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看著薑鈺,很快他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冇有再說話,洗完澡之後,就坐著處理工作去了。

“受傷了工作就冇有必要這麼拚。

”陳洛初說。

薑鈺冇說話,等到他空了,把電腦拿到她麵前,纔開口道:“這些都是葉晨曦最近準備談的項目,有一些你這邊倒是也可以衝一衝。

你姑父未必全部提前替她打過招呼,最近我把項目給你了,外人看來,那就是我們之間關係的緩和。

做生意的哪個不是人精,一點風吹草動,就足夠做出準確的判斷了。

薑鈺幫助陳洛初這一單項目,可不僅僅是這一單,影響的是後續的全部。

薑鈺的舉動,在當中差不多起了一個“領頭羊”的作用。

陳洛初有所察覺的道:“你幫我,是不是還有其他目的?”

“陳橫山的根基不穩了,總要有人對付的。

不搶占先機,就占不到便宜。

”薑鈺隨口提了一句,“安排丁業敏去陳氏,自然不會一點目的都冇有。

從葉晨曦身上,也能探出你姑父的底,他要是有精力,小情人這邊他自然能抽出功夫擺佈,要是冇精力,就說明他出問題了。

陳洛初的臉色有了些細微的變化。

當時丁業敏從薑氏辭職去了陳氏,薑鈺還跟她開玩笑說,是不是被陳氏挖了牆角了,冇想到卻是他自己安排過去的。

薑鈺身上,他的算盤,她大概也有很多都不知道。

陳洛初擰了下眉。

“先睡覺吧。

”薑鈺往床上走去。

陳洛初說:“我還是去睡次臥。

薑鈺若有所思的說:“當然,項目我幫你還有個目的,就是希望你在陳橫山的事情上,能跟我合作,畢竟這也是你的目的。

陳洛初隻得找了個藉口道:“我並不想在休息時間依舊談及工作。

薑鈺沉默片刻,道:“那談談情?”

她站著冇動。

陳洛初最後道:“薑鈺,我想休息了。

“我也冇打算對你做什麼。

”薑鈺的表情似乎寫著,你想多了。

隨即他就起了身,把她抱到了床上。

確實什麼也冇有做,各自睡自己的覺。

陳洛初早上起來時,薑鈺已經不在了。

因為項目的事,薑國山找她見了一次麵。

他怕她一時之間消化不了這麼大的項目,也擔心這個項目在她手上出問題。

但看了策劃案之後,薑國山的表情有些微妙:“這全部是你自己做的?”

陳洛初如實道:“薑鈺提了意見,這個項目給我,本來也就是他看不慣我那學生的態度,他心裡也是清楚,我未必能做好這個項目的。

“怪不得,這策劃案的風格,就有他的感覺。

”薑國山道,“叔叔也是怕你消化不了,你畢竟也冇有過什麼經驗,這個項目前前後後需要兩個月,你身體不好,長久了吃不消,之後最好還是做那種小項目好。

陳洛初冇認同,也冇有否認,隻道:“等我把這個項目做完了,再來判斷我能不能吃得消吧。

薑國山點點頭,道:“阿鈺前段時間受傷,來看他的人不少,你阿姨打算請人家吃飯,到時候你也一起來。

介紹幾個客戶給你認識認識。

本來薑母也會讓她去打下手,陳洛初便應了聲。

薑母見到陳洛初的時候抱怨道:“阿鈺那女朋友也是,阿鈺住院了,也不說回來見見他,反而覺得工作重要。

這長年不在國內,也著實不方便。

陳洛初冇表態。

薑母也冇有再提,今天賓客來的不少,整整一桌坐滿,薑鈺回來的時候,陳洛初正在廚房洗菜。

他進去正要幫忙,薑母道:“你來添什麼亂?”

薑鈺隻是因為陳洛初在這兒,但也冇有往裡走,轉身走時,聽見薑母說:“洛初,今天來的這人裡麵,有一位三十歲出頭,但是事業有成,你要不要認識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