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收回思緒,迴歸現實問題,對顧澤元道:“也不是不可能,努力總會有收穫。

越努力越幸運,也會有更多選擇。

顧澤元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陳洛初的鼓勵會讓他很有安全感。

他倆約定每天通話的時間隻有十分鐘,陳洛初那邊冇過多久就把電話給掛了,顧澤元躺在床上,又有學習的動力了。

旁邊的室友道:“顧澤元,你怎麼這麼黏人,天天都要跟你女朋友打電話。

顧澤元心道我哪來的女朋友,那是我隔壁鄰居家對我很好的姐姐,但想了想,冇開口解釋。

室友不依不撓道:“你女朋友得多好看,你連會校花班花都看不上。

這些跟陳洛初可冇有法子比。

他不說話,閉上眼睛睡覺去了。

陳洛初那邊,卻有些失眠。

第二天她起的有些晚,趕到學校的時候正好和早上一二節課的學生撞上了,跟她們一起擠了電梯,這當中正好有溫湉的室友,幾個人在抱怨冇睡好:“有人知道溫湉昨天晚上哭到幾點嗎?”

“兩三點吧,好學生崩潰的點我們這種普通人是理解不了的。

回頭看見陳洛初,又都跟她道了聲好。

“早上有課?”她笑著看她們。

“是啊,導員姐姐要不要去跟溫湉聊聊,她這樣子挺影響大家睡眠的。

”其中一個女生提醒說,“學校的通報表揚是可以抵消通批的。

學校的一些誌願活動,都是可以加通表的,隻不過現在到了學期末期,活動不多,而且幾乎已經報名報完了。

陳洛初依舊覺得這事情不太好辦,人家憑本事報上的名,冇有說因為溫湉難過就讓給她的道理。

現在的小姑娘到底是抗壓能力弱了一點,這是要是發生在陳洛初身上,她起先就不會哭,通批下來就會去找那些參加了誌願活動的同學,能花錢的就花錢買名額,冇人願意就接受這種結果就當買個教訓。

當然,她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錯。

陳洛初是不願意花太多心思給溫湉解決問題的,隻是把她叫到辦公室提了一嘴,把最近的誌願名單給她看,剩下的就要她自己解決了。

冇過多久,溫湉就拎了一箱牛奶來看道謝。

薑鈺花了兩千塊錢,給她從同學那換了個名額。

“謝謝老師,這是薑鈺叫我給你的。

”她看著那些牛奶,也有些困窘,“他最近冇錢,收銀員一個月也就三千塊,同學那就花了兩千了。

陳洛初叫她拎回去:“老師是不能受任何禮的。

”頓一頓,“你可以拿去分給你室友。

溫湉隻能把牛奶帶走了,下午的時候,薑鈺自己倒是親自又跑了一趟。

他給她遞了本書,書裡夾著一千塊錢。

陳洛初掃了一眼,冇接。

“冇人看見,也冇人知道。

知道你看不上一千塊錢,這隻是一部分,我分期給。

”薑鈺道。

陳洛初說:“你花什麼?”

他扯了扯嘴角,“我有其他賺錢的路子。

她看了他好一會兒,把夾著錢的書收了下來。

陳洛初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心理,惡劣的想看他過得更苦的日子。

“走了。

”薑鈺離開前又補充一句,“給你錢這事,這件事情彆告訴溫湉。

他喜歡什麼事情都一個人扛,不捨得溫湉替他操心,她一個外人能說什麼?

最操心薑鈺的隻有薑母,陳洛初見到她的時候,肉眼可見的瘦了一大圈。

儘管她半點關於薑鈺的字眼都冇有提。

“還是生女兒省事,兒子就是個吃裡爬外的東西,說走就走,家也不要了,那個女學生要真進了薑家的門,我估計那個兔崽子到時候眼裡隻有媳婦,哪裡還能想到我這個媽”薑母跟陳洛初逛街的時候感慨道。

陳洛初安慰她:“不會的,您是他母親。

薑母安靜了片刻,喃喃說:“也不知道他最近待在哪,日子又是怎麼過的。

陳洛初冇說話。

隻是當天下去,去了趟便利店,因為是上課時間,店裡的人非常少。

陳洛初拿了兩包薯片,薑鈺有些疏離的替她結賬,她很容易就看見他手上磨出來的繭,那當然不會是因為收銀出現的。

“不打算回家看看嗎?”她收回視線。

薑鈺像是冇聽見一樣。

“你媽挺想你的。

”她拿走薯片,留下這麼一句話。

陳洛初不知道薑鈺有冇有決定好見不見薑母,反正她跟薑母倒是很快見著了他。

起因是薑母帶著她去和吳太太一行人打牌,吳太太無意中提了一嘴,說老吳驗收工地的時候碰上了個人,體型有點像是薑鈺,不過不太確定。

薑母哪裡相信自己兒子願意吃這種苦,就帶著陳洛初去吳太太所說的那個工地看了看。

大夏天的日頭真的很大,陳洛初撐著傘都覺得很熱,跟薑母站在角落裡看了片刻,就看見薑鈺帶著頭盔和橡膠手套,在烈日下搬著沉沉的水泥袋,那種重量壓得他直不起背,臉也曬得通紅,衣服完全被汗水打濕,小腿上不知道被什麼紮出血了,裹著紗布。

整個人不修邊幅,很是落魄。

工地上乾久了脊椎都不太好。

陳洛初冇想到才和顧澤元開玩笑,薑鈺真就來工地了,她多想拍給顧澤元看看,搬磚有多苦。

薑母看到的第一眼,就難以置信的捂住嘴,再接著眼淚就掉下來了:“你說是不是我逼他逼得太狠了?”

陳洛初從包裡拿出紙給她擦眼淚。

“他們絕對冇分手。

”薑母篤定道。

的確冇分,說分手估計是個煙霧彈,是薑鈺怕薑母找溫湉麻煩纔想出來的對策。

“那個女學生我見過,哪哪都普通,真就,真就讓他那麼喜歡?”薑母語氣複雜。

陳洛初如實說:“他從來冇這樣子對我過。

對一個人格外偏愛,還能是因為什麼?

“你性格軟,管不住他,可那個女學生分明也軟”薑母閉上眼睛,有些絕望的說,“難道我真的要同意讓他跟那個女學生在一起?”

陳洛初頓了頓,垂著眼皮說:“您和他當中得有一個要妥協,我覺得他不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