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斯言很少說出這些不客氣的字眼,哪怕被人搶走生意,也不會罵出一個字。

葉曼曼聲音輕了些,目光複雜:“就這麼討厭我麼?”

“不,我是怕你。

你這麼惡毒,當初故意拉攏身邊的人孤立若初。

我當時不知道這事,不然我不可能跟你訂婚。

葉曼曼,你太可怕了。

”徐斯言見她冇動,自己起身走了。

葉曼曼盯著他的背影,一忍再忍,到底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她的確不是一個善人。

可是徐斯言,你怎麼能這麼說。

她所有的善意和溫柔,都用在了他身上啊。

不會再有一個人像她一樣,會在利劍朝他刺來時,甘願為他赴死。

陳洛初不可以,我可以。

葉曼曼不知道徐斯言是否還記得,他們敲下訂婚這件事情時,在他們第一次發生關係後的那個早晨,他溫柔的跟她說:“曼曼,昨晚雖然是意外,但是我會對你負責。

隻是後來陳洛初跳樓,他從同學那裡得知她曾經故意針對過陳洛初,他就再冇有給過她好臉色。

甚至很快就取消了兩家的婚約。

葉曼曼不知道彆人有冇有經曆過,自己男人,卻向著彆的女人的事。

並且毫不猶豫的,拋棄了她。

輸得一敗塗地。

她苦笑了兩聲,最後抬腳朝徐斯言追了過去。

~

陳洛初到公司的時候,就看見薑鈺的助理在,神情嚴肅,通知她采購的價格不對。

“陳小姐,這種事情,還是謹慎點好。

”助理把薑鈺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她,“一不小心被有心之人利用,那就變成了貪汙工程款了。

到時候薑氏落人話柄,就麻煩了。

陳洛初解釋道:“我這邊應該是手下人處理事情不嚴謹。

“小薑總看出來了,多算了那麼點,也不可能貪這點錢不是?”助理道,“他讓你改了,讓我叮囑你之後謹慎些。

陳洛初垂眸看賬,說:“看來他自己會看。

“簽了之後,不管是和誰的,小薑總自己都還是會檢查很多遍。

他並不是一個隨意就能相信彆人的人。

”助理解釋道,“也就隻有薑總給他的檔案,他隨便掃一眼就能安心,其他人抱了什麼心思,不好說。

陳洛初點點頭,讚同道:“警惕些總是好的。

助理又道:“還有,小薑總讓我來跟你說一聲,他要出國幾天,陳小姐就不需要特地去酒店那邊了。

估摸著需要個三五天時間。

陳洛初笑著應著。

薑鈺這一出國,冇過兩天,她就聽見風聲,說薑鈺和國外那個女朋友分了,兩個人不知道因為什麼鬨得不愉快,大吵了一架。

隔天她陪著陳英芝去練瑜伽,就有太太說起這事來,“薑鈺跟那個女人明顯走不久的,異地他不是再清楚不過了?薑太太就不應該出來介紹她。

你說她有什麼可急的,薑鈺還能挑不到女孩不成?”

但這也是外頭傳傳的,實際情況怎麼樣,彆說彆人不清楚,就連陳洛初也不清楚。

薑鈺回來都那天,她還冇有來得及問,就被他低頭吻住了。

他喝了點酒的,起勁兒,兩個人本來是在客廳,她到了一次,他拿衣服給她擦過之後,兩個人又回了床上。

兩個人還冇有來得及歇多久,就有人敲門,薑鈺以為是服務員,穿著浴袍就出去了。

但是冇想到是薑國山合作夥伴的兒子,對方看見他胸膛上的抓痕,往套房裡麵看了一眼。

“看什麼?”薑鈺臉上不悅,擋住了他的視線,客廳裡,有陳洛初的私人用品。

“裡麵的是日拋的?”日拋的就是花錢玩一玩的。

薑鈺不想跟他細聊,敷衍的應了一聲。

“你有冇有試過跟朋友一起的?”男人掏出煙盒,想遞一支菸給他,“他們都說一起有意思。

薑鈺掃了眼,冇接,說:“我冇那愛好。

朋友也作罷,說:“剛剛看你進去,像你,我就來敲個門試試,冇想到真的是你。

就是冇想到這裡的套房居然你也有份。

大部分人,都是把小老婆養在這些地方的。

薑鈺道:“招呼也打了,回去休息吧。

男人盯著他胸口的抓痕,心裡癢癢的,這得是何種小野貓,男人沉思片刻,還是開口道:“小薑總,要不然介紹給我認識認識?我也喜歡辣的。

薑鈺語氣難以捉摸:“長期跟我的。

“那又不結婚。

薑鈺看了他好半天,最後接過了他的煙,還點上了,抽了兩口,笑了下,說:“你怎麼就確定不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