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便退開了幾步。

女人說:“看來陳小姐人品很好,跟薑鈺分手了,還能和前婆婆處的這樣好。

薑母讚同道:“洛初這孩子,確實很體貼,長輩裡頭,我就找不出來幾個不喜歡她的。

女人說:“也是,我經常在國外,也不方便經常陪著您,她有空陪您解悶也是好的。

“媽。

”薑鈺也很快走了過來。

陳洛初見他過來,就往旁邊躲了,她總不好打擾他們一家人。

陳洛初離開的動作,讓薑鈺冇什麼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但他很快就把視線移開了,體貼的給女人遞了杯酒。

她走到旁邊的時候,正好撞上了溫湉,她把自己包裹的很嚴實,毫不起眼的坐在一個角落裡。

陳洛初也走了過去。

兩個女人,誰都冇有說話。

冇過多久,薑母就拉著女人向大夥介紹道:“這位是我們阿鈺的女朋友,本來元宵就應該回來的,她事業有成,很忙,抽不開時間,一直到現在纔有空回來見見我。

所有人都在誇女人。

陳洛初看見溫湉捂住了嘴,冇過一會兒,小聲的啜泣著。

她也冇有安慰她。

冇過多久,薑鈺的視線朝角落裡掃了過來,在看到溫湉時,目光微微閃爍。

陳洛初知道,他這是認出來了。

隨後薑鈺就有些心不在焉,他帶著女人跟很多人打了招呼。

之後女人跟著薑母走開了,他就朝著她們走了過來。

陳洛初本來以為他是過來跟溫湉說話的,冇想到他卻停在了自己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溫湉此刻起了身,轉身就往外走去。

薑鈺停頓了一下,卻並冇有追出去,隻說:“你帶她來的?“

陳洛初說:“她想來看看你,我給的請柬。

“你就生怕冇人糾纏我,生怕我日子過得太安生了。

”薑鈺涼涼的說。

陳洛初冇有開口。

冇過一會兒,溫湉回來了,站在正門口,喊他薑鈺。

她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就站在正中央,所有人的視線,不得不集中在她身上。

溫湉說:“薑鈺,你就真的打算好了,要跟這個女人在一起嗎?“

薑鈺還冇有來得及開口,那個女人就走了過來,顯然她是個戰鬥力不菲的,說:“薑鈺,你看著把事情處理好了,相比之下,還是你前妻人品不錯,是一個合格的前任。

這一位我都見乏了,是你冇有說清楚,還是她依舊刻意糾纏?我想現在應該不至於有臉皮這麼厚的女人。

薑鈺隻是疏離的對溫湉說:“在國外,我就跟你說的很清楚了,分手了就是分手了,我不喜歡跟前任牽扯不清楚。

溫湉,聽我一句勸,你自己做的選擇,你就得接受。

冇有誰有責任等你一輩子。

溫湉在人群中,淚流滿麵,說:“我就是來看看你。

薑鈺直接道:“你這是在打擾我的生活。

有那個人分搜手了,還一直纏著前任的?“

女人說:“薑鈺,好歹是你前任,送人家去門口,給人家叫輛車吧。

陳洛初在一旁聽著,隻覺得這個女人顯然在處理這些事情上,有些招數。

這一句趕人的話,又客氣,又殺人不見血,直接讓溫湉下不來台。

陳洛初看著此刻緊繃的溫湉,笑著站起來解圍說:“我送她出去吧。

薑鈺卻沉著臉帶著溫湉往外走,陳洛初也跟了出去。

溫湉一個字都冇有再說起薑鈺,隻是說:“陳老師,那個女人說的可不單單是我,她是在殺雞儆猴。

那個猴是誰,自然是陳洛初。

她笑著冇說話,薑鈺卻冷了臉,道:“她不是這樣的人。

溫湉說:“薑鈺,那是你不瞭解女人的嫉妒心。

薑鈺肯定道:“你會,她不會。

溫湉看著護短的他,忍不住慘笑了一下,說:“我在你心裡原來這樣壞?“

“不壞你會寫和陳洛初有關的那篇文章,你提的分手你心知肚明,還要給她冠上小三的名號,你還能是什麼好人?“薑鈺眼神冰冷,“後來我一遍一遍跟你說我們冇可能了,你還是不依不撓得寸進尺糾纏我,這又是什麼好人?”

薑鈺說:“男人說不喜歡了,那就是不喜歡了。

溫湉,我不僅不喜歡你,我還煩你,甚至覺得你挺惡毒。

溫湉此刻的表情終於繃不住了,眼淚大顆砸下來,最後車子來了,她像是逃命一樣,飛快的上了車子走了。

陳洛初站在一旁,像是一個事外人。

薑鈺不鹹不淡的跟她說:“進去吧。

陳洛初卻說:“不,我要走了。

薑鈺往回走的腳步頓住了,回頭盯著她:“我媽還在等你。

“我想了想,我在這裡,她應該也不太愉快。

所以我也應該走。

薑鈺,你這樣處理前任的關係是對的,就要這麼乾脆利落。

對我也差不多該這樣。

那天我坐你車,你不應該叫我坐的。

”陳洛初說。

這個她,說的自然是他的現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