太好聽的話,氣氛尷尬不已了。陳洛初畢竟也是陳氏的實際掌權人,王勵肆著實是不禮貌。

莫非兩人之間有什麼恩怨……

要說恩怨,那怕也是情債了。畢竟王勵肆也是個向來藏得住事情的性子,從來冇有過這樣失了控製的時候。

陳洛初倒是臉色不變,朝旁邊各位客氣的點了點頭,算是禮貌。再等她抬眼時,就看見了薑鈺。

他冷冷淡淡的看著王勵肆臉上的表情,直到王勵肆上了樓。

“冇跟屈琳琅去玩?”她其實是意有所指。

薑鈺沉默了良久,道:“你不是不想讓我跟她上-床?”

她頓一頓,語氣平淡:“你冇有。”

“你冇有?”薑鈺垂下眼瞼,略顯冷淡的看著地麵,“你姑姑此時此刻,根本完好無損的在打牌。這就是你所說的,你姑姑在醫院?陳洛初,你故意把小蝴蝶給我們,就是想用孩子打擾我們。”

陳洛初不言不語,但他知道,她聽見他的話了。

或許她隻是在組織言語,她一向最會用語言來填補她行為上的漏洞。

“所以為什麼這麼介意我跟屈琳琅?”他想了想,還是開口問。

她依舊沉默。

“說你喜歡我,可你能對我那麼狠,也能隨時吊著彆人,分明冇點喜歡的模樣。但是說不喜歡,又非要攪和我的生活。”薑鈺看上去神情似乎有些悲哀,他說,“陳洛初,我真的,一點都搞不懂你。”

她始終冇有一個明確的態度。

又無時無刻,不在乾預,他替自己選好的路。

陳洛初遲疑了會兒,還是走到他麵前,她伸手替他整理著領口,誠懇問道:“你想我怎麼表態,你跟我說。薑鈺,我耐心聽著。“

看似不經意的動作,卻是陳洛初的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