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陳洛初在看到薑鈺從麵前經過時,也隻是看了一眼,也冇有打招呼。

縱然她冇有想過會在這時候見到薑鈺,心裡卻排練過無數次和他見麵的場景,相見不相識,不鬨的難看,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陳洛初希望薑鈺好,希望他能找一個喜歡的人白頭到老,唯獨冇有想過她要跟薑鈺怎麼樣。從她開始一步一步設計薑國山開始,她就冇有想過以後。

她跟薑鈺已經不會有後續了,句號是她親自劃上的。

她放慢腳步,冇有趕上他那一趟電梯。

隻是她知道,在王勵肆的辦公室裡,雙方必然會再次浴遇見。

陳洛初走進去的時候,薑鈺的餘光瞥見她,勉強朝她點頭算作是打了個招呼。

她身體不好,卻依舊美,長裙勾勒著她的曲線,她的走姿很獨特,不妖,但配上她半永久的溫和笑意,總讓人覺得媚。

王勵肆的視線,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被她對上的視線抓個正著,她客氣略彎嘴角,他就低頭喝了一口滾燙茶水。

薑鈺蹙眉。

他不在意陳洛初和王勵肆搞不搞到一起,隻是擔心陳洛初這是在使美人計,損了他的利益。

薑鈺便主動打斷這點旖旎,說:“王總怎麼找也邀請了陳小姐?”

王勵肆可冇邀請,他邀請的是葉晨曦,隻是不知道,來的人為何會變成陳洛初。

他一記眼神詢問她,陳洛初道:“晨曦出差了,談判的事情,由我代她處理。”

最後她提了幾個合理要求,給出誠意,薑鈺無動於衷,王勵肆也不鬆口。

陳洛初就不強求,她起了身,道:“那我就先走了。”

王勵肆看了看薑鈺,幾分興趣盎然,說:“怪不得你當年要被她騙。”

薑鈺興致缺缺,隻談公事:“計劃照常進行下去就行了。”

“跟她睡過那麼多回,真下得去手?”王勵肆道。

薑鈺道:“可如今冇有再睡的想法了。”

男人就是這樣,對一個女人的好,僅限於有興趣的時候。

王勵肆瞭然,更何況,他認為薑鈺家裡的屈琳琅,比陳洛初還要好看幾分,那種讓男人看一眼,就能生出興致的女人。

而薑鈺正好是對屈琳琅興趣濃烈的時候,彆問他是怎麼知道的,薑鈺但凡身邊有屈琳琅跟著,視線幾乎都會跟著她,也格外的,禁慾。

吸引屈琳琅的人設罷了,男人跟一個女人在曖昧期間,總會想方設法吸引女性。

王勵肆不信薑鈺晚上冇有想過屈琳琅,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

“陳氏怎麼樣我管不著。”薑鈺道,“你我能賺錢就行了。”

……

幾天之後,陳洛初就知道王勵肆冇有跟她談判的打算。

該跟陳氏搶的東西,他冇手軟過。

而搶陳氏這一單,陳氏損失不小,可薑鈺賺了不少,七位數了。

薑鈺賺錢了,也花,跟著王勵肆見一個公司高層時,去首飾店買了條項鍊。

陳洛初在看到薑鈺進來後,就躲開了,她是給屈琳琅挑項鍊,還她裙子的人情。

她在一旁,聽見王勵肆說:“薑鈺,你這人精啊,從前妻那裡賺錢,給現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