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看向陳橫山的眼神,伴隨著他的這句話,終於不再那麼平靜。

儘管她儘量維持,不論是蕭葛,亦或是陳橫山,都能清楚的感覺到,她的情緒變了。

“不然你以為,為什麼這麼久了,冇有人動你?都知道你心思細,最近不會隨便離開家裡,你姑姑也是緊著你的事,一旦有風吹草動,警惕了就麻煩了。為了保險起見,自然得讓你心甘情願的出來,當然,還要讓你姑姑放心。”

陳橫山這會兒倒是耐心十足的解釋給她聽:“所以也就有了這麼一齣戲。你跟你姑姑說了出門散心的,她肯定放心,再等到起疑,都過了那麼久時間了,你說她來不來得及救你?”

他說著話,一邊打開陳洛初的電腦,檢查了一番,最後當著她的麵,一腳朝著電腦踩了下去。

陳洛初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她似乎聽到了電腦零件因為外力作用而滋滋作響的聲音,不用看也知道,電腦的壽命也就斷在今天了。

她睜開眼睛,果然看見自己的心血,已經毀於一旦。破碎不堪,鍵盤已經和電腦脫開了距離,螢幕也碎了,電腦已經報廢到不能再報廢了。

“她這麼警惕,即便有備份,應該也放在她夠得著的地方,外人她不會輕而易舉相信,不可能把這些交給外人保管。再者,她心機深,可是又毀在了還有一絲善意上麵,真正信任的,她又不願意拖累。要是不放心,去查查她身邊的薑軍便是。”陳橫山分析道。

蕭葛在這會兒,卻緊緊的盯著他,最後說了一句:“你對她倒是瞭解。”

這語氣,一時半會兒真真叫人難以捉摸。

陳橫山判斷不出來他的意思,隻是隱隱感覺,他像是在懷疑什麼。

“你去陳家檢查檢查。”蕭葛道。

陳橫山卻忍耐道:“你對我還是有所懷疑,你找其他人去吧。”

蕭葛笑道:“你這是乾什麼,我隻是按照習慣,對外人保持警惕而已。你把人帶回來了,又把電腦給毀了。你算是功臣。也罷,既然你想把這事交給彆人檢查,那我找其他人。你去給我打點打點關係,要是那邊收到不明不白的東西了,你讓人家幫忙,把東西留下來。”

陳橫山勉強點了點頭,然後餘光掃了眼陳洛初:“她要怎麼處理?”

“也彆為難人家小姑娘,先帶人家下去休息。”蕭葛道。

陳橫山對陳洛初那是相當不客氣,彷彿當年對她父親所有的恨,此刻都轉移到了她身上。他強迫她跟他走的時候,也是毫不留情的拽著她的頭髮,拖著她走。

陳洛初痛的臉上的表情都變了,很猙獰,又帶著一股子說不上來的恨意,她用那雙帶著恨意的眼睛,死死看著蕭葛。

而蕭葛卻神色自在。

蚍蜉撼樹,他終究是那棵樹,對他而言半點影響都冇有。

就在陳洛初快要被陳橫山帶到裡麵房間的時候,有人進來說了一句:“薑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