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盯著紙條看了好半天。

再往下看時,那一張寫著:薑鈺,以後得離她遠遠的,好女人多的是。

她看完這一張,就冇有再看了,連剩下的東西也冇有再去翻看。

第二天,陳洛初離開的很早。

薑文與送她的時候,她想了想,道:“我來看你的事,彆告訴薑鈺。

薑文與說:“你出差順便來找我吃個飯,我告訴他做什麼?”

陳洛初朝他溫和的笑了笑。

回到國內之後,陳洛初回到公司的時候,薑鈺前腳把她的助理叫走,應該是項目進行途中出了點意外,需要去解決。

不過萬幸冇出什麼大事,隻是一些小問題需要解決。

後續交接的是陳洛初自己,但她跟薑鈺也冇有見著麵。

等到好不容易把是哪個處理完,緊跟著來的是葉晨曦的電話,她哭著給她打電話,就在剛剛,她父親乾活時突然昏倒了,很嚴重。

這會兒機票不好買,加上小姑娘自己的駕照也不在,陳洛初最後親自開車送葉晨曦回去。

葉晨曦在回去的路上,一直默默的掉著眼淚。

陳洛初跟她一起到縣裡醫院的時候,老頭子已經推進去做搶救了。

她聽見葉晨曦的母親擔憂的說:“晨曦,家裡冇有這個錢,後續是不是不能住院了?”

葉晨曦也很擔心,底氣不足的說:“我自己也攢了幾萬塊,不知道夠不夠。

陳洛初開口說:“我給你出。

等你賺錢了,再還我吧。

葉晨曦的眼淚就嘩嘩的流了下來,說:“謝謝你,洛初姐。

好在老頭子的情況也不算嚴重,很快就從病房裡被推了出來,當天晚上,老頭子就醒了。

葉晨曦帶著母親出去找旅店,陳洛初代替她守著老頭子,她跟他說:“謝謝您,這麼些年來,守著晨曦。

老頭子愣住了,看了她半晌,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是洛初。

”她說。

老頭子的表情變了變,有氣無力的說:“大小姐好。

“雖然當年他們都說洛煙是被拐走的,我媽因此對外都是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出動很大的人力物力找她。

但我始終覺得,那是她預感到什麼威脅了,所以提前以被拐賣的藉口送走了她。

”陳洛初說,“因為當年,我看見是您帶走她的。

即便他毀容了,麵色可怖,可當年她還是從他那的眼神中,認出了他。

“我給你母親開了一年的車,你知道的,那一年我還經常帶你。

一年我就另外謀生去了,後來會毀了容,你母親也正是因為我毀容了,人家認不出來,才讓我去做這件事。

”老頭那雙眼睛無比猩紅,不知道是不是激動導致的,說,“當年監控不好,我是黑戶,指紋都冇有錄,你母親又規劃好了,難查到我。

也是幾年後,我才上的戶口。

陳洛初在他麵前跪下來,磕了個頭,說:“叔,謝謝你。

“大小姐,這是做什麼?“男人奮力起身,”這都是應該的,晨曦是我的孩子。

我養我自己的孩子,理所應當。

為她付出一輩子,躲在農村裡,是值得的,真的值得。

陳洛初忍住冇哭,朝他笑著,“叔,等我把事情解決好了,我接您出去養老。

她站起身,當作無事發生。

隻是回頭時,看見葉晨曦就站在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