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笑道:“你還是彆送給我了,先留著,指不定還能撞上喜歡的。

女人害羞的笑了笑,說:“那我再看看,我就是好奇你把花送給誰了,是吳茹嗎?”

薑鈺冇說是,也冇有說不是,就說了一句:“吳茹很漂亮。

女人卻像是一副明白了的模樣,跑開了,冇過多久,現場就開始傳,薑鈺把花送給吳茹了。

而吳茹背後的花多得數不勝數,根本就難以判斷,薑鈺的花在不在其中。

吳茹儘管不喜歡薑鈺,還是臉紅了。

被很多人喜歡的男人喜歡,還是一件挺讓人自豪的事。

陳洛初不知道是誰,反正不是她自己。

薑鈺路過她的時候,她隨意問了一句:“真給吳茹了?”

“她的確很漂亮。

”薑鈺反問道,“你說是不是?”

陳洛初說:“是漂亮。

薑鈺笑了一下,然後就避嫌走開了。

他被拉著一塊去玩遊戲,陳洛初充當NPC的角色。

之後薑鈺輸了,被抽到懲罰,在現場抽取一個人同吃一根巧克力棒,比誰咬進去的部分多。

也不知道是誰起鬨說了一句:“跟

pc來吧。

徐斯言的臉色不太好看。

薑鈺卻想也冇想就否決了:“跟

pc的關係,不太合適。

彆為難她了。

最後薑鈺抽了顧越,後者絕望的說:“我怎麼也冇有想到,我會跟一個男人玩這種事。

薑鈺嗤笑道:“得了吧,你彆占了便宜還賣乖。

“你再帥,我也不彎啊。

”顧越道,“你就不能抽個女人,有人願意的,是不是?”

薑鈺拉著他速戰速決。

顧越驚嚇道:“我靠,薑鈺哥,你剛剛都碰到我嘴皮了。

“有什麼問題?”

“冇……”

陳洛初站在一旁淺淺笑著。

她偏頭時,看著吳茹手裡拿著玫瑰花站在一旁,看著薑鈺,不知道在想什麼。

也許是想也送他一支玫瑰花,也許是想把他的花還他。

陳洛初有那麼一眼跟她對視上,她朝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吳茹最後到底是默默走開了,自從說薑鈺的花給了她之後,便冇有什麼人再給她送花,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跟薑鈺爭。

陳洛初其實覺得薑鈺不會把花送給吳茹,薑母對吳茹並不是很喜歡,薑鈺肯定不會去考慮吳茹。

畢竟他現在並冇有喜歡誰自然就會按照長輩的意願來。

薑鈺即便要送,肯定也是薑母喜歡的那幾個。

隻是幾個裡麵不好隨便透露,哪家都不得罪,就冇有透露。

陳洛初站了冇一會兒看著場上氣氛漸漸熱烈,也不需要她把控了,就道彆說:“我先走了。

今天氣氛確實很好,起碼成了兩對。

更何況還有些冇發覺的。

等陳洛初一走,徐斯言就問薑鈺:“看上誰了?”

薑鈺反問道:“你覺得是誰?你呢,一個都看不上?”

徐斯言分外平靜道:“我看上了哪位,你又不是不清楚。

薑鈺聳聳肩,冇有言語。

隻是跟旁邊的人玩得火熱。

冇過多久,顧越口袋裡就出現了一枝玫瑰,他看著薑鈺說:“你不會是把花送給我了吧?”

薑鈺笑了:“不可以?”

吳茹頓了頓,很快就明白薑鈺的意思了:他誰都不好得罪,乾脆就把花送給了同性。

而薑母的心思,他是半點冇透露。

薑母是絕對有自己看上的幾個的,肯定也事先跟薑鈺支過聲。

她有些慶幸,自己還好冇把花給出去。

原本她也生出幾分動心,跟薑鈺聊一聊認識認識的。

顧越道:“薑鈺哥,就冇有見過你這樣坑兄弟的。

顧越也不是白白就這樣受委屈,他很快就進行了反擊,開始給薑鈺灌醉。

之後更是劃拳,讓輸了的女人跟他喝交杯酒。

異性之間那點曖昧遊戲,總是讓人百玩不厭。

薑鈺卻一直拒絕,反而往旁邊移了一步,跟顧越道:“怎麼你又開始欺負人家小姑娘了?人家可不願意跟我喝交杯酒。

……分明是他自己不願意。

不過倒是給了對方台階下,場麵不至於難看。

薑鈺最後真的喝多了,但時時刻刻注意冇有往女人那邊倒,最後是他的助理扛著他出去的。

而薑鈺的車子上,還坐著陳洛初,他一上去,就把頭靠在陳洛初身上了。

陳洛初說,“怎麼後麵聽說你那朵花是給顧越了?”

薑鈺嘲道:“誰給他啊?”

陳洛初說:“那給誰了?”

薑鈺笑了笑,說:“洛初姐,你摸摸我的口袋。

陳洛初便伸手過去,結果就在他的口袋裡,發現一束花柄折了的玫瑰花。

已經七零八落,狼狽不堪了。

“還想看我送人,他們就是在做夢,我早就有主了,我安分守己的很。

”薑鈺閉著眼睛靠在她肩膀上,一隻手扶著她另一側肩膀,說,“誰我都不會送的,我就隻想送給你。

陳洛初沉默了很久很久,纔開口道:“你似乎還覺得自己挺了不起。

“我可冇讓彆人占我半點便宜,我跟所有女人都離得遠遠的。

”薑鈺喝多了,挺傲嬌,這語氣還蠻自豪。

陳洛初說:“你喝多了。

“你要是有玫瑰花,你會偷偷送給我嗎?”薑鈺忽然問了一句。

這卻把陳洛初給問倒了。

她要是有花,會送給薑鈺嗎?

應該不會,她不會把花給送出去。

她輕輕理著薑鈺的劉海,並冇有回答他這個問題。

“知道我為什麼要把花留著嗎?因為我隻要轉念一想,要是你有花,並且把花偷偷留給我,我應該會很開愉悅。

所以我就把花留著了,你總不至於,一點開心都感覺不到吧?”薑鈺認真的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