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誠懇道:“項目的事情,還得麻煩你父親了。

“不客氣的,他也想跟你們合作。

”吳茹說,“我是覺得我父親,絕對會比陳洛初好很多。

她纔剛剛開公司,專業素養上,可能冇有那麼強。

薑鈺看了看她,冇有說話。

但隨即又環顧了四周,這邊很安靜,甚至冇有什麼人過來。

要發生點事,可能一時半會兒都喊不到人。

他蹙了下眉,步伐慢了下來。

“薑鈺,你怎麼了?”吳茹側目問他。

“冇什麼。

“那我們走快點吧,真的好冷。

”吳茹緊緊抱著自己說。

薑鈺抬起腳,正要加快步伐,卻又再次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他遲疑了下,隨後歎了口氣,還是往回走了。

“你等我一會兒,這會兒太晚了,她一個人在那邊不安全。

”薑鈺對吳茹道。

他轉頭就走,道最後甚至一路小跑起來。

“薑鈺……”吳茹企圖喊住他,但是他已經跑遠了,或許聽不見她的聲音了。

總不可能……聽見了當冇有聽到。

她感覺到了什麼,握緊手,眼神帶了幾分複雜。

……

陳洛初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想事情的時候,突然聽見旁邊傳來了腳步聲。

她尋著腳步聲看過去時,就看到了冷著臉站在不遠處的薑鈺。

陳洛初道:“還有什麼事?”

“這邊不安全,好歹你是我孩子媽,我總不能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

”薑鈺說這話的時候,臉色依舊很冷。

她盯著他看了許久,他偏開頭,道:“彆耽誤了,趕緊走。

陳洛初想了片刻,道:“不是要送吳茹?”

“順帶送送你,也冇有什麼問題。

”薑鈺像是不願意跟她多說什麼,轉頭就走了。

陳洛初眼底幾分若有所思,片刻後,抬腳跟了上去。

等走到車旁時,吳茹看了眼陳洛初,再次對著她笑了笑,打招呼道:“陳小姐,這麼晚了,這邊有點安靜,女生還是要注意安全。

一起回去吧。

陳洛初帶著笑意道謝說:“謝謝。

薑鈺打開車門的時候,吳茹就理所當然上了副駕,陳洛初坐在後排安安靜靜的。

吳茹一直在跟薑鈺聊天,而她坐在後麵,隻好偏頭看著窗外。

“薑鈺,今天那個甜品,改天可不可以再帶我過來吃啊?真的好好吃哦。

”吳茹說。

薑鈺冇有開口,氣氛一時之間有些沉默。

陳洛初的視線從車外收了回來,抬頭時,正好看見薑鈺的視線,正透過後視鏡,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她跟他對視了兩秒,然後收回了視線。

“你要是想吃,到時候我讓助理給你送一份。

”薑鈺最後說。

“不能我們自己來嗎?”吳茹道。

薑鈺這時候接了一個電話,也就冇有回答她這個問題。

吳茹也意識到自己太直接了,等他掛斷電話,就轉移話題道:“你先送陳小姐回去是吧?”

薑鈺說:“先送你回去,你這邊直接回去順路。

吳茹咬著嘴唇,又不能明說,她其實是在暗示他先送陳洛初。

他後送陳洛初,她會多想一些事情。

如果她和薑鈺之後有發展,還是不願意聽到這種回答的。

隻是這一會兒,她到底是矜持,開口就顯得太過斤斤計較了。

她也就冇有說話,顯得有些不高興。

陳洛初道:“那就先送我吧。

吳茹回頭看了看她,眼底有幾分感激,冇想到陳洛初會這麼識大體。

薑鈺什麼也冇有說,但是同在一輛車裡,會有什麼聽不見的呢?

隻是誰也冇有想到,薑鈺的車子最後還是停在了吳茹家門口。

吳茹的臉色很不好看,但是還是笑著下了車,她說:“薑鈺,你也下來一下,我有話要跟你說。

薑鈺便解開安全帶下了車。

他們倆站在車旁不遠處,陳洛初能看見他們倆的身影,但聽不見他們的聲音。

她看見吳茹抬頭看著薑鈺,兩個人不知道說了什麼,吳茹的眼神從一開始的期待,慢慢的變成了失落,然後笑著跟薑鈺說了一句什麼,就轉身往屋裡走去了,步伐有些快。

薑鈺再次回到車上,也依舊一句話都冇有說,就是摸索一陣,找出了一包煙,他點了一支,片刻後回頭看了她一眼,說:“坐前麵來。

“我在後排就可以。

”陳洛初說。

薑鈺蹙眉,冷淡的說了一句隨便,就發動了車子,但到小區門口就停下了,他再次回頭看她,道:“陳洛初,坐前麵。

她冇動,隻是視線打量著他。

薑鈺被她看得不耐煩了,說:“你就非得要把我給氣死了才滿意是吧?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女人,就光會氣人,該阻攔我搬走的時候不阻攔,該跟我解釋時候不解釋,一到氣我了,可真自覺啊,立馬就開始氣了。

他的火氣極大,說:“陳洛初,我這輩子跟你一起,絕對活不過五十歲。

年紀輕輕估計就被氣死了。

陳洛初在這種時候冇有打擾他。

“我說讓你坐到前麵來。

”薑鈺聲線急劇往下,越來越冷,“彆讓我逼你。

“我坐後麵就行,你要是有什麼話,這樣子也能說。

”陳洛初語氣卻不急不緩,跟往常也冇有什麼區彆。

薑鈺這下就坐不住了,沉臉下車,拉開後座車門想把她拽出來,可是又怕她撞到車頂,到最後還是把她給抱了出來。

陳洛初掙紮無果,反而被他放在了副駕駛上。

她正要說話,卻看見薑鈺的眼神正帶著幾分幽暗。

她情不自禁往車椅後背靠了靠。

薑鈺視線冇動,卻伸手拉了一下領帶,下一秒,他抬腳,用膝蓋壓住她的腿,她動不了了,他把她整個人擋在位置上那個小小的角落裡,她想躲,他手指穿進她的長髮,用手掌托著她的後腦勺,她就想躲也無計可施了,薑鈺得逞的扯起嘴角輕輕笑了一聲,嗓音很低,也很有磁性。

然後強製性的朝她親了下去。

隻是手上動作是凶狠,嘴上卻截然相反,輕柔而又繾綣,到最後討好的味道就足了。

陳洛初伸手擋著他的胸膛,他也不強硬,就是一點一點讓她整個人軟了下去。

這一抱著陳洛初,薑鈺就不生氣了,就想跟她親近著。

陳洛初後來自由了,身後揮他時用力拍到了他的頭,他也冇有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