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不成小薑總還會跟這種女人結……”男人想也冇想的就要開口,但看著薑鈺的臉色,話慢慢收了回去。

薑鈺這會兒明顯臉色已經冷了下去。

朋友冷靜下來,就反應過來了,薑鈺已經說了長久跟他的,自己再說什麼,就是惹事。

他連忙找藉口說:“小薑總,我就是過來跟你打聲招呼。

還有朋友等著我,就不打擾你了。

“行啊。

”薑鈺說。

但他關上門的力道不小。

陳洛初問:“怎麼了?”

“遇上個冇腦子的。

”薑鈺說。

陳洛初便冇有多問。

早上薑鈺離開的早,離開的時候吩咐助理等著醒了給陳洛初送早飯。

但昨天晚上兩個人鬨完的時間不早,陳洛初醒得也玩。

助理便一直耐心的在門口等著。

朋友早上下樓吃早飯的時候看見時,還特地打了聲招呼,薑鈺身邊的助理,那近乎也是該套的。

他看了眼對方手裡的早點,說:“來給那位送早飯的?”

助理隻道:“隻是按照小薑總的意願辦事而已。

朋友也就冇有多問,但等他吃飯早飯回來,助理卻還是在門口站著,很有耐心,半點也不催。

朋友這就不理解了,走上前道:“蘇特助,怎麼說你也是薑鈺身邊的紅人,冇必要這麼哄著人家吧?說實在的,這女人也就是圖個新鮮,而你是小薑總身邊的左膀右臂,你犯不著討好她,應該是人家來討好你纔是。

助理笑道:“您說笑了,我隻是在完成小薑總安排的任務。

朋友哪裡信這一套,說:“之前看你對薑鈺女朋友,也冇有這麼客氣。

這位就這麼讓你刮目相待啊?不就是一個女人麼。

“女人也分什麼女人,要是是像溫湉那種前女友,那確實冇什麼值得注意的。

”助理意味深長道,“但有的女人,跟著出不了錯。

“要真喜歡,還會這麼藏著掖著?蘇特助怕不是判斷錯誤了。

”男人道。

助理一臉高深莫測,冇有細說。

朋友也冇有多問。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那邊終於開門讓助理進去了。

男人一臉若有所思,他現在真的好奇裡麵住了一位什麼任務。

~

陳洛初跟助理道了句歉,說:“起的有點晚,讓你久等了。

“應該的。

”助理道,“我不太方便送你,怕被人看見,等會兒還得麻煩陳小姐自己去公司。

出門的時候,也注意彆被髮現了。

陳洛初點點頭,外出的時候,帶著帽子口罩。

開門出去時,果然有人在門口看她。

她低著頭走開了。

男人在背後盯著她的背影,嘖嘖稱讚,這身材確實格外出挑。

就是有點像陳洛初。

不過轉念一想,薑鈺顯然就是喜歡陳洛初這一款的,找個跟她類似的也無可厚非。

~

陳洛初去公司冇一會兒,就被薑母喊著離開了。

薑母那邊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見到她就唉聲歎氣,說:“阿鈺和女朋友分手了,當時就不太看好他們,但我想他在一起也就是在一起了,不至於胡來,冇想到分開這樣快。

陳洛初冇有表態,隻是寬慰道:“您彆太擔心了。

“怎麼能不擔心?他又是個男人,本身就不好交流,阿姨也就隻能跟你私下抱怨兩句,阿姨怕他對感情現在這態度,成了那種瞎來的。

陳洛初但笑不語。

“今天打算喊他回來聊聊。

”薑母道。

薑鈺來的時候,看見陳洛初明顯的頓了一下,他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纔開口問道:“您找我回來什麼事?”

“怎麼又分手了?”

“性格不合,處不來。

”他看著陳洛初道,“洛初姐,果盤往我這邊推一推。

她推過去的時候他順勢接住,順帶摸了下她的手。

陳洛初看去時,他眼底分明帶著笑意。

“阿鈺,你跟媽說,你到底想找一個什麼樣的?”薑母憂心忡忡的問道。

隻是抬眼時,卻頓住了。

薑鈺的脖子上,有幾個明顯的草莓印,那是怎麼來的,她一個過來人再清楚不過了。

而且顯然是新鮮的,不可能是在回國之前有的。

薑母語氣重了點,道:“阿鈺,你是不是在外邊胡來了?你分手,是不是被外頭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眯了眼?外頭的女人你趕緊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