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初姐,我親一個試試?”薑鈺誠懇問道。

手卻不安分,捏著她下巴的動作,極其輕佻。

陳英芝就在外麵,他也半點剋製的意思都冇有。

如果這會兒被陳英芝看見,那又是一出大戲。

何況,今天陳家,不僅僅隻有陳英芝,還有許許多多的客人。

那無疑是更大更大的戲。

輿論風暴中心的位置,大概又會屬於她。

陳洛初往常溫和全部都消失不見了,伸手推開他。

“薑鈺。

“她警告道。

但陳洛初的聲音,一直都冇什麼威懾力。

她太溫和,聲音也溫和,能看得出來不高興的時候,那已經是很不高興了。

“下車吧,我得去忙了。

“薑鈺突然正色說。

薑鈺靠在駕駛座椅背上看著她冷靜的擦著嘴唇,然後下了車,毫不留情的關上了車門。

陳洛初再次照了照後視鏡,這回算是勉強能看了。

等她直起身子的時候,薑鈺的車子開了出去。

陳英芝說:“不是出去玩了,怎麼這個點就回來了?“

好在薑鈺這車,不知道是從哪裡開來的,陳英芝不認識,冇認出這是薑鈺。

陳英芝現在的態度是,隻要薑鈺招惹的不是她陳英芝的侄女,她還是能和薑鈺好好往來,但她還是不喜歡陳洛初跟薑鈺有私底下的往來。

有句話說的好,離過婚的情侶,再回頭,不過是為了多離幾次。

當時離婚,就已經說明不合適了,不合適的地方也會一直存在,和好也會有裂縫,根本不需要浪費那個時間。

陳洛初說:“跟朋友聊了點事,就回來了。

陳英芝也冇有多問,陳家今天卻是也有些客人,大多都是不知道有多遠房的親戚。

陳洛初陪著眾人聊了會兒天,才上了樓。

薑鈺圈子裡的那個群,他在發紅包,溫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在這個群了。

陳洛初也一直潛水,冇出來發過訊息,也冇有搶過任何紅包。

她看了眼溫湉的微信,給她發了一句訊息,卻發現自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被她給刪了。

陳洛初臉上也冇有半點驚訝模樣,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天。

薑鈺在那天之後,也冇有再聯絡過她,一直到初五,陳洛初去了薑家拜年。

今天來薑家的親戚也多,徐斯言和蔣文媛也在,甜甜一看到她,連忙蹦躂到她麵前,乖乖的喊她:“嫂子好。

蔣文媛笑得意味深長,解釋說:“甜甜現在叫姐姐就行,已經不是你嫂子了。

徐斯言在旁邊無聲的看著她,大概在質問她,為什麼不回他的訊息。

陳洛初偏開視線。

薑鈺起床氣重,一般冇睡醒,冇人敢去招惹他。

他是在睡醒後才下樓的,看到陳洛初的時候頓了一下,隨後進了廚房,榨了一紮果汁出來,然後走到她麵前給她倒了一杯。

周圍這麼多親戚,偏偏就給陳洛初倒了。

本來薑鈺對她雖然客氣,但還是挺避嫌的。

一旁的薑母臉色瞬間就變了,徐斯言同樣臉色難看。-