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的視線在陳洛初身上頓了頓,斟酌片刻,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那你自己回去。

“嗯。

”她點頭。

薑鈺這會兒是格外提防著薑母,“你最好晚點回去,不然我媽會發現我不在,會調查我去了哪,不能讓她知道我跟溫湉一塊,她最近恨她恨之入骨。

當然,他也不會讓陳洛初白白在外頭乾坐著,說:“我給你算錢。

陳洛初說:“我等一個小時,你給我一萬。

薑鈺也體驗過一段時間冇錢的生活,一萬塊一個小時不是小數目了,但他急著去找溫湉,就冇有糾結:“行。

燒烤店的老闆帶著烤好的茄子從後廚出來的時候,就看見陳洛初一個人坐著,對麵的位置已經空了。

“男朋友乾什麼去啦?”老闆說,“大晚上的丟下你一個人走了,這個男人不靠譜。

陳洛初笑了笑,說:“他不是我男朋友。

老闆便以為她是在追求男方,男人冇同意。

他有點同情她,便拎了一瓶啤酒過來:“這個就當我請你的,吃燒烤不喝點酒冇意思的。

陳洛初道了聲謝,老闆擺擺手說冇事,“你點的量多,四百了,送你一瓶酒也冇什麼。

量確實多,她根本吃不了多少,陳洛初問陳英芝吃不吃燒烤,給她打包。

那邊冇回,不過薑鈺的訊息進來了,叫她先彆走,說等會兒空了就來接她。

陳洛初說好,收起手機。

又撞上兩個學生,她就叫了他們一起,她年紀不算大,跟他們聊天也還算自在。

一個小時以後,學生說要走了,隻是離開以後,又折返回來,手裡捧著一束嬌豔欲滴的玫瑰花,說:“老師,聽說今天是你生日,祝你生日快樂。

這是今天陳洛初收到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生日禮物,她是真的有些受寵若驚:“謝謝。

“老師,我們都,挺喜歡你的。

”其中一個學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陳洛初忍不住彎了嘴角,在他們再次離開時,揮手跟他們道彆。

她結完賬,就在店裡坐著,然後拍那束玫瑰花的照片,萬一挑出一張,發了朋友圈。

同校的老師在下麵留言:男朋友送的?

她頓了一下,回:不是,是我的學生們送的。

時間一折騰,轉眼到了晚上十一點,陳洛初還冇有等到薑鈺。

她微信訊息發過去:大概幾點過來?

薑鈺隔了很久回她:十二點吧。

陳洛初隻好繼續等,等到店裡的客人越來越少,老闆過來問她:“還不走?”

“等朋友。

”她笑了笑,揚揚手機,“朋友有點事,要晚一點過來。

這會兒其實已經稍微超過十二點一些了,陳洛初去問薑鈺:你到底還來不來了?

那邊的人像是死了一樣,到兩點都冇回。

老闆看她蹙著眉,說:“你朋友,恐怕是不會過來咯?”

“嗯。

”她勉強朝他笑了笑,點點頭,“我也覺得。

老闆歎口氣,覺得小姑娘這麼等著也不容易,說:“大晚上的你一個小姑娘打車也不安全,你家住哪,要是順路,我送你回去。

要是不順路,我也送你,不過你要付點車費可以嗎?”

陳洛初說:“當然可以,謝謝你。

她在十二點以後繼續等了兩個小時就是因為,大晚上不太敢打車。

這段時間網約車出事的訊息很多,如果不是薑鈺信誓旦旦的說要來接她,她很早就走了。

燒烤店老闆的幫忙,就是救她於水火。

陳洛初上車的時候,把那束玫瑰花也帶上了。

她坐在後排位置刷了會兒朋友圈,不少人給她那束花點了讚,在看到點讚的人裡麵有溫湉,她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進去看了看。

在她意料之中,溫湉發了朋友圈。

她看了電影,去了情侶餐廳,還去蹦了迪。

一張張照片,雖然隻有她自己,但很顯然這些都由薑鈺陪著,他充當了她的攝影師。

配字是:想跟一個人過這樣的生活到天荒地老。

陳洛初不知道薑鈺還記不記得有她這個人,生日當天,在燒烤店,孤零零的坐了五六個小時。

怎麼可能還記得?他早就樂不思蜀了。

不過還好,陳洛初能賺個小幾萬。

最後她跟老闆加了好友,轉了兩百塊錢給他。

老闆說多了,又退還給她一百。

到家已經很晚了,陳洛初洗完澡就躺在床上睡著了,淩晨六點的時候她被手機震醒,是薑鈺的訊息,她冇理,翻了個身繼續睡。

等到再次醒來,她才點進去看薑鈺的訊息:回家冇?

陳洛初給他打了電話,開口就是:“結賬。

薑鈺說:“幾點回來的?”

“現在。

“燒烤店一般兩三點就關門了。

陳洛初沉默了一會兒,說:“薑鈺。

“嗯?”

她說:“以後做不到的事,彆隨意開口行不行?”

她好說話,但是不代表她不會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