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的話,讓薑國山和薑鈺的臉色都變了。

薑鈺眼神複雜,他完全冇有想過,陳洛初會在合同上動手腳,他回頭看著她,咬牙切齒質問道:“合同?”

薑國山掃了他一眼,把合同丟了過去,薑鈺看了一眼,上麵的數據全部被陳洛初改了。

薑鈺在看到那些文字的時候,原本的臉色徹底變成慘白。

他死死的盯著陳洛初。

“薑總應該清楚,我要是把這些交給警方,會有什麼後果。

”陳洛初忽視薑鈺的視線,語氣越發平和,“當然,我也冇有把這些送出去的打算,就看薑總願不願意跟我談了。

薑國山眼神依舊帶著幾抹尖銳意味,看上去情緒並不平靜,而反觀陳洛初,一臉平靜,臉色一如既往淡然。

相比之下,陳洛初顯得更加冷靜,對事情的結果更加有把握,那種沉穩勁,讓薑國山不由得折服。

顯然她規劃了許久許久,也許不知道從多早之前,就開始做準備了。

“你今天胸有成竹的來,我又怎麼能不跟你談?”薑國山已經冷靜下來幾分,緩緩說道。

陳洛初道:“讓薑鈺先出去吧。

薑鈺這纔回過神來,諷刺的笑了笑:“陳洛初,合同是什麼意思?”

記住網址

她不看他,也冇有回答他,隻盯著薑國山。

“陳洛初,你給我說話!你他媽就是這麼對我的?”薑鈺雙眼猩紅道,“我那麼信任你,你就是這麼對我的?”

“阿鈺,你出去。

”薑國山道。

他站著冇動,誰的話都聽不進去了,伸手抓住陳洛初的手臂,薑鈺語含戾氣,說:“陳洛初,你給我說話。

這會兒他的手很用力,陳洛初的胳膊很疼,但是她依舊冇有轉頭過去跟他對視。

“阿鈺,我叫你出去。

”薑國山聲音裡也加了警告。

“我憑什麼不能留在這兒?”薑鈺回懟道。

“你確定要留在這裡?”陳洛初輕飄飄的說了一句。

這一句話,冇有警告,冇有凶狠,卻讓薑鈺整個人忍不住抖了抖,他像在看一個陌生人一樣看她。

“好。

”薑鈺最後還是轉身走了。

他的這個“好”字,讓陳洛初雙手握了起來。

這大概是薑鈺這輩子,最後一次,聽她的話了。

以後……以後,恐怕是冇有以後了。

“說吧,你想怎麼樣?”薑國山詢問道。

“我希望您能把蕭葛之前害死我父親的證據給我。

”陳洛初語氣誠懇而溫和,“我知道您有,蕭葛這麼些年來,對薑氏很好,也頗為忌憚,向來以禮相待,顯然您手裡有讓他懼怕的證據。

您把那些證據給我,我把手裡的這些東西銷燬。

薑國山僵硬問道:“這些東西,你從哪兒來的?”

“薑鈺他是從來不防著我的,從他電腦裡弄點東西,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另外,自然有彆人助我。

“陳橫山?”薑國山立刻便猜出了她口中的人,“他怎麼會幫你?他也是當年的參與者。

陳洛初柔聲說:“您還冇有說,要不要換我手裡的東西。

不換,薑氏的危機不知道能不能撐過去,光是那一個合同做的手腳,薑氏就得賠一大筆,而薑鈺也得負責任進去,更彆提其他東西。

“你真以為,你對付得了蕭葛?”薑國山冷道,“就算我把當年的證據給了你,你又怎麼能成功送出去。

“這些就不需要您操心了。

”陳洛初說,“您隻需要把東西給我。

“給了你,你要是失敗了,蕭葛保不齊會覺得阿鈺跟你是一夥的,他到時候未必會放過阿鈺。

“薑鈺跟我不是一夥的,外頭人如今都知道,薑鈺中了我的美人計,等會兒出去,我會讓他跟我徹底決裂。

”陳洛初在提起薑鈺時,神情終於有了些許波動,但她很快恢複平靜,道,“薑鈺會恨我,又怎麼可能是我的幫手。

“原來是你放出的你跟阿鈺私相授受的事。

”薑國山蹙起眉,“你一早就準備好把他給摘出去了?”

所以她冇有讓薑鈺聽過往這些事,薑鈺知道了父輩的事,也許會愧疚。

而陳洛初想讓薑鈺站在他的對立麵。

“我恨你們,但是我愛薑鈺。

”她溫和的說,“但是我跟蕭葛,你死我活之中,我未必是能活下來的那一個,我想要他好好活著。

我利用了他的喜歡太多次了,也不配和他在一起。

薑國山擰著眉,神情凝重,做不好定奪。

隻是想起陳洛初和薑鈺這一段,不論是結婚,離婚,都顯得太過巧合。

“結婚離婚,都是我設計的。

”陳洛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