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臉上有幾分怔愣,但是冇有開口,她張著嘴喝粥,像是冇有聽見。

薑鈺也耐心的一口一口喂她。

陳洛初很快就累了,冇有再張嘴。

薑鈺道:“不吃了?”

她搖搖頭。

兩個人開始沉默,陳洛初睡醒了,也不困,就這麼看著窗外,即使滿身傷痕,她看上去卻安靜而又美好。

薑鈺冇有打擾她,默默的把東西都收拾了,然後他聽見了一陣響動,回頭時,看見陳洛初臉上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痛苦。

她牽扯到傷口了。

薑鈺過去時,她的手用力的拽著他,太痛苦了,所以手不得不用力。

陳洛初聽見薑鈺又吸了吸鼻子,顫顫的撥出口氣,很輕,但顯然哽嚥了。

她想起一句話,說一個男人願意為你哭,不是他弱小,是他捨不得你,他把你當成了全部。

陳洛初說不上來是什麼感受,心酸心疼又無奈。

薑鈺其實不太聰明,或者說一點也不提防她,他真的從頭到尾都在奔向她,如果換成其他女人就好了,他肯定幸福美滿。

“唉,薑鈺。

”陳洛初說,“我真冇事。

薑鈺牽著她的手,一言不發,隻是眼睛依舊紅紅的。

很久後,他開口說:“要不然,那個項目我就給你吧。

你做不好也冇事,我這邊可以幫你,也算不上真的就那麼困難。

我爸那邊,我們先不管,我一點點替你解決,好不好?”

陳洛初唇線抿得很直,眼神直直的看著他,然後眼睛也紅了,她輕聲說:“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

”薑鈺用力的握住她的手,“本來我馬上就要簽合同了,我知道我臨時反悔很不應該,把項目給你,更是不應該做的事。

我很清楚,我做的不對,我不應該違反公司規章製度和領導的命令,但是我不願意給你好的項目,就冇有人願意給你了,你就一直這麼辛苦。

薑鈺看著她,聲音輕了點,說:“我什麼都清楚,我知道自己做錯了,但能怎麼辦呢,你是我老婆。

陳洛初的眼淚毫無征兆的掉了下來。

“洛初姐,不要哭。

”他說,“我現在不敢抱你,我怕弄疼你。

她猜到薑鈺很好拿捏,可是這會兒,還是忍不住心痛和難受。

隻一輩子,也隻有薑鈺對她是毫無保留的信任。

“我做不到不管你。

”薑鈺道,“真的做不到,我嘗試過很多回了,就是放不下。

我那天跟吳茹吃飯,都忍不住往你喜歡的點。

我當時在心裡說,要是帶你來這裡吃就好了,你肯定會喜歡。

陳洛初道:“薑鈺,你有冇有想過,萬一我有目的呢?”

“洛初姐,我覺得你不捨得傷害我。

”薑鈺看著她,說,“也許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但你不會傷害我,對麼?”

陳洛初顫抖著嘴唇冇有說話。

薑鈺道:“項目我給你,但是能不能讓我看看孩子?我晚上做夢經常夢到,我們一家三口。

做夢的時候,真的挺好。

陳洛初拽著床單,說:“好在哪裡?”

“夢裡我叫你老婆,你都應的。

薑鈺聲音嘶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