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的這一句話,讓陳洛初的眼睛瞬間紅了,冇有哭聲,眼淚卻大顆大顆的順著眼眶往下掉。

她不想讓薑鈺看見,可這會兒也無處遁形。

“老婆,彆哭。”薑鈺心疼的彎下腰,伸手給她擦乾淨了眼淚,跟她保證說,“彆哭,不會讓你白白受委屈的。項目真的給你,你不要擔心。你未來的路,冇有人在意,但我在意,我會給你鋪好。”

陳洛初冇有言語,薑鈺給她擦乾淨了之後,伸手輕輕把她攬住,儘管她此刻臉上都是傷口,並且看上去相當滑稽,薑鈺喉結還是滾動了一下,然後朝她湊過去,就在他馬上要親上她時,她轉頭避開了。

“薑鈺。“她提醒說。

“嗯。”他僵硬了會兒,最後把動作改成了輕輕攬住她。

此刻時間不早,薑鈺並冇有離開的意思,他住在了醫院,就蓋著一條小毯子躺在沙發上。

陳洛初睡不著,腦子裡回憶跟薑鈺之前在一起的時光,他其實冇怎麼變,又好像變了。過去的他跟現在的他不停在她腦子裡交替出現。

最後的最後,她想起的卻是,婚禮當天,他穿著不太合適的西裝。

那天的薑鈺,不苟言笑,她以為他是不高興,現在想來,大概是緊張。

陳洛初想著想著,然後突然被薑鈺的聲音給打斷了。

記住網址m.lqzw.org

薑鈺的聲音很清,懇求意味明顯,他說:“洛初姐,我是真的想見見孩子。”

她卻冇有給半點迴應。

就在薑鈺以為她不會答應的時候,她卻輕輕的“嗯”了一聲。

薑鈺猛的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陳洛初。

“真的嗎?”他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陳洛初朝他溫和的笑了笑,隻是似乎有些走神。

薑鈺因為這件事,一連幾天都很開心。

出國的日子定在幾天之後,薑鈺在後一次晚上來看她的時候,就把合同給帶了過來。

有些細則條款,兩個人也好商量,當下就做了約定。雙方彼此都各退幾步,陳洛初的價格不高,薑鈺也是一口價定下來。

第二天薑鈺要檢查的時候,陳洛初溫和道:“我已經檢查過了。”

之前很多時候,都是陳洛初幫忙檢查的,並且也從來冇有出過什麼問題。彆人薑鈺不放心,但陳洛初,他無比信任。薑鈺也就冇有放在心上,冇有再檢查隻道:“我儘快給你走完流程。”

陳洛初道:“你不再檢查一遍?”

薑鈺看了看她,說:“我信的過你。”

陳洛初看著薑鈺,有些恍惚。

事情比她想象中,要簡單許多許多。

“等合同走完,我們再出去看孩子。”他說。

陳洛初的笑容有幾分勉強,許久才“嗯”了一聲。

但這件事還是得心照不宣,就連出國,兩個人也不是一起的,薑鈺以工作的藉口,先兩天去了國外。

而陳洛初是在出院之後,纔買了機票。

跟陳英芝說的理由是,想暫時出國散散心。

陳洛初也知道,蕭葛會去打探她的行蹤,不過她也想好了應對之策。

她得把薑鈺從這件事情裡,摘出去的。

陳洛初到達國外機場的時候,薑鈺已經來接她了。這邊很冷,他裹著厚厚的衣服,手上也還給她拿了一件。

陳洛初跟著他一起上了車,車上他也準備了熱飲。

她隨便報了一個地址,到了後,她就讓司機離開了。

薑鈺跟著陳洛初儘進了屋子,結果屋子裡什麼都冇有,他剛想問,陳洛初卻帶著他出了後門,坐上了另一輛車子。

薑鈺蹙眉,也猜中其中的緣由,便冇有說話。

車子沿著一條便偏僻的小路看著,開了有幾個小時,天色漸漸暗下來的時候,他們纔到了一個小鎮。

薑鈺抬頭往不遠處望去,然後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有一個婦人,懷裡抱著一個非常小個的孩子,孩子全身裹得嚴嚴實實的,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車子的方向。

薑鈺突然有些熱淚盈眶。

血緣關係就是這樣奇妙,他甚至都不需要確認,就知道這是他的孩子。

“這是我們家閨女。”他肯定的說。

陳洛初應聲說:“是。”

薑鈺便下了車,他很快喜笑顏開朝孩子走了過去,彎下腰湊在她身邊,孩子太小個了,薑鈺怕弄疼她,便隻用一隻食指,撫摸著她的小臉。

軟乎乎的,睜著那雙圓潤的大眼睛,歪著腦袋,正一動不動的好奇看著他。

薑鈺的心都要化了。

他從來冇有想過,會有一個人,跟他如此相似,而他光是看著,就覺得這一輩子美好得不行。

“小公主。”薑鈺忍不住笑起來。

她依舊歪著頭,在判斷他說這句話的意思。

“我可不可以抱抱你?”薑鈺詢問道。

小女孩似乎在思考,然後大大方方的朝他伸出手。當薑鈺把這隻小不點抱在懷裡的時候,就手足無措了,她太小了,他生怕弄傷她。

隻是薑鈺在看到她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針孔時,眼睛就忍不住濕潤了,他親了親她的額頭,說:“受苦了小公主。”

“痛痛。”她癟嘴,指指手臂,要哭,太委屈了。

這一委屈,倒是把薑鈺弄得眼淚直掉,一個大男人哭的稀裡嘩啦的,他猛吸氣,用力忍住情緒,說:“爸爸吹吹就不痛了。”

她點著頭,繼續癟嘴說:“吹吹。”

薑鈺吹了,又小聲的問:“你叫什麼名字?”

她又歪著頭,然後說:“叫小芙蝶。”

薑鈺忍不住又親了親她,不斷替她整理著衣物,又換了一個坐姿,用背替她擋住所有的風,“小芙蝶啊,好,挺好,好聽,我閨女長得比蝴蝶還要好看。”

小蝴蝶在薑鈺懷裡的時候一直很乖,除開本身就是安靜的性子,薑鈺一個男人,懷抱自然比女性讓她更加有安全感。

她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眨著,看著薑鈺的眼神更多是好奇。而當她轉頭看見陳洛初的時候,嘴角下垂了,眼角下垂了,然後突然就大聲的哭出來,開始在薑鈺懷裡劇烈掙紮。

這把薑鈺下了一跳,他怕弄疼她,隻好小心翼翼把她放下來。

而小蝴蝶剛剛落在地麵上,就顫顫巍巍的邁著小短腿朝陳洛初跑過去了。

一邊跑,一邊張開雙臂,要媽媽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