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那時候,是真的喜歡陳洛初。

但是喜歡歸喜歡,一開始要是清楚那點事,他就不會讓這段戀情開始。

陳洛初愧疚說:“抱歉。

“這時候說抱歉,已經晚了。

”薑鈺起身,似乎是打算走了,“你也不需要覺得對不起我,你給我答覆就行。

洛初姐,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陳洛初心緒萬千,薑鈺顯然是感覺到她不對勁了,纔會故意試探她。

她仔細回憶了許多細節,也冇有想到是從哪一步開始,他變得警惕起來的。

反正不會是離婚之前,那說明也就是這半年。

是因為單身酒開始,還是顧澤元酒後隨意的說了一句她有孩子?再或者是,她堅持要跟薑家合作,他這幾天回過神來不對勁了?

其實薑鈺不管跟她好是不好,從來都不會真懷疑她。

這半年人學的圓滑,也更加在意利益,自然也就開始變得誰也不信任。

陳洛初心情複雜,她在處理薑鈺的問題上,戒心卻是冇有那麼重的,她不敢保證,自己糊弄他時,有冇有出過比較大的紕漏。

就好比她以為是盤中餐,掀開盤子,出現的卻是一條張著血盆大口的蛇。

陳洛初這一天都有些心神不定,晚上她開會到很晚,也就冇有回陳家,想了想,最後找了一家離公司比較近的酒店。

原本倒是可以去葉晨曦那,隻是太遠,她懶得大老遠還開四十分鐘的車過去。

幾分鐘後,陳洛初坐在酒店沙發上,盯著今天跟薑鈺談及的那份項目的合同,最後給他打了個電話。

她很直接的說:“薑鈺,我們再談談。

“你現在在哪?”他冇有直接給明確的答案。

“酒店。

那邊安靜了一會兒,隨後薑鈺輕笑了一聲,意味不明的說:“酒店?”

她報了房間號,說:“明後天時間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太晚,冇回去,也睡不著,你要是有時間,就再過來談談。

薑鈺冇有拒絕,半個小時就趕到了。

他應該是剛剛從家裡出來,身上還帶著洗完澡後沐浴露的味道,也不繞來繞去,道:“你還想怎麼談?”

“當然還是想要你提價。

”陳洛初在對待薑鈺的態度上,比之前都更加要小心翼翼,“我最近,冇出什麼單,公司還要發工資和運營下去,你這邊有項目,我不想錯過。

她還是儘量往錢的問題上靠攏,“你要是有其他項目介紹,也行。

薑鈺低頭看了看她,她此刻在沙發上坐著,一個極其規矩的坐姿,不過卻讓他有幾分燥意,說:“往高提一點點,也不是不可以。

陳洛初微微一頓,抬起頭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薑鈺把她圈進在他和沙發之間,說:“洛初姐,五百萬不還的話,那就應該讓我把債討回來,是不是?”

陳洛初還冇有說話,就被他扛起丟到了床上。

毫不誇張的說,她對薑鈺來說,就是一隻手無縛雞之力的小雞仔,掙紮對他來說,一點用都冇有。

她警告道:“薑鈺。

薑鈺聲音低沉了些,呼吸也重了,說:“本來欠了債,就該還的。

要怪就怪你自己,那天非要占我便宜。

我這人,哪是肯讓自己吃虧的性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