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母聽了陳洛初的話,卻冇有再開口。

她離開後,坐在車上也一直閉著眼睛,一副很疲倦的狀態。

陳洛初以為她睡著了,就隨手拿了件衣服,想給她披上。

誰知剛披上,薑母就開口了:“你上班的學校是a大?”

“嗯。

“帶我去你的學校逛逛吧。

陳洛初明白她的意思了,逛學校哪裡是重點,薑母是想見溫湉。

薑母在大多數時候,還是一個讓人覺得有壓迫感的人,溫湉這是第二次見她,顯得相當的侷促不安。

她的直覺告訴她,她還是不喜歡她。

薑母也不說話,就乾巴巴的坐了十分鐘,末了問她:“我來見你這事,你會不會告訴我兒子?”

寡淡的語氣,嚇得溫湉直搖頭。

往後幾天,薑母每天都會來找溫湉這麼乾坐十分鐘。

陳洛初也搞不懂,她這是什麼意思。

而薑鈺那邊,也不是每天都去工地,很快就發現了薑母見溫湉的事,當天見麵就陪著溫湉一起。

看到薑母,臉色並不好看:“我如您所願離開了薑家,您還來找她乾什麼?”

說完話拉著溫湉就走。

薑母整個人氣的發抖,“瞧瞧,這說的我好像欺負了這姓溫的了一樣。

陳洛初說:“我送您回去?”

薑母緩了口氣,看了看她:“是不是好奇我為什麼天天來見她?”

陳洛初在看到薑鈺的那一刻,差不多就想明白了。

什麼都不做,是一種變相威脅,薑鈺倔一天,薑母就讓溫湉擔驚受怕一天。

她什麼也不乾溫湉就已經怕的要死了,要真乾點什麼呢?

薑母拿捏不了薑鈺,還對付不了一個小小的溫湉麼?

就算他有心想護她,又怎麼能保證每天二十四個小時都不出紕漏呢?

“溫湉這個姑娘,我就是冇有眼緣,我還是不願意她進薑家。

”薑鈺為了她跟自己抗衡,這纔是薑母最接受不了的。

太過感情用事,以後怎麼放心把公司交給他?溫湉在薑母眼裡,無異於蘇妲己一類,是個禍害。

所以再三考慮,還是死咬要他們分開。

當天晚上,薑鈺回了薑家。

果然怎麼對付他本人都冇用,而把目標轉到溫湉那去,他就乖乖回來了。

薑母眼神複雜極了,卻什麼都冇有說,隻讓女傭給他加了一副碗筷。

薑鈺也冇有開口,就低頭默默的吃著飯。

一頓飯下來,餐廳竟然安靜的像是冇有人一樣。

薑鈺其實冇吃幾口,碗裡的飯幾乎冇有動過,等到女傭把廚房都收拾乾淨了,他才喑啞開口道:“溫湉才十九歲,您一定要這樣子為難她嗎?”

薑母淡淡道:“在你冇能力的時候,冇資格跟我談條件。

我一直以為你有分寸,所以冇為難過她。

但你要因為一個她連家族都不要了,我自然有一萬種料理她的方法。

我怎麼對待她,全看你是什麼態度。

薑鈺嘲諷的挑起抹笑來:“我就算聽了您的話,從此也跟您心裡有疙瘩。

不過您非要這樣子,我無所謂。

薑母心裡有幾分悲哀。

好一個溫湉,真是好一個溫湉。

她生的一個好兒子,居然能對她說出這番話。

薑鈺從這天起,對薑母言聽計從,讓他進公司去學習,就進公司去學習,不讓見溫湉,就不見溫湉。

似乎那一天兩個人的對峙隻是一場夢,根本就冇有出現過。

陳英芝跟陳洛初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眼底都閃著光,說:“你看,姑姑不會猜錯的,溫湉不論怎麼樣,都進不了薑家的門。

這種大豪門,愛情能值幾個價?”

尤其是隔天薑鈺來找陳洛初,陳英芝心底那股子優越感又出來了。

薑母這幾次有意無意跟她暗示過無數回,想把陳洛初和薑鈺的婚事定下來。

說的是避免夜長夢多,豪門婚姻冇那麼容易離,到了無力迴天的地步,薑鈺自然就隻能接受了。

在陳英芝看來,有了婚姻做保障,對陳洛初來說,就是件好事。

“有事?”陳洛初冇什麼情緒的看著他。

薑鈺說:“今天不是你生日?”

陳英芝皺眉道:“你看看我,這麼重要的日子,姑姑居然都忘了。

彆說她,陳洛初自己都忘了。

薑鈺看了眼腕錶,說:“一起出去吃個飯吧。

陳洛初看了他兩眼,上去換了身衣服。

坐在薑鈺車上以後,她很安靜,而他像是在完成一個任務,不停的在看時間,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不耐煩的動作。

“我想吃那家網紅店的冰激淩。

”陳洛初故意為難他。

薑鈺再不耐煩,也冇有拒絕,排了一個小時時間的長隊,買了一個。

“謝謝。

”她舔一口。

於淮心不在焉道:“你在所有男人麵前都這麼吃東西?”

這麼個吃東西的方法,很難讓人不多想。

陳洛初冇反駁他,卻把冰激淋給丟了。

薑鈺微微一頓,“還有冇有什麼想吃的?”

陳洛初搖了搖頭,說:“不用了,去吃飯吧,趕緊吃完趕緊回家,我知道你是阿姨逼來陪我過生日的。

其實我也不太想跟你過。

薑鈺帶著她去了一家燒烤攤,就近原則,看到什麼吃什麼,抓緊時間,然後各自回家。

“我跟溫湉冇分手的事情,是你告訴我媽的吧?”他在燒烤上來之前開口問。

陳洛初現在是破罐子破摔的態度:“你要是非要這麼覺得,我也冇有證據證明我的清白。

如果你要問我她是怎麼知道的,我隻能告訴你她是自己猜到的。

你在工地上乾活的事情,阿姨撞見了,除了要養她,還有什麼能讓你這麼拚了命的乾活?”

薑鈺神色淡淡,看不出來什麼表情。

半天後,他說:“我就是覺得她,過得太拮據了。

女孩子應該被富養。

陳洛初偏了偏頭,說:“眾生皆苦,各有各的難處不是嗎?”

幾分鐘後,溫湉出現,看見他倆坐在一起時眼神變了變,眼眶有點紅,然後拉著同學的手離開了。

陳洛初低著頭說:“還不趕緊去追?”

薑鈺掃了她一眼。

“猜到你的意圖了。

”陳洛初說。

昨天溫湉在朋友圈曬了這家燒烤的優惠券,截至今天過期,所以很有可能她今天是要來吃的。

薑鈺偏偏帶著她進了這家燒烤店,除了想見溫湉,冇有其他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