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記不清楚,那一天,她哄了多久小蝴蝶。

在小蝴蝶偏頭不看她的那一瞬間,她腦子都是空白的,根本不知道作何反應。所有哄她的話語,都是下意識的心裡的話。她隻記得,小蝴蝶始終冇有搭理她。

薑母大概也恨她,在一旁風涼的看著她。

隻在很久之後,到底是不忍心孩子,才拍拍小蝴蝶的背,說:“小蝴蝶,真的不跟媽媽說句話麼?媽媽難得來看你一次。”

一個“難得”,讓陳洛初渾身僵硬,那是濃濃的諷刺。

“小蝴蝶,讓媽媽抱一會兒,好不好?”陳洛初笑著懇求道。

“奶奶,我們回去,好冷。”小蝴蝶躲在薑母懷裡說。

薑母歎著氣,道:“孩子你也見到了,她不願意親近你,我也冇有辦法。分明之前,總在我麵前哭哭啼啼的要媽媽的,一點小事都要喊媽媽。這次回來之後,就不喊了。半個你都冇有提到,但是更黏阿鈺了。”

陳洛初柔聲說:“媽媽是愛你的。”

小蝴蝶終於抬頭看了看她,委委屈屈的,眼睛濕漉漉的,她說:“你不愛我,那天你都不來見小蝴蝶。小蝴蝶現在,已經不需要媽媽了。”

“那一天,媽媽喝醉了。”

首髮網址

“爸爸不會有忽視小蝴蝶的時候,所以小蝴選擇爸爸。小蝴蝶也不要你了,小蝴蝶以後,總會有新的媽媽。”

陳洛初笑得難堪,那笑容大概比哭還要難看。

她想喊女兒的名字,但是什麼都說不出口。

之後小蝴蝶便吵著鬨著要走,她一說話,她就捂住耳朵,薑母也拗不過她,最後留下一句“好自為之”,就抱著孩子走了。

陳洛初知道,孩子心裡的刺,很難拔出來。這個年紀,不懂那麼多彎彎繞繞,但她的想法冇錯,她確實不是一個好母親。

她在那留了一天,原本打算再看看她,但是再次找到薑母時,她說:“阿鈺不會再讓你見孩子了。”

薑母道:“你也清楚,阿鈺捨不得小蝴蝶難過,如今小蝴蝶因為你傷了心,他自然不會讓小蝴蝶見你。”

薑鈺也不是自私,或者牽扯進她們之間的私情,他是真的在替孩子考慮,小蝴蝶要見她,他就帶孩子見,如今小蝴蝶不願意見她了,他也不會讓她再去打擾孩子。

陳洛初應該尊重他的決定,隻是她不死心。

所以她偷偷去了一回薑鈺的住處,但在門口,就碰到了薑鈺。

他穿的很樸素,不知道乾什麼回來,看起來相當的疲倦。

這是陳洛初時隔很久,再次近見到他。

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什麼都不一樣了。

薑鈺身上有點臟,還有一點說不上來的味道,他往裡走的時候,她不自覺往後退了一步。

陳洛初很快也意識到了自己這個動作的不妥,看上去嫌棄的意味太明顯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後退了,隻是陳洛初不是因為嫌棄他臟。

他頓了頓,低頭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後隻是說話還算委婉,也平靜:“孩子不想見你,你走吧。”

“薑鈺。”陳洛初說,“我冇有瞧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