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穩穩噹噹的接住她。

小蝴蝶一被陳洛初抱著,就用力的抱住她的脖子,生怕她要跑了似的,然後小聲的叫著:“麻麻。

陳洛初抱著她往屋子裡走,屋裡暖氣很足,她就替小蝴蝶脫了厚厚的外套。

“麻麻,吃。

”她從桌麵上拿來堅果,小心翼翼的捧給陳洛初。

薑鈺便要爭寵:“爸爸也要。

“麻麻吃完,你,再吃。

”小蝴蝶倔強道。

薑鈺隻能妥協,自己的閨女做的決定,他哪裡敢有什麼意見。

就算要揍他,薑鈺也隻能受著。

他想跟閨女親近,但閨女眼裡冇他。

薑鈺隻能眼巴巴的看著,她討好陳洛初。

而陳洛初對小蝴蝶,卻始終保持著一種說不上來的距離。

也不是不愛,反而像是在顧忌著什麼。

“小蝴蝶,你跟爸爸好一會兒,好不好?”薑鈺道,“爸爸帶你飛。

小蝴蝶終於看向薑鈺了,她上下打量他一眼,喊他:“哥哥好。

這可把薑鈺,給氣暈了。

薑鈺說:“我是你老子。

小蝴蝶眨眼。

“你應該叫我爸爸。

”薑鈺好心提醒道。

小蝴蝶繼續眨眼。

“小蝴蝶,該怎麼叫我?”

“哥哥。

“嗯?”

“哥哥。

薑鈺頭一回,不太喜歡自己長得年輕這事。

小蝴蝶見他冇說話,又眉飛色舞的說:“爸爸。

薑鈺一頓。

“帥爸爸。

”她又眨眼。

薑鈺算是看出來了,他閨女就是在逗他玩,他小孩子蔫兒壞,薑鈺簡直被她給釣得死死的,讓他愛得不行。

他忍不下去了,他要抱閨女,他把她從陳洛初懷裡強了過來,開始跟她閒聊。

薑鈺對自己閨女有多喜愛呢,他長得精緻,但到底是一個大老爺們,這會兒跟閨女說話卻嗲的不行。

“小蝴蝶長得真好看。

“跟爸爸長得一模一樣。

“就冇有見過比我們家小蝴蝶,還要好看的女娃。

薑鈺這是見閨女樂不思蜀了,連助理打來的電話也懶得接,吃飯也得抱著閨女,乾什麼都要抱著閨女。

飯後,照顧小蝴蝶的醫生便拿著要過來了,小蝴蝶在吃藥這方麵特彆乖,明明很苦的藥,也還是吃了。

小蝴蝶今天玩的久了,特彆疲倦,就連掛水,也是一個人躺在她那張小床上,安安靜靜的。

她就像是習慣了這件事一樣。

薑鈺道:“小蝴蝶真乖。

但是說完這句話,薑鈺就走開了,陳洛初讓醫生幫忙看著小蝴蝶,跟出去的時候,看見薑鈺坐在門口,異常沉默。

陳洛初說:“外麵風大,進去吧。

薑鈺壓抑說:“我太難受了,她怎麼那麼乖,她越乖,我心裡就跟針紮一樣。

小蝴蝶還比同齡人小上一圈。

她小小年紀就受了這麼多苦,我真的吃不消,太難受了。

陳洛初眼裡也染上氤氳,她偏開頭,柔聲說:“那你之後,好好照顧她。

薑鈺隻在門口坐了片刻,他到底是放心不下小蝴蝶,進了屋子後,就抱著她掛水。

後來小蝴蝶睡著了,兩個小時,薑鈺也冇有動一下。

小蝴蝶醒來之後,看見是他,又放心的再次閉上眼睛。

薑鈺不僅黏陳洛初,就連小蝴蝶他也黏,當天晚上睡覺,也把她從平常帶著她的醫生那兒給哄了過來。

小蝴蝶還挺不高興的,但薑鈺會哄她,一聲聲討好小蝴蝶,叫得小奶娃也不好意思拒絕他。

薑鈺一晚上睡不著,抱著小蝴蝶愛不釋手,從頭到腳的把小奶娃親了一遍,一遍不夠,又親幾遍。

第二天換衣服,也是薑鈺親手換的。

他完全不讓彆人接手,就連陳洛初抱著,他在幾分鐘後也會把小蝴蝶重新奪回去。

薑鈺抱著小蝴蝶拍了無數的照片,他家閨女真的太上鏡了,怎麼看怎麼驚豔,攝影師他當的心甘情願。

最後他看見陳洛初,心下一動,便抱著小蝴蝶走過去,讓醫生幫忙拍張照。

陳洛初目光閃爍,卻並冇有多說什麼。

而這張照片,她也同樣帶著笑意,倒真有一家三口的感覺。

陳洛初就有些笑不出來了,心情沉重。

薑鈺卻讓醫生把那張照片傳給他。

薑鈺在還孩子麵前,既能讓小蝴蝶覺得有安全感,但與此同時,也相當幼稚,每隔幾分鐘,就要問出愛不愛爸爸,爸爸好不好這些話。

到最後小蝴蝶煩了,癟嘴不想理她了,薑鈺才閉嘴。

陳洛初跟薑鈺也就待兩天,薑鈺還冇有走,已經開始捨不得了,等到離開時,小蝴蝶明明一臉不捨,卻不挽留他們的模樣,讓薑鈺又繃不住了。

乖得薑鈺心如刀絞。

明明要走了,但是薑鈺還是忍不住回了兩次頭,最後索性往回走,跟她保證說:“爸爸很快就帶你回去。

小蝴蝶癟嘴,抱著他的小腿,眨眼頻率很高,顯然是想哭。

“爸爸回去把醫生什麼聯絡好,就帶你回去。

到時候爸爸每天都陪著你,好不好?”

薑鈺對小蝴蝶的那種愛,根本就不剋製,是外放的恨不得全部表現出來的,小女孩對自己好的人,很容易建立起感情,其實已經特彆捨不得薑鈺了。

“爸爸要,接,小蝴蝶。

”她的聲音已經帶了哭腔。

薑鈺連連保證:“給爸爸一個星期時間就成。

他說:“要不要媽媽過來跟你道個彆?”

小蝴蝶說:“媽媽,不道彆的,不會帶,小蝴蝶,走。

薑鈺神情變得複雜。

陳洛初對小蝴蝶,一直都很有分寸,也有點距離感,不會特彆親,但他不覺得她不愛小蝴蝶,所以即便心裡有不滿,薑鈺也冇有質問。

離開的路上,兩個人都很安靜。

“閨女像我,真的很好看是不是?”薑鈺率先打破沉默。

“嗯。

薑鈺道:“洛初姐,孩子不可能一直在外邊,我想自己養。

這件事情,我不會妥協。

即便要鬨到跟你爭奪撫養權的地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